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02/24
星期日
13°
14°
02/25
星期一
15°
16°
02/26
星期二
16°
18°
02/27
星期三
16°
19°
02/28
星期四
17°
18°
03/01
星期五
18°
21°
冷氣團襲!補班日「多穿點」 北部低溫探13度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Jul
  • 2018

愛上不該愛的人 條件再好也只能說遺憾

作者 基威哥

2018/07/23 11:11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米雪從第一眼看到辰揚時,就喜歡上他了。

那是在一場教育訓練課程中,每個人都是衝著老師的高人氣,花了一天一萬多塊的高額學費前來;而且這堂課還不是有錢就能來,要先在開放報名當天,擠在電腦前面,狂搶這堂通常幾十秒就會額滿的課,搶到之後,再完成上課之前的好幾項作業,通過考驗後,才有資格真正進來教室上課。

「各位等等要花三分鐘,搜集三位不認識的同學,一個人三個你之前不知道的資訊……」老師宣布課程開始後的第一個活動,米雪心想,真好,這樣我一定要藉機先去認識那個叫辰揚的男生!

辰揚倒是貌似沒有特別注意到米雪,他顧著跟暫時坐在同組的另一位女生對話。

「三、二、一……計時開始!」台上一宣布,底下的學員立刻起身,四處尋找「對象」問訊息,課堂的場面在快節奏的背景音樂襯托下,立刻活絡起來。

米雪早就規劃好動線,穿越半側教室,快走到辰揚旁邊;當時,已經有另一位同學拉著辰揚問,所以米雪先在旁邊當聽眾,順便也記下另一位同學的資訊。

「我叫言辰揚,是個牙醫,在新北市開診所……」辰揚略帶靦腆地自我介紹。

「言辰揚……你跟言承旭有什麼關係?」旁邊的同學家珍半開玩笑地問。

「我們都是男生,也都姓言,還有……一樣帥,僅此而已。」辰揚看來也是個挺有自信的陽光大男孩。

要說帥,辰揚也是有資格的。180左右的身高,看起來就是有在練身體的厚實體格,不會像一些過瘦的男生那樣弱不禁風的樣子,臉部輪廓深,眼睛也不小,難怪今天一出現在班上,米雪就被電到了。

「同學,你幾年次啊?」家珍再問。

「我77年次,今年30歲了。」辰揚像個乖乖在作答的孩子,回答家珍的問題。

「牙醫、新北市診所,30歲。好了,謝謝你。」家珍帶著資訊滿意地離開,趕快去尋找下一個對象。

米雪猶疑了一下,反而是辰揚主動開口:「那方米雪同學,妳有什麼訊息可以跟我說?」

米雪愣了一下,有些資訊她不想這麼快讓辰揚知道,所以一時之間反而不知道回答什麼。「我……我在一家日商公司上班,天蠍座,平日喜歡看電影。」

「哇,很好耶,一口氣三個資訊。而且,好巧,我也是天蠍座,也喜歡看電影!那以後我們也許可以相約,一起去看電影!」辰揚顯得很開心。

「好……好啊!」心儀的男生這樣說,米雪明明心裡頭小鹿亂撞,但嘴巴上說出來的,卻是帶著幾分害羞跟保留的語調。

這是一場教人家如何「邏輯表達」的課程,一整天非常緊湊,不斷演練、討論,相當燒腦;面對台上老師口沫橫飛,台下的米雪,一直有點分心,三不五時就瞄向隔壁組的辰揚,有兩、三次還跟被辰揚對上眼,有點尷尬,她只好立刻轉移視線,假裝在看其他地方;巧的是,辰揚對米雪似乎也有好感,下課後還特別跟米雪要了Line ID,而且當晚就敲她,美其名要交換對課程的意見,一起做「回溯」,但總之就是邀米雪出來喝咖啡,還說趁著記憶猶新的隔天最好。

米雪當然欣然赴約。星期天一早,她八點就爬起來,一直盤算著今天要穿什麼樣的服裝?搭配什麼樣的配件?

