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12/15
星期日
18°
26°
12/16
星期一
17°
28°
12/17
星期二
18°
28°
12/18
星期三
19°
24°
12/19
星期四
18°
23°
12/20
星期五
17°
19°
好天氣出遊去! 早晚涼白天舒適暖「記得這樣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7
  • May
  • 2018

「打妳妳有多痛,我就有多愛!」男友潛藏的「暴力因子」... 

作者 基威哥

2018/05/07 11:06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韻筑,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妳;我已經犯過一次錯,我希望再有一次機會的時候,不要重蹈覆轍。」

 

小套房的床上,當大摩低聲在韻筑耳邊說這些話的時候,韻筑打從心底感受到他的誠懇態度;那一刻,韻筑輕輕捧著大摩的臉,給他一個吻,跟他說:「別擔心,人都會犯錯,過去我們都錯過了,未來讓我珍惜彼此,一起攜手向前走。」

 

僅管韻筑跟大摩也才三十出頭,但他們兩個卻各自有一段不太愉快的婚姻經驗,結婚不到兩年就離婚了;離婚後,兩個人單身了一年多,才遇到彼此。

 

那是在一次異業合作的活動上,從事進口床墊代理的大摩,要到百貨公司辦展售活動,代表公司跟百貨方的企劃韻筑對口;從策劃到執行的兩個月期間,兩個人幾乎天天聯絡,偶而相約吃工作午餐,吃著吃著兩個人覺得很對眼,從公事聊到私事,才發現彼此的背景很相似,愈聊愈深入。

 

韻筑說她的前夫婚後頻頻外遇,讓她傷心無數回,後來,她也跟男同事搞曖昧,被前夫發現,反而變成是她的錯,最後離婚收場。

 

大摩則說自己的前妻非常歇斯底里,常常會幻想大摩外遇,然後對他大小聲,甚至拿菜刀揚言要殺他,他受不了,就愈來愈少回家,真的跟酒店小姐邂逅了一段,自認對不起前妻,所以主動提分手。

 

儘管從故事發展看起來,這兩段婚姻,雙方都有問題,但是在描述這些過程的時候,韻筑跟大摩都認為是自己的錯,也因爲這樣,兩個人開始互相安慰,認為對方都是會反省的好人,如果真的再有一次機會,遇到「正常」的人,應該都會好好珍惜。

 

所以,名牌床墊展售會還沒正式登場,兩個人已經先開始交往,在不同的床墊上纏綿了許多回。

 

「欸,你以後應該不會再有什麼『邂逅』的事情了吧?」激情過後,韻筑幫兩人倒了杯她最愛的冰酒,一邊拿著酒杯,刺激一下大摩的臉頰,一邊撒嬌地問。

 

「太誇張了!有妳這麼好的女朋友,那種事怎麼可能會發生?對不對啊,我的小親親……」大摩故意裝得有點激動,語帶挑逗地回應:「不然,我們再來一次,妳把我搾乾,我也就搞不出其他名堂了好不好?」

 

三十歲果然還是個很有行動力的年紀,兩個人說來就來,幾句甜蜜的對話,就足以燃起另外一次的熊熊愛火。

 

「摩,你到底有多愛我?你怎麼樣證明你會只愛我?」韻筑一邊喘息,一邊想要證明自己的魅力。

 

啪啪啪……大摩冷不防突然打起韻筑的屁股,不是開玩笑的輕輕碰,是真的用力打上,會留下手印的打。

 

「痛不痛?妳有多痛,我就有多愛!妳有多痛,反作用力也會讓我一樣痛!這樣能夠證明嗎?」大摩加大動作,緊緊摟著韻筑。

 

「啊……媽呀……真的很痛耶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韻筑真的覺得痛,但是整個人在身體交纏地扭曲中,發出的聲音,一點都不像在抱怨,甚至還可能讓人以為是一種調情。

 

「小親親,舒服嗎?要不要我把妳的手銬起來?妳會更有感喔!」大摩好像玩出樂趣,不知從哪拿出早已經準備的金屬手銬,真的把韻筑的雙手銬起來。

 

「啊啊啊……好痛,放開我,你太誇張了啦。」韻筑的聲音轉為哀號。

 

這時候大摩才突然驚覺不對勁,趕快鬆開手銬,抱緊還裸著身體,眼淚都掉下來了的韻筑,請求他的原諒。

 

「對不起,小親親,弄痛妳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我以後不會這樣了。」誠懇惹人憐愛的大摩又出現了,跟剛剛SM的大摩,根本判若兩人。

 

原本痛到極度生氣的韻筑,也瞬間心軟,轉念一想,他也只是想增加性愛的情趣而已,不是有意傷她,太計較好像顯得小氣了。

 

展售會在百貨公司熱鬧登場,企劃高手韻筑和行銷高手大摩的組合,果然讓現場好看又好賣,第一天就創下業務佳績,讓兩邊的老闆都很滿意。

 

但是韻筑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心裡其實不太開心。

 

因爲過去他倆分頭工作,這是第一次一整天在同一個場地辦活動,近身觀察對方。結果韻筑發現大摩跟幾個打扮得妖嬌的年輕女業務,一直眉來眼去,甚至動手動腳,滿是曖昧感,她不禁想起,大摩平常在公司,都是這副豬哥樣嗎?

 

這些年輕女生,會不會跟「摩哥」有超越友誼的關係?

 

韻筑想起,難怪很多時候,大摩的電話經常不通,訊息也不讀不回,莫非真的在她不注意的時候,另有「故事」?

 

百貨公司結束營業,已經是晚上十點,站了一整天的櫃,兩個人都覺得疲憊,決定在家附近的夜市,買東山鴨頭跟加熱滷味,回小套房吃。

 

生了一天悶氣的韻筑,忍不住跟大摩抱怨:「你平常都是這樣跟女同事打情罵俏嗎?我覺得有些OVER了耶……」

 

「有什麼問題嗎?這就是正常的社交互動而已啊。」一時之間,大摩還不以為意,手裡繼續拿著鴨頭啃著,只用眼角瞥了韻筑一眼。

 

「我覺得你這樣很不莊重,而且你還會用手去碰人家的身體,你們尺度都這麼大喔?沒有其他曖昧嗎?」韻筑愈講愈嚴肅。

 

「媽的,妳怎麼跟我前妻一個樣子,妳們女人都是多疑,沒事都講成有事。」這會兒換大摩不爽了,聲音突然大到像是在吼。

 

「你吼什麼吼啊?自己做了什麼,本來就應該解釋清楚!」兩個人宣告進入「吵架模式」。

 

啪!啪!說時遲那時快,大摩突然兩個巴掌甩在韻筑臉上:「X,妳去死啦!」一邊說一邊作勢要繼續打她。

 

韻筑的臉上出現兩個大大的手印,她忍著痛,閃躲著大摩的攻擊,一邊哭喊著:「任摩,這就是你說的『會好好照顧我』?這就是你說的『不會再犯錯』?」

 

「是妳這個賤人先惹我的,不要把自己說得那麼可憐。」

 

韻筑哭著衝出了大摩的套房,立刻打電話跟姐妹哭訴,然後聽從建議到醫院驗傷,再到附近警察局備案。

 

分局的員警一邊幫韻筑做筆錄,一邊喃喃自語:「任摩……這名字好像在哪見過?」

 

旁邊正在處理公文的另一位員警突然大喊:「學長,任摩就是一年前那個經常全身被打得像豬頭,好幾次來備案遭到家暴的任太太的前夫啊,那時你還安慰人家,叫她趕快離婚,你忘了喔?」

 

拒絕暴力 請撥打113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