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9低
03/26
星期二
19°
21°
03/27
星期三
20°
24°
03/28
星期四
19°
25°
03/29
星期五
19°
22°
03/30
星期六
18°
21°
03/31
星期日
18°
21°
周二早晚涼白天回暖 花東零星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9
  • Apr
  • 2018

草率評論鄭南榕前 你知道台灣言論自由怎麼來的?

作者 Geta君的台湾塾

2018/04/09 16:32
圖片來源/鄭南榕基金會提供

時逢「鄭南榕殉道29週年」,除了有官方的例行儀式,各地也有自主追思的活動,其中「我主張」音樂會,一直都是青年族群所熟知的紀念形式。而今年卻有個意外插曲,讓參與的歌手謝和弦,再次成為話題人物。

 

鄭南榕生前即強烈主張「台灣獨立」,並用生命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但謝和弦卻發表創作歌曲表明「我不是台獨」,引起網友批判,隨後還發文反擊,「整天喊著台獨口號薪水也沒變多/怪東怪西怪18%怎麼不怪自己弱」等言論。

 

甚至更轉貼已故作家李敖評論鄭南榕之死的影片,似乎在變向質疑鄭南榕為自由殉道的情操與真相。

 

然而,謝和弦不假思索地引用了李敖的論述,卻忽略當鄭南榕自焚後,李敖真正的心裡話,實際上他是這麼說的:

 

「……鄭南榕決心自焚殉道,早見於該年2月18日《自由時代》總號第二六四期裡,他用書面表達出『他們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的宣示。4月7日的從容一死,只不過是實踐這一宣示而已。他的犧牲精神,是不容歪曲的。

 

在生死線上,他溫柔地叫醒十歲小女兒,叫『你們大家先走』,然後反鎖自己於辦公室內,自行了結他四十二歲的生命。檢察官驗屍時發現,起火後鄭南榕安坐在桌旁,沒有逃走的跡象,雙手扶在辦公椅的把手上,上身筆直,如此端正的死法,尚屬首見。

 

嗚呼南榕,在生死大節上,圖難於易,從容如此,平生所學,真實不虛矣!」(《李敖回憶錄》,〈16.筆伐〉,1999。)

 

事實上,謝和弦所表現出來的言行,是打著「言論自由」的名號,但是卻拒於尊重鄭南榕犧牲所換來的結果,甚至連尊重歷史事實的原意都沒有。

 

這是典型的「反動修辭理論」,何謂「反動」?此一辭彙原指物理學上的反向運動;用於歷史學上意指與歷史發展方向相悖的行為與言論;在政治上,則是站在威權者的立場,無法理性批評反對者作為時所扣上的罪名。

 

美國經濟學家阿爾伯特·赫緒曼(Albert Hirschman)於1991年出版的政治學論著《反動的修辭》(The Rhetoric of Reaction: Perversity, Futility, