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9低
10/17
星期四
21°
23°
10/18
星期五
22°
23°
10/19
星期六
23°
24°
10/20
星期日
22°
24°
10/21
星期一
21°
24°
10/22
星期二
22°
25°
周四北桃宜有雨  白天舒適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6
  • Jan
  • 2017

要不要教九九乘法表?校長無奈:國教難脫政治干擾!

作者 談談

2017/01/26 09:42
▲TVBS/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作者/宋慶瑋:桃園市立福豐國中校長 )

對於教育與政治之間的關係,巴西著名教育家保羅•弗萊雷提出了「教育即政治」的思想。對此主要是基於對其《被壓迫者教育學》的解讀,從3個方面來闡釋他的「教育即政治」思想:教育是再造統治階級意識形態的手段、教育的非中立性,以及一切教育活動在本質上都是政治的。

國民教育法第一條規定:「國民教育依憲法第一五八條之規定,以培養成德、智、體、群、美五育均衡發展之國民為宗旨。」為國民教育階段的學校教育目標。國民教育到底與政治有何關聯?政治又如何與國教扯上邊?相信就以下實務觀點,巨觀描述之。

■教育是再造統治階級意識形態的手段

課綱的修訂,因為其中含有強烈的意識形態競逐,也是統治階級宰制人民的一種手段,四五年級生在小學課本裡,一定讀過蔣公看著魚兒逆流上游的故事,一方面是激勵孩童力爭上游,另一方面是造神,把蔣公形塑成偉人,猶如現今北韓領導人的故事一般,其實台灣也曾發生過。

而現今高中課綱的修訂,裡面隱含著統、獨的強烈意識形態攻防,誰當政,誰都會以自己的歷史觀來詮釋。放眼全世界,哪一本史書會真的公正、客觀與超然?近代史的描述、抗日歷史的還原、國際事件的評論…,幾乎都是執政黨意旨的影子。

國民教育是義務教育,統治階級會利用教育的手段,再製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日本教科書企圖掩飾軍國主義罪行,南京大屠殺沒這回事;韓國人把孔子說成不是中國人,諸如此類看似荒謬的教育內容,其實就是以教育為手段,再造統治階級意識型態最佳的例證。

■教育的非中立性

教師在平時的教育活動中,透過平時的自我批判、自我評價的意識以及提出問題的意識和能力,可以讓自己在教育實踐中,發現教育的中立性是不存在的,因此教師在學校教學過程中,可以明確贊成什麼、反對什麼、贊成誰、反對誰。當教師在自己的教育實踐中,發現並提出這些問題之後,那麼也就發現了弗萊雷所說的「教育的政治性」,亦即在本質上,教育是非中立性的。

九九乘法表,在提倡建構式數學時期,是不教的,但是總有老師認為還是要教,所以認為要教的老師,其實他不是教育中立的,上面給的是不要教,他卻要教,教師自主認定的教學,正是所謂的教育非中立性。

■學校教育的深刻影響

教師的教學行為對學生的影響是潛移默化和深遠持久的,會影響到學生以後的各種人生活動。在國教裡,身教、言教、境教、制教都是深層影響學生的一種教育活動。

教師的身教、言教最直接,教師使用的姿體、語言、態度,以及教師與學生教學或生活的互動,都是極其深入的影響學生。另有環境的打造與學校典章制度和活動的實施,也都會強烈的印落在學生的記憶裡。

這些潛移默化的教育活動,涉及人事物的互動,都必須經過事先的安排或是長期校園文化的累積。而教師不僅是經師傳道授業者,更是人師解惑者,所以校園內環境的影響既深且遠,教師本身的政治意念,要如何的拿捏控制,恰如其分,不可不慎啊!

■一切教育活動在本質上都是政治的

弗萊雷認為,在這個世界上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所有的教育在本質上都具有政治性。不管課程的選擇是由師生共同決定的,還是僅由教師決定的,不管是討論式的課程,還是單向灌輸式的課程,政治也存在於學科的安排和課程的選擇中。

在國教中,討論式的課程教學極少,大部分為單向灌輸式的課程教學,其原因主要是教學進度的壓力與孩童的不成熟階段使然,因此教師在教學活動的設計,幾乎都是依照課綱、教科書內容直接傳播,也鮮少有教師願意「額外」增添或開發,自製研發教材,深怕升學考試受到影響。

換句話說,教師課堂上的課程教學選擇,是教師自主決定的,其內容的選擇依據來自於課綱與教科書,所以課綱的訂定、教科書的選擇,何其的重要。

■外加式教育,干擾國教

我們的國教裡充斥著執政者外加式教育的窠臼,社會事件層出不窮,某個方面出現嚴重問題,中央民代隨即指示教育部,地方議員指示教育局,要教育部、教育局亡羊補牢,此種謬思,肇因於社會總認為教育是社會安定的最後一道防線,透過學校教育應該可以止血,回復安定,所以如交通安全、性別平等、反霸凌、反毒、反黑、反黃、環境教育、生涯教育、技職教育、耐震、消防、租稅…等等,始終都以國教作為主要推動的最終去路,主管機關教育部、教育局,也只能百般配合。

苦的是,基層學校嚴重被干擾,原本課綱設計的教材內容,在常態編班參差程度不一的情況下,本就難以在時間內完成教學進度,此種外加式教育的服務又都必須「融入」各科教學,主管機關難擋壓力,學校只能虛以尾迤,走一步算一步,諸如此類教育活動的設計,本質上就是很政治。

■教師專業自主,真能做到嗎?

依照教師法第十六條,「「六、教師之教學及對學生之輔導依法令及學校章則享有專業自主。」、「七、除法令另有規定者外,教師得拒絕參與教育行政機關或學校所指派與教學無關之工作或活動。」其中,教師在工作權上享有專業自主,也得拒絕與教學無關的工作或活動,但是難在於如何界定「與教學無關?」上述來自於社會事件、民意壓力、主管機關,到基層學校,一連串的層層下壓,教師疲於應付。

■成熟的國教,建立在自制

國民教育是所有教育的基礎,放眼世界各國,無不以國教當作國家培養人民素質的基礎教育。然而,義務式的教育就是一種強迫性,必須照單全收,民主成熟的國家干擾教育,透過政治力量影響教育的機會較少。

回溯1968年國教伊始,我們的國教仍在持續進步中,但是社會的氛圍、民意的走向、主管的抗壓、學校的自主,都必須有所選擇與自制。

總之,國教很政治,放諸四海皆然,教師專業自主的維護、學校不受政治的影響,在未來都是必須努力的,成熟的國度,從中央到地方,從地方到學校,都應該自制,讓政治的干擾降至最低。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規範看這邊!

更新時間:2017/01/26 10:58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談談

  • 談她的愛、他的心;談我的友誼、妳的唯一。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