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1低
12/16
星期日
14°
17°
12/17
星期一
12°
20°
12/18
星期二
15°
24°
12/19
星期三
18°
26°
12/20
星期四
18°
25°
12/21
星期五
19°
25°
把握短暫回溫! 明晚「首波冷氣團」報到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6
  • Dec
  • 2018

用連坐法來管教小孩 可能遇到反效果

作者 晴美

2018/12/06 10:10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姊姊!鄭小龍的姊姊!我們老師找妳。」一個一年級的小不點在打掃時間出現在我的教室門口,他開心地對我揮手大喊。我拿著掃把瞪著他,他完全沒有懼怕的樣子,嘻皮笑臉站在門口。「姊姊,鄭小龍又沒有寫功課了,我們老師氣得不得了。」小不點一路吱吱喳喳,不知道在高興什麼,我拖著沈重的腳步跟在他後面,很想打他。

 

 

小學入學沒多久,我的小弟就因為調皮多話、不寫作業、沒帶課本等種種原因,成了老師眼中釘。可是不管老師怎麼打罵,他總是昂起大光頭眨著大眼,似乎不明白老師為什麼生氣,惹得老師爆跳如雷。

 

 

而我也一樣不明白,小弟的事到底干我什麼事?為什麼只要小弟闖禍,老師就要把我叫去訓話?走進小弟的教室,老師氣呼呼地坐在位子上,小弟站在她前面又是滿臉無辜地模樣,我先狠狠瞪他一眼,再低著頭站在老師面前,一堆小不點圍在旁邊等著看熱鬧。

 

 

老師一掌拍在桌上,「鄭小龍又沒帶課本沒寫功課了,妳這個姊姊到底怎麼當的?」「妳回家到底有沒有告訴妳爸爸媽媽?」「妳爸爸媽媽到底有沒有在管小孩?」老師臉都歪了。「我們都有叫他寫功課啊!可是他就是不寫啊!」我委屈地回答。「當爸爸媽媽的怎麼會管不動小孩……」我的回答讓老師更生氣,她狂罵了一陣後,再三交代我一定要告訴爸媽,一定要盡到做姊姊的責任後,這才放我離開。

 

 

回到家裡,我無奈地再次將這件事告訴我…大弟。

 

 

「這事情絕對不能告訴爸媽。」大弟很害怕。「我也知道絕不能讓媽媽知道,可是這樣我會一直被老師罵。」「挨罵總比挨打好吧。」大弟聲音很小卻很堅決。

 

 

媽媽的牌氣極差,只要我們惹她生氣就是一陣痛打。更可怕的是她採連坐法,一人犯錯三人都打。她會在我們睡前算總帳,細數今天誰做了什麼事,可能是我考試成積不好ˋ大弟沒倒垃圾ˋ小弟跟玩伴打架,越罵越生氣,拿著藤條,連無辜的人都打。

 

 

媽媽的連坐法,讓我們三姐弟異常團結,絕不會打小報告,不管誰犯錯,另外兩人只會極力幫忙掩飾,三人六手遮得無縫無隙。

 

 

我跟大弟都試圖逼迫小弟寫功課,問題是他連會打人的老師都不怕了,根本不會理我們。這世上他唯一害怕的人就是媽媽,但他吃定我們不敢告狀,所以還是開心地整天玩樂。

 

 

延伸閱讀

入錯設計慘業 遇到公家單位客戶不如離職回鄉種田去

結婚20多年 一場同學會讓老婆跟初戀情人跑了...

當初堅持要離婚的你 後悔了嗎?

 

而我則整天提心吊膽,只要電話鈴聲一響,就會嚇得跳起來,深怕是小弟的老師打來的。隱瞞事實、欺騙老師、蒙騙爸媽,這些事情若爆發,我的下場肯定比小弟還淒慘,在巨大地心裡壓力下,我才國小三年級就已經覺得人生很黑暗。

 

 

一天,在週會上,我因為貧血昏倒被送進了保健室,多事的保健室老師打電話給媽媽。媽媽出現在我床邊時,兩眼幾乎要噴出火花,原來她順道去拜訪了我們三姐弟的老師。

 

 

我功課普通但品性良好,大弟品學兼優是老師的最愛,媽媽的好心情到小弟的老師那邊後就全沒了。兩人交互詰問後,老師吃驚地發現貌似乖巧的我,其實從頭到尾都在說謊,而小弟的頑劣、我的大膽妄為,讓媽媽有多震驚就更不用說了。

 

 

媽媽站在我床邊咬牙切齒地問,為什麼我沒有轉答老師的話?我躺在床上雙手抓著毛毯,嚇得瑟瑟發抖,恨不得馬上再昏過去。回家的路上,媽媽沈著臉走在前頭,一句話都沒說,我哭哭啼啼地跟在後面,認真的考慮是否要離家出走。

 

 

那個夜晚,我們三姐弟嚇得一直發抖,還以為死期到了。事後,我一直在猜想,是老師跟媽媽說了什麼?還是媽媽也警覺到她的連坐法帶來了反效果?總之值得慶幸的,那晚只有小弟的哭聲嚮徹了雲霄。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晴美

一個從小就很愛看書,人到中年突然想寫點東西的大嬸。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