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4低
08/20
星期二
27°
33°
08/21
星期三
27°
33°
08/22
星期四
27°
33°
08/23
星期五
27°
34°
08/24
星期六
27°
34°
08/25
星期日
27°
34°
帶傘出門!低壓帶內時晴時雨 午後防強降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2
  • May
  • 2018

不忠誠的愛情 5位劈腿犯的自白(上)

作者 DunChen

2018/05/02 12:05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那一天的聚會,主人小緹熱情的招待了我們一桌飯菜,飯後一夥人坐在沙發上,小緹從紅酒櫃裡拿了二瓶紅酒出來,熟練的打開後一一幫我們倒酒,席間這些朋友們應小緹邀約而來,彼此不一定相識,而我,是唯一只認識小緹不認識其他人的那一位。

 

酒過三巡,大家話匝子都開了,一路從抱怨工作客戶再接著抱怨到諸多不順的前任情人,最後小緹發起了一個話題:「誰有過劈腿的經驗?無論是肉體上或精神上。」

 

「欸,不是吧,我覺得我們沒醉到可以被套這話的程度啊!」A君笑兮兮的這麼說著。

 

「你這麼回答不就擺明了你劈過腿嗎?」B女挑著語病便向A君發難,這時C君又多補了一句:「反正是小緹主動發起的話題,不然就從小緹先分享呀,她如果敢說,那我們就都老實的說到底有沒有這經驗!」C君一說完後,眾人叫好。

 

「好吧,那我就先說。」小緹這句話一說完後,A君及C君歡呼了起來,分享劈腿經驗看來已是勢在必行,這時全場目光全集中在小緹身上,期待著她會說出怎麼樣的故事。

 

小緹說前幾年正和一個人愛的死去活來,但她卻沒有感受到男方給她對等的愛,她愈想要索求,卻將男方愈推愈遠。

 

其實她清楚男方也愛她,只是她覺得自己付出了100%,而男生卻只付出了70%甚至不到,她可以成日無所事事膩在男友身邊捨棄姐妹聚會的下午茶,而男方卻時不時放假就想出門找朋友聊天唱歌。

 

男方生日她花了半個月薪水買了禮物送他,而她生日男方卻只帶她吃了頓大餐,她覺得不公平,無論是從心態上或金錢上來說都是。

 

某一天小緹的某位朋友向她告白,坦言很欣賞她,起初小緹以自己有男友為由拒絕了,但那人卻三不五時的傳訊關心小緹,算是死纏爛打的類型,起初她覺得反感,但最後卻默默的習慣。

 

特別是在男友不在的時候、特別是在與男友吵架時,她需要一個對像傾訴,而這個人必須得耐著性子聽完她所有的抱怨,於是在與男友鬧脾氣時,那人便順理成章成了小緹的心靈依靠。

 

途中那人仍持續對小緹告白,但小緹只當他是宣洩情緒的垃圾桶,經過幾次告白後那人終於放棄,也自那天起不再對她噓寒問暖。

 

但似乎他的存在對小緹來說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在特定時間特定狀況下,特別的想要與那人說話,最後她主動聯絡對方,並許對方一個承諾:

 

「我現在有男友,所以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但如果你喜歡我,我可以讓你試著追追看,我最後會選擇男友或是你,就看緣份吧。」

 

雖沒說交往,但其實是默認了交往,小緹開始劈腿,最後的結果是用一個爛俗的理由向男友提分手與另一人交往,而那人在與小緹交往後沒多久也因為偷吃被發現,又被小緹甩掉。

 

「哇...第一個就這麼重口味,我怕我承受不住啊!」A君這麼哀嚎著。

 

「該你了呀!看看人家主人說的這麼精彩,你也說一個精彩的來聽聽!」B女這麼對A君說著。

 

A君與女友同居,在一次與朋友的聚會中認識了另一名女生,席間兩人相談甚歡,在聚會結束後加了彼此臉書及留了LINE
,過段時間剛好女友要回老家,他便詢問那女生要不要來他家聊天。

