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低
09/16
星期一
25°
27°
09/17
星期二
25°
28°
09/18
星期三
25°
28°
09/19
星期四
25°
27°
09/20
星期五
25°
27°
09/21
星期六
24°
27°
連假第二天! 把握機會出遊「周日起水氣增」將變天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8
  • Jun
  • 2018

情侶大忌!別用開玩笑的方式 考驗對方對你的愛

作者 基威哥

2018/06/18 08:00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這家餐廳不愧是米其林一星,從前菜到甜點,美味度與精緻度幾乎是無懈可擊。烤得蓬鬆誘人的舒芙里上桌,庭涵熟練地拿起叉子,輕輕從中間劃開一條縫,倒入當季的芒果醬汁:「哇,看起來真是可口啊!」

 

庭涵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舀起一小塊舒芙里送進嘴裡。反倒是坐在對面的文欽,只顧著張大雙眼看著庭涵,反而沒有動他自己面前的巧克力布朗尼。

 

「看我幹嘛?快吃啊!」庭涵忍不住開口。

 

「小涵,我們……分手好嗎?」文欽幽幽地從嘴巴裡冒出這一句話。

 

「你說什麼?」庭涵不是沒聽清楚,是她不確定自己聽到的竟然是這樣一句話。

 

「我們分手吧。」文欽又說了一次。

 

「為什麼?」庭涵一頭霧水,眼前一串問號飄過去。

 

文欽跟庭涵從大學畢業隔年就開始交往,到現在已經6年,感情向來穩定。就在兩個人快要邁入而立之年時,文欽突然拋出這麼一枚震撼彈。

 

「妳是一個很好的女孩,我不應該繼續耽誤妳。」

 

「耽誤?什麼鬼啊?耽誤什麼?」庭涵眼前的問號,並沒有因為文欽的說明而減少。

 

「我沒有辦法給妳夠好的未來。」

 

庭涵有點不開心了。放下吃了一半的舒芙里,手抱在胸前,專心聽藍文欽怎麼解釋。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沒有。」

 

「你是不是另外有對象了?」

 

「也沒有。」

 

「還是你得了什麼不治之症?」

 

「那是小說才會有的劇情。」

 

「藍文欽,那你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

 

庭涵愈講愈大聲,一度驚嚇到鄰桌的客人;原本要來問餐後要喝咖啡或茶的服務生,也退了回去,只敢在遠處觀望。

 

「我不是說了嗎?我沒辦法給妳夠好的未來。」

 

「甚麼叫做『夠好的未來』?你以為我范庭涵要的是什麼貴婦生活嗎?」顧不得旁人的眼光,庭涵有點歇斯底里了。

 

庭涵會怒其實是有原因的。在這段交往6年的感情裡,庭涵一直扮演著貼心伴侶的角色。當年兩個人剛畢業不久,文欽忙著衝事業,業務工作沒日沒夜,一、兩周就要去對岸出差一趟,生活過得超沒有品質。

 

工作相對穩定的庭涵,總是默默包容著她心愛的文欽,送他出差,等他回來,等文欽有空時能偶爾陪陪她,哪怕只有一頓飯的時間。

 

「我什麼都可以依你,但是你要常常帶我吃好吃的喲。」

 

熱戀時,庭涵曾經不只一次跟文欽這樣說。她沒有太多需求,唯一喜歡的,就是跟喜歡的人,吃遍各地美食;不見得要名貴高檔,但一定要有特色,哪怕只是夜市小吃。

 

所以6年來,從台灣到日韓,香港到新加坡,他們走過了國內外無數地方小吃,有時候也會去米其林餐廳嘗鮮;庭涵真的只要有好吃的,就什麼都好,從文欽的角度來說,要照顧好這小女孩,其實難度不高。

 

「小涵,妳先別激動。」文欽倒是看起來態度平靜。他猶豫了一下,說:

 

「我真的很謝謝6年來妳願意陪在我身邊,但我這6年沒什麼長進,混得普普通通,我知道妳沒有太多的要求,但是我愛妳,我希望妳能過得好,可是我真的沒信心給妳夠好的生活。」

 

文欽的講話慢條斯理,且條理分明,感覺上是好像在背已經準備許久了的腳本。

 

「胡扯!」庭涵完全不能接受:「一定有其他真正的理由。」

 

這時候文欽不再說話。反而開始默默吃起桌上冷掉了的巧克力布朗尼。現場一片寂靜。

 

服務生把握機會,上前問了一下附餐飲料,庭涵跟文欽還是很有禮貌,且很有默契地異口同聲:「熱的黑咖啡不加糖。」

 

兩個人說完後,相互對看一眼,忍不住笑了一笑。

 

「你看,我們這種默契要去哪兒找?你放棄我是你的損失。」冷靜轉換心情後的庭涵,稍稍重拾了過往的自信,開始對文欽俏皮起來。

 

「我也覺得。離開妳之後,我恐怕會很難適應接下來的日子了。」文欽一臉愁容。

 

「喂,是你跟我提分手,怎麼變成你一臉結屎樣?」庭涵的小女孩開朗性格回來了,講話直指關鍵。

 

「我也不知道。可能醞釀了很久,真的提出來的時候,還是覺得心情複雜吧。」

 

「你現在才知道喔?啊我剛剛在那邊感傷,你都沒感覺嗎?」

 

文欽低著頭,喃喃說著「不好意思啦」;文欽一邊說,一邊跟旁邊待命的服務生使了一下眼色;服務生點點頭,轉身要把備餐車推向文欽這一桌。

 

餐車上,是兩杯用漂亮骨瓷杯盛裝的熱咖啡,以及一個用亮銀色圓蓋子蓋起來的東西。

 

「小涵,所以我們可不可以這樣說,我剛剛的分手提議,經過我們的討論,妳否決了?」文欽試圖做結論。

 

「不,你的分手提議,我接受了。即刻生效。」庭涵的態度很篤定。

 

「什麼?」換成文欽愣住了。

 

「藍文欽,不管你在搞什麼鬼,一切都不重要了,我范庭涵不是一個會哀求別人的人,既然你想分開,那就分吧,祝你未來順心,謝謝你這頓最後的晚餐。對一個吃客來說,我還是要說,這一餐,很好吃。」

 

庭涵說完就起身拿起包包離開了,留下一臉錯愕的文欽跟推車推到一半的服務生。

 

目睹「慘況」的服務生表情很尷尬,掀起圓蓋,問文欽:「藍先生,您不是要求婚嗎?怎麼變成這樣?那這個戒指怎麼辦?」

 

延伸閱讀

昔日偷吃的男友回頭  卻已不願再續前緣...

為了前男友而想離婚 她堅信這才是真愛...

男女分手像兩國斷交 關鍵在如何重新站起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