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6低
08/20
星期二
27°
33°
08/21
星期三
27°
33°
08/22
星期四
27°
33°
08/23
星期五
27°
34°
08/24
星期六
27°
34°
08/25
星期日
27°
34°
帶傘出門!低壓帶內時晴時雨 午後防強降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5
  • Feb
  • 2017

真實/金正日曾經御用:在他面前,連狗都不如!

作者 臉譜出版

2017/02/15 16:26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前言:本文作者張振成是一位北韓的反情報官員,原本過著舒適的生活。在北韓宣傳機器中位居最高階職級,專事協助該政權掌握人民。任務包括創造北韓建國神話,對外假裝為南韓知識分子,撰寫抒情詩歌頌北韓獨裁者金正日。

●最貼近北韓領導的職位,親身接觸後崩潰!「在他面前,比狗都不如!」

午夜過後不久,我剛要上床睡覺,電話響了。我決定要等到第6響才接,希望它到第5響就停。但是,第6響響了。我猜想這已經吵醒了我父母親。我拿起話筒,準備不管是誰打來的,都要好好罵他一頓。

「喂?」深夜安靜無聲的房子裡,我的聲音聽起來比剛剛的鈴聲還大聲。

「我是第一黨委書記。」

聽到這句話,我不由自主立刻立正站直,頭貼著話筒伏下去。

「我現在發給你特別召集令。1點鐘到辦公室報到。穿西裝,不准告訴任何人。」

在這個國家,就算是最奇怪的命令,我們一向都認為接受命令是理所當然;但是,由第一黨委書記本人下命令給我,我卻不能不為之怔忡不安起來,因為超過整個組織層級之上,他才會下「特別召集令」

第一黨委書記已經給了我微妙的暗示,意指我不久就要蒙受極高榮譽。

我依照指示穿上自己最好的西裝,打好領帶。那天深夜,我騎車騎到這裡的時候,發覺這裡比平常更加明亮;所有的場區,還有平日的崗哨,全部燈火通明。從大門騎進去的時候,我心裡對自己呼喊:「是的!我要去見將軍!」

到了集合現場,他上上下下看了我一眼,然後喊說:「讓他站到那邊!」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看到主掌朝韓關係部門、全北韓最高階的幾個幹部都列隊站在那裡:對韓事務部長金容淳、統一戰線部第一副部長林東玉、統一戰線部政策部長蔡昌國(Chae Chang-guk,音譯)、統一戰線部政策副部長朴永洙(Park Young-su,音譯),另外還有兩名朝鮮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的幹部。

氣氛非常緊張。這6名權力人士排排站在那裡,像學童一般,要向他們致意變得很奇怪。我走過去站在他們的最後面。

我低聲問我前面那個人:「我們要去晉見將軍嗎?」旁邊有個人立刻喊道:「不要講話!懂嗎?」

我氣憤的看著那個士兵,想要請他對我講話客氣一點,但是他那凶惡的眼神立刻把我壓制了下來。

我們幾個人搭上快艇,引擎聲震耳欲聾,整艘船蹭蹬了一下,開始駛出碼頭。快艇開了一會兒,我才突然想到這是我平生第1次坐船。我坐在上面,快艇恣意加速前進,像是要把我拋到艇外的海浪裡。

我不覺渾身打了個寒顫。我告訴自己說,我們距離敬愛的領袖越近,越要強烈表現對他忠誠。

大約20分鐘之後,快艇慢了下來。我們逐漸接近一處種滿樹木的小島。道路兩旁,從乾淨的碼頭到修剪整齊的樹林,一切看來毫無瑕疵,整個地方好似昨天才建設完工。

我發覺自己其實一直在期待敬愛的領袖會像他在革命電影裡所演的那樣,在碼頭張開雙臂迎接我們,所以現在看到這裡沒半個人來迎接我們,不禁覺得有點意外。

副部長同志指示我們:「你們不可以直視將軍的眼睛。」然後他指著自己制服上的第2顆鈕扣說:「你們要看這裡。懂嗎?」

我心裡想說這是不是在灌輸我們面對敬愛的領袖要保持卑微的態度。不過這個想法一下子就過去了。

門終於開了,一名大校階級的護衛走進來,立正宣布:「將軍現在就要進來。」

頓時每個人都肅靜了下來。我穩住頭部不動,把視線保持在金正日要進來的那個門上方一半的地方。

大約又過了1分鐘。一隻白色的小狗突然滾了進來。那是一隻捲毛瑪爾濟斯。接著一個老人跟了進來,追起那隻小狗。我們全體一致提高音量開始向敬愛的領袖致敬。

「將軍萬歲!將軍萬歲!」

我們全體一起歡呼的聲音震痛了我的耳膜,但那隻小狗倒不為所動,或許早已習慣這種排場。敬愛的領袖想必是要嘉許牠表現出此等勇氣,彎下身去摸牠,還附在牠耳朵邊說話。

這樣近看敬愛的領袖,我覺得非常失望。我面對的這個老人沒有一點平日大家熟悉的「人民的領袖」的樣子。我們這樣熱烈鼓掌,歡呼,他卻毫無反應,若無其事。他像是不高興被一群比他年輕的人包圍,逕自和那隻狗玩著。

接著,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抬頭看了我一眼,我的心跳了一下。大家像是一直在等待這一刻那般,頓時呼喊得更大聲。

「將軍萬歲!將軍萬歲!」

他看了看四周,然後對著我這邊走過來。

我已經準備要接受這榮耀的一刻。可是,他直直走到我後面,站在牆壁前面,看著牆上的標語。標語以紅底黃字寫著:奉獻生命,服侍偉大的領袖金正日同志!

他喊道:「金容淳!」黨委書記金容淳立刻跑到他面前。金正日問他:「這是手繪的,還是印上去的?」近在他身旁,他的聲音這時聽起來的確是屬於偉大領袖的聲音,每一個音都震鳴著絕對的權威。

副部長同志看到金容淳在那裡遲疑,自己原地喊說:「長官,是手繪的。」

金正日說:「看起來不錯。上個星期我去一個地方,看到那裡的標語都印在琺瑯上面。像這樣手繪的,看起好多了,你不覺得嗎?」

這一次,金容淳準備好了答案。「是的,長官,我同意。事實上,我已經問過。但是他們說我們還是會用琺瑯印,因為手繪要用到昂貴的進口材料。」

金正日不理他。他往後退幾步,端詳了幾秒鐘,快速揮了一下手,下命令說:「全國這一句標語現在全部換成手繪。」

我做了一下心算。這個計畫要花多少錢?就在這個時候,他轉過身來,逮到我在那裡分神,便喊說:「你,孩子!那首槍桿詩是你寫的嗎?」

我措辭謹慎,大聲回答:「是,將軍!我很光榮與您同在!」

他不屑的笑了一下,對著我走過來。「是別人寫的對不對?別想要騙我。我會把你殺掉。」

我驚慌起來,可是敬愛的領袖卻大聲笑了出來,往我的肩頭搥了一下。「你這個呆子,我這樣講是在恭維你。你為整個先軍時代樹立了模範。」

我訥訥的講不出話來,即使金容淳在旁邊瞪著我也沒有用。他趕著將軍還沒有就座,趁機貼在我耳朵旁邊低聲罵我:「你這個混蛋。你應該要謝謝他才對。你應該回答說,就算要你從墳墓爬出來,你都要寫忠誠詩。」

罵完了我之後,他馬上又換回喜形於色的表情,趕過去服侍金正日。

回到他自己的座位時,他用手拂了一下屁股才坐下去,好像女人就座之前用手挽衣服下襬一樣。除了他之外,另外幾名高幹也極為正經嚴肅。他們幾個好像不是真人坐在椅子上,而是人家搬進來擺在那裡的雕像,動都不動一下。整個廳堂裡面,動得最厲害的是敬愛的領袖帶來的那隻瑪爾濟斯,牠一邊興奮咽嗚,一邊擠著主人的腳廝磨。

金正日似乎對閒聊沒有興趣,兀自顧著那隻瑪爾濟斯。將軍一直看著那隻狗,偶爾抬頭起來喊說「嘿,林東玉!」、「嘿,蔡昌國!」。叫到了誰,誰就跑過去接受他詢問。這個情景很奇怪。在他的對待之下,那隻小狗比他所有最忠誠的部屬都來得有尊嚴。

但是,我原本期待的是敬愛的領袖跟我們講一些崇高的或智慧的吉光片羽,現在這一來,我實在不能不覺得這真是有點反高潮。

(作者/張振成:北韓的反情報官員,原本過著舒適的生活。在北韓宣傳機器中位居最高階職級,專事協助該政權掌握人民。任務包括創造北韓建國神話,對外假裝為南韓知識分子,撰寫抒情詩歌頌北韓獨裁者金正日。)

>>本文出自《敬愛的領袖:從御用詩人到逃亡者,一位北韓反情報官員眼中的北韓》一書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規範看這邊!

更新時間:2017/02/17 11:3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臉譜出版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