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3低
10/24
星期四
21°
24°
10/25
星期五
21°
23°
10/26
星期六
21°
23°
10/27
星期日
21°
24°
10/28
星期一
21°
24°
10/29
星期二
21°
23°
中南部稍熱 其它舒適 各地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6
  • Jan
  • 2017

請相信:這世上一定有只有你能辦到的事!

作者 書是活的

2017/01/26 17:36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醫學博士樋野興夫,每天在研究室裡觀察癌細胞,其研究也獲得日本醫學界的獎項。不過,這項「由死凝視生」的工作,促使他更進一步走出象牙塔,特地為最容易憂鬱的癌症患者開設「哲學門診」。

感覺上是個好管閒事的醫生(笑),不過每次60分鐘的傾聽對談,他唯一只開立「話語處方箋」,卻讓無數患者神清氣爽的走出診間。

全球首創的「哲學門診」,目前已經開設了一百多個據點。樋野企圖拉近醫生與患者的隔閡,和提供給患者的支援,這些「話語處方箋」意外地讓許多並非患者、但是覺得自己陷入人生困境的人,也感覺心中的高牆隨之崩塌。

●那怕只能再活兩小時,也有應盡的義務

醫師的工作性質大略分為兩類,一類是開設門診,診療病患的臨床醫師,另一類是在研究室以顯微鏡觀察細胞的基礎醫學學者,我這個病理學家是屬於後者。

相較於臨床醫師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人,我們病理學家主要面對的是往生者(大體)。

雖然我現在不必親自指導後進,但我2、30幾歲時,進行過許多次病理解剖,雖然記不清確實次數,但起碼超過3百具大體吧。

每當我解剖人生才要開始的年輕人,或是剛出生不久便夭折的嬰孩時,便深刻感受到人世無常。

「這孩子究竟為何而生呢?」

那時還是個毛頭小子的我,根本想不出答案。

我看著被取出臟器,只剩一副空殼的大體,思忖著:「人為何而活?」「死亡又是怎麼一回事?」

人是一種不會察覺自身壽命的生物,縱然我進行過無數次病理解剖,也從未想過自己可能明日即告別人世,但無論是誰,終須一死,就算明白這事實,我還是從未想過「自己也許明天就會告別人生舞台」。

說到底,人就是這樣的生物。

然而人一旦罹患癌症,可就不一樣了。突然真切感受到自己即將揮別人世的事實,雖然半數癌症病患都能治癒(只要早三年發現罹癌,治癒率高達七成),但腦中還是不由得浮現「癌症=死亡」的公式,突然想探究人生的根柢。

「我究竟為何而活?」

「我想怎麼樣度過剩下來的人生?」

「我該為自己做些什麼?」

我從某個時刻開始思考「縱然死去,依舊活著」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因為「由死凝視生」是我的工作。

於是,我領悟到這樣的答案。

每個人都有自己肩負的任務與使命,即便出生兩小時便夭折的嬰兒也一樣,因為曾經來到人世與曾經活著這件事,都是送給活著之人的禮物。

我曾在10年後與出生2時,便不幸夭折的嬰兒的雙親會面,記得那時他們對我說:

「因為那孩子曾經來到人世,才有現在的我們,所以我們想連他的那一份一起享受,想送給他美好的人生。

我們不時會想起那孩子,雖然他的人生十分短暫,但我想他有自己應盡的任務。」

無論是多麼短暫的人生,人只要活著就有應盡的任務,重要的是,你是否察覺。

關於人生的任務,不時有人問我:

「醫生,您的人生任務是什麼?方便請教一下嗎?」

要是一句話就能回答,該有多好,可惜沒那麼簡單。

一路走來,面對過無數次死亡的我,迄今還在追求我的任務,依舊邊活著,邊向前走,持續探尋。

●這就是人生,不是嗎?

德蕾莎修女曾說:「我只是上主手中一枝短短的鉛筆。」

借她的這番話,所謂人生,也不過是一枝「短短的鉛筆」。

在鄉下長大的我視惜物為美德,總是珍惜地用著「短短的鉛筆」,寫完作業。

問題不在於「鉛筆」的長短,而是你想使用鉛筆描繪什麼?這就是我們每個人肩負的任務與使命。

思考死亡這件事,

是重新檢視人生的契機。

人只要活著,就有使命。

問題不在於壽命的長短,而是你想怎麼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規範看這邊!

更新時間:2017/01/26 18:09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書是活的

書是活的,他走出來貼近你。 而他不在乎你在背後談論他東長西短, 他也不在乎你劈腿好幾本。 這是一種愛吧。 我這個人啊,一講到閱讀,人都醒了。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