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8低
02/21
星期四
17°
20°
02/22
星期五
14°
15°
02/23
星期六
13°
14°
02/24
星期日
15°
16°
02/25
星期一
16°
18°
02/26
星期二
16°
19°
周四白天暖早晚涼 北部宜花有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9
  • Nov
  • 2016

全球政局越來越極端:你發現了嗎?川普是結果、不是原因

作者 換日線

2016/11/09 11:48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作者/《換日線》盧冠安/台灣青年的世界之窗 )

2016 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可說是話題不斷,例如希拉蕊和傑布‧布希(Jeb Bush,小布希總統的親弟弟)的參選,讓人們了解到美國也是有「權貴世襲」的問題(雖然傑布‧布希已經退選),而桑德斯Bernie Sanders)更是少見的社會主義者,也是美國國會史上任期最長的無黨派議員(雖然他目前參加民主黨初選)。

但以上種種,都不及川普的乖張言論搶眼而且目前他贏得共和黨初選的機率已經非常高。本篇文章不進行道德上的批判,而是將探討川普的崛起,在美國與全球社會、經濟上的背景因素。

任何選舉,幾乎都不乏民粹主義者以聳動言論獲取選票,所以川普並不是美國的「特產」,目前類似川普的民粹言論也在歐洲許多國家大幅擴張陣地,例如法國的勒龐(Marine Le Pen)、斯洛伐克的「我們的斯洛伐克人民黨」(People's Party Our Slovakia,該黨在 2016 年斯洛伐克國會選舉首度取得席次,黨魁被認為是新納粹主義者)都是明顯的例子。

所以目前在歐美地區崛起的民粹主義和排外主義一定有宏觀背景的原因,簡單來說,這些現象是社會和經濟造成的後果,而不是原因。

從各種主要跡象來看,2008 年之後全世界貧富差距擴大、資產價格大幅上漲(主要是房價)但工資成長緩慢,多數國家失業率居高不下(尤其青年失業問題更容易導致政治動盪),然而政府的各項政策均收效甚微,這些因素都是一般民眾思想偏向極端的原因。

例如 2010 年底爆發的阿拉伯之春、2014 年的太陽花學運,本質上都是因為經濟問題而爆發的,至於政治認同只是次要的議題,而最近立委曾銘宗也公開警告,若以上狀況不改善,將會有更多的學運爆發。

畢竟,在經濟成長減緩甚至衰退,而中下階級又苦不堪言的時代,把問題推給特定族群(例如外國人)或特定宗教(例如伊斯蘭教)往往是最簡單又容易獲得支持的政治操作,政客們何樂而不為?

而政客之所以能夠如此操作,當然和「民意」(或者說憤怒的民意)有關係,最明顯的例子就是 2011 年造成 77 人死亡的挪威爆炸和槍擊事件,主嫌布雷維克就是個極右派分子(極端民族主義者),因為不滿執政黨的開放移民政策而濫殺無辜。而希特勒也是因為大蕭條引發德國經濟危機及嚴重排外心理之後,透過民主選舉的管道而當上總理。

回顧歷史,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主因有幾個: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賠款問題處理不當、大蕭條衍生的孤立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國際組織無法阻止強權對弱國的侵略。

時至今日,二戰結束已經超過 70 年,但是目前這些政客和許多民眾展現的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以及聯合國和北約組織在烏克蘭及敘利亞危機中的無能,和當年二戰爆發前真是恐怖的相似!而俄羅斯已經占領了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這件事情或許早已被我們淡忘;但二戰前德國占領蘇台德區而國際聯盟無力阻止,之後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卻永遠不會忘記。

阻止戰爭悲劇再度發生的方式,就是政府開始實施結構性改革,以改善經濟和所得分配,例如降低貧富差距、提供友善生育的環境、促進產業結構轉型和創新,只有當經濟改善之後,民眾的思想才不會走向極端。

可惜的是,了解到此點的政客和民眾,似乎仍然寥寥無幾啊!

《關聯閱讀》

令人不安的歷史回聲(作者推薦)
「不美國的美國」──川普、貧窮線、三K黨

>>來信投稿vanchang@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11/09 16:14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換日線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50個城市的150名新世代作者(持續增加中),沒有長篇大論、沒有高深學問,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