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待更新
09/19
星期四
23°
26°
09/20
星期五
22°
25°
09/21
星期六
22°
24°
09/22
星期日
23°
25°
09/23
星期一
22°
25°
09/24
星期二
23°
25°
東方熱低壓將增強 注意動向影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9
  • Nov
  • 2016

川普當選?美國學生多選擇希拉蕊:再失望還是要投票....

作者 維京人酒吧 Viking Bar

2016/11/09 11:18
▲圖片來源/維京人酒吧Viking Bar提供

(作者/楊舒晴 :幻想能用旅行改變生活,用文字改變世界的女孩,大四這一年在美國馬里蘭大學擔任交換生。 )

日前看到一份針對美國大選的全國民調,美國有四分之一的年輕選民寧願看到隕石撞地球,也不願意川普和希拉蕊中的任何一人當選進入白宮。(新聞)這讓我想分享來美國校園生活的這三個月,剛好是選戰風波最激烈的這段期間,我觀察到美國大學生對選舉的反應有些很有意思的地方。

●觀察一:和美國朋友沒有話題?試試從總統辯論聊起!

儘管大選令人失望,我看到的美國大學生依然積極了解兩位候選人的政見,像前陣子的三場總統辯論,便是最大的管道以及我的同學們討論度最高的事件之一。

在Washington DC,有很多在酒吧舉辦一起觀看總統辯論的派對,有些酒吧甚至還會請模仿藝人來扮演川普跟希拉蕊。

在校園內,學校裡的民主黨跟共和黨則借下學校活動中心的電影院,邀請全校學生一同觀看;而電影院現場的氛圍也非常有趣,當川普說完話,身穿紅色團服的學生共和黨員會拍手叫好,當希拉蕊反擊了,民主黨員也會跟著起立鼓譟。

總統辯論舉行的那三個晚上,看總統辯論像是一種社交活動,不論是校外還是校內,都有許多相關的活動可以參與。總統辯論對大家而言比起政見發表會,更像是一場氣氛熱烈、全民注目的球賽。

●觀察二:兩害之間取其輕,美國學生多選擇希拉蕊

在一堂叫做Oral Communication Principle(口語傳播原則)的課中,我們會討論各式各樣的議題,選舉時事自然也成為上課討論的題目之一,在討論中,我聽見許多當地學生對這場選舉最真實的想法。

「我無奈到甚至不想看完整場辯論,不管是川普和希拉蕊中的哪一個當選,都不足以代表美國,我只能在兩個裡面選一個相對沒那麼糟糕的希拉蕊。」朋友A說。

「我現在想到對美國最好的策略,是我們選出一個好的副總統,然後暗殺掉總統,讓副總統即位。」朋友T甚至開玩笑道。

「雖然我們都覺得希拉蕊不太誠懇,好像總是在見風轉舵,常常隨著民意改變自己的說詞,但我覺得她比自大的川普好多了。希拉蕊對有色人種、女性也比川普友善的多。」我的室友也是這麼跟我說。

●觀察三:小黨有沒有發言機會?美國同學對台灣總統辯論制度的肯定

川普跟希拉蕊的惡鬥令人絕望,但並非所有人都被困在他們兩個候選人之間的抉擇,朋友K就是選擇一條突破主流的路:「除了民主黨跟共和黨,我們還有兩個候選人不是嗎?來自自由黨的Gary Johnson和綠黨的Jill Stein。他們的理念都很好,但很多美國人甚至不知道有除了希拉蕊跟川普以外的選擇。」

原來美國的總統辯論,主辦方是採取五場全國民調的結果,讓政黨平均民調支持度高於15%的參加辯論。這樣的高門檻在兩黨主導的政治情勢下,導致民主黨與共和黨外的兩個政黨很少有機會被媒體與大眾關注。當我和美國朋友討論到小黨應不應該有參與辯論的權利時,我便分享了台灣總統辯論的程序。

「不同於美國一場辯論都是由一位主持人發問,在台灣除了候選人能同時登上辯論台分享自己的政見之外,辯論中也有媒體發問和公民發問的時段」我說,班上的同學在聽完我的分享之後紛紛表示贊同,認為這樣的辦法不僅可以藉由多元的發問者,迫使候選人更完整的表達自己的立場,還可以降低電視直播辯論時,候選人譁眾取寵卻與政策全然無關的口舌之快。

聽到美國同學幾乎一致的讚美台灣總統辯論的程序,我感到奇妙的自信。在台灣,我們總認為自己的制度有許多破綻,時常想複製歐美大國的體制;但其實我們擁有的東西,也可能是美國制度所缺乏的,畢竟每種制度都有它的侷限,不可能面面俱到。

●再失望還是要投票——美國大學生清楚民主制度的價值

「能夠投票選出自己的總統,是過去許多人犧牲時間,甚至是犧牲生命幫後來的我們爭取到的權利。況且,美國的民主制度是全世界的標竿,如果連我們美國公民自己都不去投票,不對我們的政治與選擇負責,那不是很可笑嗎?所以再怎麼不想要投票,我還是會去投給希拉蕊。」在大家對選舉抱怨完後,T正色地說。

儘管經過初選等等一系列漫長的程序,最後還是選出了不盡理想的兩位候選人,使大家對這次民主運作的結果感到失望,但T以及許多美國大學生,他們還是會盡自己所能研究候選人們的政見,並找出自己認可的人選,投票。

聽著對選舉有諸多怨言的朋友仍然願意請一整天的假,花費數小時的車程,只為了回到自己的縣,甚至是州投下自己那一票,我對民主精神在美國的深入人心感到十分敬佩。

儘管美國的選舉制度仍然存在著某些缺陷,候選人的言行也屢屢與民主精神違背,但美國學生那股「可以對候選人失望,但不能對民主體制感到絕望。」的堅持,這是我從美國學生身上看到的信念,也是我認為我們非常值得重新思考、學習的地方!

>>來信投稿vanchang@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11/09 16:16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維京人酒吧 Viking Bar

  • 《維京人酒吧》是一個高品質的網路學生媒體,產出的文章可分為「經濟金融」、「科技商業」、「品牌消費」、「人物專訪」、「學生生活」、「議題廣場」六個版,致力於挖掘具有獨特觀點的學生人才,並幫助他們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