 

起初也只是抱著想找位聊得來的朋友來家裡坐坐而已,他並沒有準備任何酒類想藉酒裝瘋,而女生來時也僅是帶著果汁前來,儘管這開頭令在座所有人都難以信服。

 

兩人從晚上八點碰面,一路聊到接近半夜,女生說時間晚了應該差不多該回去了,突然的A君大膽提出聊得很投緣,有沒有考慮在這過夜的選項。

 

「我想,我們都沒喝酒,應該十分清醒,那你應該知道我清楚你有女友這件事吧?」她如此向A君說著。

 

「我知道呀,我們剛認識時我就有跟妳說我不是單身,只是我很想跟妳說話聊天,我雖然跟我女友也聊得來,但妳跟她聊起來的感覺不同。邀妳過夜沒有要幹嘛,我有客房,我單純想跟妳多聊一點,明天週末不是嗎?」

 

女生聽到A君說的誠懇,加上又有客房能睡,於是便答應留了下來,果然那一天晚上什麼事都沒發生,起床時A君還去幫該女買了早餐,兩人用完餐後再陪女生走去捷運站。

 

「這他媽什麼爛故事?我才不信!」B女與C君同時怒吼著。

 

「我還沒說完...別急。」A君嘆了口氣這麼說著。

 

從那天起他與該女時常聊LINE,若女友與該女同時傳訊而他正忙,他會優先處理該女而非先回覆女友,兩人似乎成了無話不談的姐妹淘,雙方會相互傾訴心事而、需要幫忙的時候也對彼此義不容辭。

 

由於與該女認識是透過朋友的聚會,此後他們兩人也常約那位「介紹人」一同出遊,只要有「介紹人」在的場子,他們兩人幾乎是雙雙出席幾乎沒有例外。

 

「這個...你女友都不會說話?」B女這麼問著。「對啊,你女友怎麼可能不知道,你怎麼安撫女友的?」C君也提出了一個疑問。

 

A君的說法是,他會老實的跟女友說要朋友聚會,可是不會特別提到有這女生的存在,他擔心女友會沒來由的吃醋,於是選擇刻意隱瞞,而所幸的是女友也沒查覺異狀。

 

於是後來便和該女成為約半年左右的「聊天夥伴」,半年後女方要去打工遊學離開了台灣,兩人才漸行漸遠。

 

「我不接受這種結尾...,你們都沒嘿咻過?」C君詢問。

 

「所以我到底聽了什麼東西?」B女及小緹發出不滿的聲音。

 

「我們真的沒嘿咻過,只是在她出國後我消極了一段時間,曾經有許多時候我總會問自己,如果時間能重來,我會不會將女友甩掉轉而追求她?如果我不要這麼束縛自己,也許說不定我們有可能會在一起。那如果我會有這種想法出現,算不算精神出軌?」A君如此問道。

 

「算,當然算,而且是很笨的出軌,什麼甜頭都沒嚐到!」C君笑笑的這麼說著。

 

「算,而且我覺得當你女朋友好可憐,人在身邊心卻不在。」小緹回應,而B女附和。

 

接著到誰?

 

到C君。

 

C君是個及時享樂的人,對他來說不存在道德問題,只存在睡不睡得到的問題,算是典型的能吃就不會跟你客氣體系,雖然聽起來很渣,但卻也有自己的一套邏輯存在。

 

他一直都有女友、空窗期通常不超過三個月,即便身邊總是有伴侶,但他最大的一個問題便是,他是一位有固定炮友的人。

 

(待續)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DunChen

  • 從事電視幕後工作八年,目前暫離電視圈,微厭世青年。被女性友人歸類在「姐妹」、被男性友人歸類在「畜牲」,每天生活在兩邊不討好的日子裡,偶爾有自怨自艾的傾向出現。不喜歡跟人聊感情,但總是被抓去當感情垃圾桶的無奈邊緣人。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