pm2.5_icon
PM2.5值 13低
08/20
星期一
27°
30°
08/21
星期二
27°
30°
08/22
星期三
27°
30°
08/23
星期四
27°
30°
08/24
星期五
27°
30°
08/25
星期六
27°
30°
「西馬隆」颱風形成 影響程度待觀察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4
  • May
  • 2018

連被兩渣男劈腿的她 在死後成功報了仇...

作者 基威哥

2018/05/14 12:00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突然接到依蓉電話的那個下午,我完全沒有心思工作。

 

那是個中午休息時間,辦公室還在響應節能減碳,全公司熄燈午休;手機響起時我正在假寐,一度還覺得有些擾人。

 

「請問是張董嗎?」電話那頭傳來甜美悅耳的聲音,聽起來似曾相識,但我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個聲音。

 

「我張健仁。您哪位?」當慣老闆,我習慣單刀直入,簡潔回應。

 

「我是您以前的朋友,盧依蓉,不知道您是不是還記得?」

 

「依依……妳怎麼這麼見外啊?好久好久好久不見了,我怎麼可能不記得妳?」

 

聽到電話那頭是依依的聲音,我的思緒一下子跌入時光隧道,回到十四年前的年輕歲月。那時候,我剛從美國拿到博士學位,頂著「青年才俊」的光環,回國準備先工作後創業;依依,就是我在回程飛機上認識的一位空姐。

 

之所以會認識,是因爲那一段從洛杉磯飛台北的航程,全機客滿,空服人力吃緊,依依跟另一位同事共同負責服務我坐的那一小區,中間送餐的時候,陰錯陽差漏了我。

 

我那時候其實不餓,但是看到周圍乘客都有得吃,只有我沒有,還是有點不開心,所以等她們走完餐,我忍不住按了服務鈴,告訴按「燈」索驥而來的依依:「小姐,我沒有分到餐。」

 

當下,依依覺得很不好意思,一直致歉,說要再幫我熱一份。在此同時,另一位空服員已經開始服務茶跟咖啡,竟然在我旁邊小聲地催促著依依一起幫忙。

 

看著依依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叫住依依,看著她胸前的名牌跟她說:「盧小姐,您先忙,我還不餓,等一下忙完再幫我熱餐好了。」

 

依依一臉感恩地看著我頻頻道謝,小跑步地先去拿咖啡壺出來分;過了二十分鐘,茶跟咖啡總算走完,客艙恢復安靜,空服員回到廚房休息區,但我的晚餐還是不見蹤影。

 

這時候我真的有點餓了,又按了一次服務鈴,依依再度出現在我眼前,一看到我就輕呼:「啊!先生對不起,我又忙忘了……現在立刻幫您處理。」

 

在四周乘客幾乎都開始睡覺或看電影的時刻,我終於吃到晚餐,依依除了送餐,還準備了一杯用精緻玻璃杯盛裝的酒一起送來:「先生,非常抱歉讓您久等,我特別到商務艙調了一杯奶酒,我個人很喜歡的口味,跟您分享,也謝謝您的體諒。」

 

用完餐,整個機艙燈光都已經暗去,只剩下分區第一排前面大螢幕播著電影的微光。那個時代,座位前的個人螢幕還不普及。我把托盤送回廚房,燈光昏暗中看到依依表情凝重,眼睛有點腫,很明顯剛剛掉過眼淚。

 

「盧小姐,忘了送餐沒關係啦,我不介意,不需要哭喔!」

 

依依瞬間噗嗤一笑,吐了一下舌頭:「我才沒有因爲這個哭好嗎!」

 

我們在廚房門口小聊起來,我才知道依依出發前剛被男友劈腿,硬生生拋棄,心情非常難過也怨恨:「七年的感情,從大學到現在,竟然輕易一個狐狸精,就可以被吸引去。」

 

難怪一路上依依心不在焉。

 

我試著陪她一起罵前男友,罵得義憤填膺,反而是她反過來跟我說:「您放心,我難過兩三天就好了,但面對這種忘恩負義的人,就算再過七年,我也一定會報仇,我一定要讓他嚐到報應。」

