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9低
12/09
星期一
16°
23°
12/10
星期二
17°
20°
12/11
星期三
15°
19°
12/12
星期四
16°
21°
12/13
星期五
18°
24°
12/14
星期六
19°
26°
強烈大陸冷氣團加輻射冷卻影響 留意低溫注意保暖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Apr
  • 2018

男人錯把「窺視」當「守護」 女人只會覺得噁心

作者 基威哥

2018/04/23 13:30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午夜心跳》劇照

可欣家的社區新調來一個警衛,當班時間正好是晚上七點到早上七點。

 

可欣從事的是輪班制的護理工作,在教學醫院上班,經常需要輪值晚班或大夜班,下班時間有時是晚上十點,有時是早上六點,回到家都是晚上十一點或早上七點;如果遇到早班,她則是六點多就得出門。

 

因爲這樣的因緣,所以從這名警衛報到的第一天,可欣就跟他打了照面。

 

「小姐您好,我是新來的警衛,王爽文,大家都叫我爽哥,請多指教。」

 

「你好,我姓黃,社區麻煩您照顧了,我先趕上班囉。」

 

初見到爽哥,可欣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以社區警衛來說,四十多歲的年紀,還不算年長,但是爽哥相貌平平,講話卻有那麼點油,並沒有太讓可欣有太正面的印象。

 

畢竟也就是個社區警衛,禮貌互動即可,不必有太多往來,可欣也就沒把爽哥放在心上。

 

不過他倆好像格外有緣。可欣要輪早晚班,爽哥也會輪休,但他們在一樓櫃檯打照面的頻率,好像遠高於她跟其他幾位老警衛。

 

「黃小姐,這麼晚回來啊,辛苦了。」

 

「黃小姐,您上大夜班啊,趕快回去補眠喔。」

 

「黃小姐,又輪到夜班了喔?要記得吃飯喔。」

 

可欣沒特別留意過,爽哥對其他住戶是不是也這麼客氣?如果是的話,好像也算很認真盡職,比一般警衛更會噓寒問暖;但如果只針對她這樣,那就……可欣不敢再想下去。

 

不過可欣的個性,也不算是會隨便拒人於千里之外,接觸多了之後,偶爾有個空擋,也會回應爽哥幾句。

 

「爽哥您也辛苦了。當社區警衛還習慣嗎?」

 

「不瞞您說,我以前是職業軍人,中校退伍,以前都是我在指使人,現在變成要看人家臉色,連七歲小朋友都叫我做這做那的,還真有點不適應。」

 

「哇,失敬失敬,看來爽哥現在的工作,一點都爽不起來啊哈哈哈。」

 

「不會啦,演什麼就要像什麼,我會調適的。更何況……我在這個工作當中找到樂趣了。」

 

「什麼樂趣?」

 

「嘿嘿嘿,賣個關子,我正在進行一項計畫,事成妳就曉得了。」

 

總覺得爽哥那個「嘿嘿嘿」有種說不出來的恐懼感,可欣想,也許是自己想太多了吧,不過,管他什麼大計畫,人家既然不想多說,她也無意追究,反正只是閒聊,認真就錯了。

 

醫院的工作真的讓人跟陀螺一樣連珠轉,可欣所在的外科病房,又有許多細瑣的工作需要處理,病人輕則開小刀預後,重則大手術前後一大堆問題要協助,每天都從上工忙到下班,常常連飯都沒辦法吃。

 

台灣的健保世界第一,但是醫護人員所處的環境其實不優,醫生至少薪水還高,護理人員卻是忙到累死也沒人注意,難怪可欣的學妹們一個個待不住,都離開去醫美診所或轉行,只剩下像可欣這樣,總覺得自己還有使命感的護理師堅守著崗位,照顧著病患。

 

連她爸媽都會三不五時叼唸:「小欣啊,我們把妳生得漂漂亮亮,妳去醫美珍所,一定是最好的『麻豆』,何必窩在大醫院,還要輪大夜跟特早班?我們看了都心疼啊……」

 

「哎喲,爸、媽,你們就不要再唸了,謝謝你們把我生得不差,但是醫院的病人還是要有人照顧啊,如果我們都離開了,那誰照顧那些真正重大傷病的病患?

