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低
07/20
星期六
27°
35°
07/21
星期日
27°
34°
07/22
星期一
27°
34°
07/23
星期二
27°
34°
07/24
星期三
27°
35°
07/25
星期四
27°
35°
周五各地有雨 南部花東局部大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9
  • Sep
  • 2017

我問你:「人在什麼情形下,會想殺人?」

作者 夏妍秋

2017/09/19 12:03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前陣子因為幫家人的冥誕做法會,回了趟南部老家。在寺裡,遇到了一位朋友,說是朋友,其實談不上,她是我一個朋友的前女友。我坐在大殿前發呆,看到身旁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果然是她。

我好奇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一問之下才知道,她來看她弟弟。

她弟弟在幾年前,在高雄小港大坪頂被砂石車司機撞死,頭顱被車輪輾過,死狀慘不忍睹,那年他27歲。她們一家人在市場擺攤,弟弟是家裡主要經濟支柱,爸媽傷心欲絕;而她,被迫成了全家最堅強、最勇敢的人。

對方想和解,但給不到數,爸媽堅持要告到底,幫弟弟出口氣。這幾年來,她身心俱疲。我看著她臉上的憔悴,與我回憶裡幾年前認識的她,是兩個人。

她問我,怎麼會來這裡?我說,因為我的家人長眠於此。這裡依山傍海,可以遠眺高雄港,離市區又近,更重要的是,這裡給人一種平靜感。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可能是因為許久未見,她看起來有些尷尬。我倒還好,反正在大殿前,我總是可以很平靜。不說話,也很好。

突然,她問我:「蕾,妳...妳贊成廢除死刑嗎?」我看著她,有點訝異。

我訝異的點是,她怎麼會突然問我這麼嚴肅的問題。我問:「那,妳是怎麼想的呢?」

她說,因為她弟弟的去世,爸媽堅持要為弟弟討回公道,所以拒絕對方的和解條件。她爸爸甚至說,要那位司機一命賠一命。

我又問她:「妳們有請律師嗎?」

「有。律師說,就算判刑,也不會是死刑。頂多關幾年就出來了。」

「嗯...妳爸媽應該也知道吧?!他們還是堅持要對方『一命賠一命』?」

「嗯...因為對方司機只願意賠兩百多萬,我爸覺得太不值得,不想放過他。」聽得出來她很無奈。

「我能理解爸媽對於失去弟弟的痛心,這絕對不是區區幾百萬的賠償就可以了事的。但是,律師也說了,頂多關幾年,根本不可能有『一命賠一命』的結果,你們真的要這樣繼續堅持,消耗全家人的心力嗎?」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希望法律能給我們一個公道。畢竟我弟弟這麼年輕就走了,還死於非命。為什麼那個司機撞死我弟,卻不用賠上他自己的命?這是我無法理解,也不能接受的地方!」她眼眶開始泛淚。

「我比較想跟妳討論的是,假設法律今天規定,殺了人就必須以命賠命,妳跟妳爸媽心裡,真的會比較好受嗎?妳剛剛問我贊不贊成廢除死刑,是在說這個,對嗎?」我從包包裡拿出面紙,抽出一張,遞給她。

「因為這幾年,大家開始在討論廢死不廢死。我覺得,如果這個人殺了別人,而法律不制裁他,他關了幾年之後出獄,如果他又出來殺人,那不是會造成更多社會問題嗎?」

「那妳覺得,為什麼一個人要殺人呢?我的想法是,我們先不去討論該不該廢死這件事。」

「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想想,人在什麼情形下,會想殺人?就拿那個司機來說,他跟妳弟有深仇大恨嗎?還是不共載天之仇?應該是沒有的,對嗎?...他撞死了弟弟是他的錯,但妳覺得他是刻意的嗎?他開砂石車是為了要撞死弟弟嗎?」

「當然不是。但是我覺得,這樣對我弟很不公平,他撞死我弟是事實啊!為什麼法律不能給他懲罰,卻要我們家屬去原諒他?」她的情緒更激動了。

「我理解妳的想法。但法律真的不會給他懲罰嗎?會的,對吧!只是在妳跟爸媽的心裡,覺得這個懲罰不夠重,不值得換弟弟的一條寶貴生命,對嗎?」我握著她的手,想讓她冷靜些。

「嗯...對!所以妳跟他們一樣,是贊成廢除死刑的,對嗎?」她問。

「不,我不贊成,也不反對。或者說,我覺得,這不是贊成或反對幾個字就可以講完的事。

這需要很深層的討論,這跟我們今天討論的事情不太一樣。

我以前看到社會新聞裡有人被殺害,而加害者卻沒有被判死刑,我當下也會忿忿不平的抱怨法律不公,覺得天無公理。但是...就像我剛問妳的,妳覺得,一命賠一命,妳們心裡就真的能放下,真的會好過嗎?

我不否認死刑的存在有相當程度的嚇阻效果,但整件事情的重點,不在於殺了人的那個人,而在於妳們,不是嗎?妳們才是需要被關心的人,妳們才是需要被幫助的人,妳們一直把心力放在『要不要讓他死』,弟弟就會死而復生嗎?

我們不如好好想想,自己跟爸媽的人生,該怎麼回到正軌,該怎麼繼續走下去,這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不是嗎?妳們一直不肯放過自己,真正殘忍的,到底是肇事者,還是根本就是妳們自己?」

我突然覺得在大殿前討論這件事,有種無法言語的奇妙。我回頭望著殿裡的三尊菩薩,這麼想著。

「...」她沒再接話,但她不哭了。

加入LINE來跟小編聊聊天☛ http://goo.gl/bv7Trw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夏妍秋

集行銷、業務、公關三重身份的平凡女人。喜歡文字,喜歡閲讀,喜歡喃喃,喜歡分享生活大小事。討厭腦進水,討厭白目,討厭自以為。願望是可以當一個每天看書就飽的廢物。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