 

說這些話時的依依,臉上咬牙的恨意,即使在機艙微弱的光線下,依然有點嚇人。但我不知道是因爲憐香惜玉,還是怎樣,突然覺得很想好好照顧眼前這位長相甜美、聲音也甜美的女孩。

 

「嘿,能做個朋友嗎?」

 

「當然好啊,您這麼好的客人。」

 

組員交接前,我們偷偷交換了行動電話號碼。回台北,我一邊找工作,一邊展開追求;說起來,我運氣還真好,三個月之內,我順利進了竹科大廠,也順利跟依依在一起,而且戀情維持了……恰好也是七年。

 

接到依依電話的當天晚上,我就迫不急待地約她出來吃飯。她要求去十四年前我們第一次一起吃的大飯店老派法國餐廳,那是我們兩個生平第一次吃正式全套法國餐,雖然之後這些年吃過無數美味,但那一餐,對我來說,難以忘懷,無可取代。

 

「健健,你有幾個小孩了?」

 

「兩個,一男一女,六歲跟四歲,很可愛。妳呢?」

 

「我……還沒結婚。」

 

「是喔!標準太高?」

 

「也不是,就一直沒有適合的對象。」

 

畢竟七年不見,彼此還是要先交換一下這七年的資訊。看著坐在我眼前的依依,歲月還是不免在她清秀的臉龐上留下一些痕跡,可能是長時間飛行吧?皮膚變差應該是職業病。

 

我凝望著依依,覺得熟悉中有些陌生,但陌生中又有更多的熟悉。

 

「張~董~你現在不一樣了,事業成功,家庭幸福喔!」

 

「吼,幹嘛這樣虧我啦。我還是我啊。」

 

我發現,熟女依依,比二十多歲的時代,更有女人味,也更放得開、更「能聊」,我們一邊享用大餐,一邊喝著上好年份的勃根地,同時交換著我們的故事與想法。

 

一頓飯的時間,根本聊不完這七年!

 

深夜回家路上,我握著方向盤,一下子想到方才重逢的愉悅,一下子想起七年前,我們分手的那一幕,我一直在想:「依依終於願意重新跟我聯絡,是因爲時間終於沖淡了情緒,我們總算可以重新做朋友了嗎?」

 

進了家門,老婆一如以往地幫我放好洗澡水,我先去哄兒子跟女兒睡覺,然後再泡個澡放鬆心情。這個家,真的沒什麼好挑惕的。

 

但是,那一晚,我卻失眠了。

 

在老婆旁邊輾轉反側,我想到的,都是跟依依在一起的那七年的景象。

 

我們一起走過世界好多國家,有很多美好的回憶,但是爭執也不少,因爲依依個性倔強,我希望她能不要繼續飛,留在家裏協助我創業,她完全不能接受,所以雖然論及婚嫁,卻一直隱藏著未爆彈。

 

該來的還是會來。就在我們拍好婚紗照後不久,我遇到芳如,上市公司的財務,也就是現在躺在我旁邊的嬌妻,突然覺得這個態度溫柔,善解人意,工作又穩定,最重要的是……她父親還是那家上市公司老闆。

 

那時的我驚覺,這個女孩「才是我要的人」。

 

我跟芳如趁著依依執勤的時候越打越火熱,很快地,紙包不住火,就在某次依依提早返台,一直找不到我之後,發現了「劈腿」這件事。沒想到,當時我一心護著芳如,當面讓依依難看:「盧依蓉,妳不要再鬧了,我們到此為止吧。」

 

我狠狠甩了她,甚至不在意她哭著衝出我的小套房之後,有沒有平安回到家。幾天之內,依依換了電話,甚至辭了工作,她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在我的世界當中,再也沒有消息。

 

緣份盡了,走就走吧。

 

我很快跟芳如結了婚,生了一雙寶貝兒女,辭去竹科工作,進入岳父公司集團底下的子公司;這七年,在岳父大人的資助下,事業蒸蒸日上,儘管股份不多,卻能當上董事長。

 

老天真的都站在我這邊。

 