 

可欣的外表雖然跟她的名字一樣可人,但其實內心是很有自己想法的,牡羊座的個性,讓她很仗義執言,她篤定的事情,別人怎麼勸都沒有用,遇到讓自己不開心的事,她也會直言不諱,哪怕讓人覺得不夠溫柔。

 

那天晚上,可欣小夜下班,拖著疲憊的身軀,走進社區大門,遠遠又看到爽哥當班,露出白白的牙齒對著她笑,手裡拿著一份文件,好像有話要跟她說。

 

「爽哥,怎麼了嗎?」

 

「黃小姐,這裡有一份文件請您簽收。」

 

「文件?什麼文件?有什麼我需要簽收的文件?」

 

「哎呀,您回去慢慢看就知道了。」

 

牛皮紙袋裝的,是厚厚一疊A4紙,可欣因爲實在太累了,回到家沒有立刻理它,直到梳洗完畢、躺在床上準備休息時,才拆開來看。

 

不拆還好,這一拆,可欣整個人驚醒。

 

「可欣:

 

(我可以喚妳可欣嗎?其實我在內心,一直都是喚妳可欣的),今天是我們認識滿三個月的日子。妳知道嗎?從見到妳的第一秒鐘開始,我就瘋狂地愛上妳,那天是一大早見到妳,我感覺是老天為我的新工作,帶來了溫暖的陽光。

 

每天上班,我都期待著見到妳,不管是清晨還是黑夜,我總想抓住跟妳互動的那幾十秒鐘,目送著妳進電梯上樓的幾十秒鐘,也總是一再咀嚼跟妳的幾句對話。

 

三個月來,我們有36次在早上見面,20次是妳出門,16次是妳下班,另外有25次在深夜碰面,還有妳休假時,我也看到妳進出18次。

 

妳知道嗎?為了每天跟妳相會的那一剎那,三個月來,我幾乎都沒休特休,因爲我想好好守護著,我心愛的妳……」

 

天啊,這份用公文「報告」格式打字的「文件」,其實是一封告白信,但這樣的告白,不但沒有讓可欣有一絲感動,反而讓她不寒而栗,瞬間有一種自己被「看光光」的噁心感,以及自己一言一行跟作息被完全記錄下來的恐懼感。

 

心愛?守護?這些在戀人間甜美的詞,現在在可欣眼前,像是一隻隻偷窺者的眼睛,窺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可欣愈想愈氣,怒不可遏,很想直接下樓給那個爛咖一巴掌。

 

同一時間,還在執勤的爽哥,還感動於自己的細心與用心,他想著:「過去一定沒有人會對可欣這麼在意,會這樣無時無刻想守護在她旁邊。」爽哥認為,善良的可欣應該會很感動,甚至衝下來回應他的認真。

 

「怎麼沒看到可欣呢?是不是她太累、睡著了,根本還沒拆封?」爽哥眼睛盯著可欣住的八樓,有沒有電梯移動的動靜,他壓根不知道,他的告白「報告」,已經讓他自己被打入「變態」名單。

 

原本可欣想等天亮,社區經理上班後再去投訴;但是被這樣一折騰,可欣完全睡不著,忍到三點半,她終於受不了,套件運動外套,直接衝下樓。電梯到一樓才開門,她竟然看到他已經在櫃台朝她微笑,顯然自己又是一路被「看下來」的。

 

「可欣,爽哥終於等到妳下來了。」

 

「可欣是你該叫的嗎?爽哥?原來你是在爽這個?你爽?我可一點都不爽!我現在才下來,算你運氣好,不然,你大概要挨巴掌了。」

 

「哎喲,我的大美女,打是情、罵是愛,如果你接受我,我隨便妳打、隨便妳罵好不好?」

 

「他媽的,你去吃大便啦!」可欣拉下臉,嚴肅地說:「我建議你天一亮就辭職,這樣你至少是自己離開的,留下一點名聲;如果明天之後,我再看到你,我一定投訴,公開那封噁心的信,讓你被開除,到時候就別怪我趕盡殺絕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