她的心,像是回到情竇初開的高中時期,記得那時,她念台北市的一所女校,許多小男生下課時間都會在校門口等著接人,教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著黃制服的學生們,一出校門走沒幾步,就上了男孩的機車,咻一聲就消失在視線裡。

那時,亮麗的米雪,自然也不缺男伴,她總是跟一位穿卡其色制服的男孩走在一起;這個男孩中等身材,不高不胖,戴著黑框眼鏡很有書卷氣,後來兩個人還一起進了羅斯福路的「最高學府」,只是一個念電機,一個念日文。

朋友很羨慕米雪跟男友的「長長久久」,但米雪總是說:「哎呀,就初戀有人要就跟著了啊,他人很好,沒什麼可以挑惕的。但是,沒有你們說的那種『激情感』呀!」

朋友都勸她:「激情是一時的,人老實才是最重要的,你們歐文真的好得沒什麼話說了。」

真的是這樣嗎?其實米雪心中,一直隱隱有著這樣的疑問。

因爲在讀日本文學系的四年裡,米雪讀了無數日本小說,她一直憧憬著那「怦然心動」的愛情;但每每,一離開小說情境,看到坐在身邊打線上遊戲的歐文,又覺得,也許這才是真實的「日常」吧!

畢業後,米雪如願進入日商公司,歐文服完兵役也找到很好的科技業工作,兩個人持續超過七年的「穩定交往中」。

直到遇到辰揚,米雪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怦然心動」,原來自己也會「怦然心動」!

米雪挑選了翠綠色格子小洋裝,加上她膚色白皙,整個搭配起來像一顆青蘋果,非常可愛;配上一條銀質水滴狀水晶項鍊,整個人很有精神,也有質感。

辰揚果然是個有品味的人。他挑選了忠孝東路跟敦化南路附近巷子裡,鬧中取靜的二樓,一家以專賣大吉嶺各大知名茶莊的紅茶聞名的下午茶餐廳,跟米雪一起回顧前一天的表達課,聊聊各自的領會與心得,同時兼品上好的大吉嶺茶;之後,又一起去松菸的誠品電影院,看了一部丹麥的藝術電影,一路聊到晚上。

兩個人像是相見恨晚般,有說不完的話題,用不盡的默契,果然是同星座、年紀相近的男女啊,連茶館的小姐都說,你們看起來好登對!

「像你這麼好的條件,是不是眼光太高啊,怎麼會單身?」米雪主動出擊,開口問辰揚。

「哪裡,我平常多數時間都在診所啊,也沒什麼機會認識人。」辰揚說的,也是事實。

「不會啊,如過我是女病患,遇到你,我可能會直接撲上去!」米雪促狹地說。

「妳想太多了,一般來說會來診所的,都是牙齒很不舒服,判斷力已經先減半;而且,我幾乎全程戴著口罩跟塑膠片,根本看不到我的帥臉啊!更何況,把一口爛牙都給我看了之後,女生也會覺得不好意思啊!」辰揚講這些,像是背過一百遍的台詞,顯然很多人會問一樣的問題,重點是,他還不忘強調自己帥。

「是這樣嗎……?」平常伶牙俐齒的米雪,倒有點瞬間詞窮。

「小姐,很少有人像妳這麼幸運,一認識我就是看到我的整張帥臉,而且有機會一起聊天聊這麼久。」

他說的也沒錯。

看完電影,辰揚帶著米雪到喜來登一樓的酒吧吃知名的牛肉麵。他不忘強調:「這間飯店以前的老闆也叫辰洋,只是叫蔡辰洋不是言辰揚。蔡辰洋娶了美女長笛音樂家賴英里,曾經是一段佳話……」

「可是賴英里後來……」這米雪接得上。

辰揚知道米雪要講什麼,連忙用手比了要她先不要往下講。「後來的發展不是重點,重點是蔡辰洋跟賴英里曾經很相愛,蔡辰洋過世後,還把飯店留給賴英里經營……」

「這我知道啊,所以呢?」

「所以,米雪啊,妳比賴英里更美,妳願不願意當我這個『辰揚』的『英里』公主啊?」

「喂,你這是在用最近很紅的『撩妹』語言嗎?」

「不,我認真。妳考慮一下。」


米雪看著辰揚的眼神,知道他不是說說而已;雖然才相處兩天,她還不知道辰揚的性格是不是真如表面地這麼好?但她知道,跟這男生談戀愛,會是開心的。

米雪陷入深深的沈思,好幾分鐘說不出話。

「這麼難決定?因爲相處時間不夠長,妳還不信任我?」辰揚有一點焦慮了。他原本以為,自己只要開口,讓對方點頭應該十拿九穩的。

「不。如果不是因爲我有我的困難,我一定立刻答應跟你交往。」米雪幽幽地說。

「妳……有男朋友?」

「曾經有。」

「曾經有?那不就代表現在沒有,不是更好嗎?」

「不。他現在是我老公,而且,我懷孕兩個月了。」

 

 

延伸閱讀

旅途中的邂逅 有可能是新戀情的起點?

曖昧很久打算告白前 女方卻開出讓人傻眼的交往條件

情侶大忌!別用開玩笑的方式 考驗對方對你的愛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