第二天一早,換成依依傳訊息來:「嘿,今天忙不忙?昨晚意猶未盡,好想再多聊聊!」

 

那一個星期,我們總共吃了四次飯,愈聊愈開心,最後一次是週六,我甚至放下習慣多年的家庭聚餐,藉口外國客戶臨時邀約,跑出來跟依依吃飯。

 

我必須承認,我深深被現在的依依吸引,或者說,我「再度」被依依吸引了……,飯後,我忍不住探問:「去親熱一下好嗎?」

 

依依彷彿回到二十多歲時的樣子,臉瞬間漲紅了,嬌羞地低下頭。點點頭。相對於她漲紅臉,我則感覺到我身體的另一個地方也在迅速膨脹著。

 

車子很快滑進大直的高級摩鐵,我迫不急待要重新擁有依依。這時候,反而是她慢了下來:「健健,我一直都是你的人,急什麼?我回個LINE,你先洗個澡,好不好!」

 

好不容易一切就緒,我關小了燈,從上到下慢慢擁吻著依依身體。

 

依依的身材維持得真好!三十幾歲的她,身上沒有多餘的贅肉,適中的胸部、玲瓏有致的腰身,再再讓我忍不住撫摸。不知道纏綿了多少時間,當我準備真正進入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怎麼會有人敲門?」我嚇了一跳,瞬間癱軟。

 

「不要理他們吧!」依依反而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

 

還來不及近一步反應,房門被打開。進來的是警察、飯店主管,還有……芳如。

 

「死賤人,真的是你。」芳如氣急敗壞。

 

「我沒騙妳吧。」依依擺了擺手,抓起床邊的浴巾裹上,一邊冷冷回應芳如。

 

「騙妳?什麼?」我瞬間糊塗了:「盧依蓉,是妳通知我老婆來的?」

 

「是啊。Surprise吧!」依依依舊不以為意。

 

「妳這樣太過分了吧!」我也變臉了。

 

「誰過分?你說誰過分?七年前是誰過分?」依依終於也動怒了。

 

「所以這是妳計畫好的報復?」我秒懂了一切。

 

「嗯哼。你忘了,依依說過『面對這種忘恩負義的人,就算再過七年,我也一定會報仇,我一定要讓他嚐到報應』。」

 

我知道她在說什麼。我前幾天才回憶到機上那個片段的對話。只是,當時依依是在說背叛她的前前男友。

 

「我受夠了!我們離婚吧!你今天東西款款就離開,公司明早就會發布,撤換你董事長職位的訊息。」芳如插話:

 

「說好聽是打拚事業,你天天都在應酬,除了給錢,根本沒有好好照顧過這個家,照顧過我的心情。我為你做牛做馬,生兒育女,然後你現在在這邊爽……」

 

「我……」我一時語塞,無言以對。

 

人生的勝利組,瞬間好像從天堂跌進地獄,變得一無所有。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但我突然覺得這一切好像哪裡不對,轉頭問依依:「妳剛剛說『依依說要報仇』,是什麼意思?妳不就是依依嗎?」

 

盧依蓉用那副冷冷的眼神瞄了我一眼:「不,我不是依依。」

 

「什麼!那妳是誰?」

 

「我是盧心蓉,依依的雙胞胎姊姊。就是你們交往那七年,一直在美國唸書、工作,你從來沒見過的姊姊。」

 

「那依依呢?」

 

「她受不了連續兩個男人的背叛,六年前自殺,走了。你知道她有寫日記的習慣吧?她把所有你們交往七年來的日記都留給我,所以我知道你們互動的每一個點點滴滴。

 

依依也幫我寫好了劇本,要我在你們分手滿七年的那一天,重新讓你愛上她,然後……毀掉你。」

 

《TVBS》提醒您:
自殺解決不了問題,卻留給家人無比悲痛。請珍惜生命。
請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延伸閱讀

「打妳妳有多痛,我就有多愛!」男友潛藏的「暴力因子」... 

一臉暖男樣的男友 私下卻幹了那種事...

男人錯把「窺視」當「守護」 女人只會覺得噁心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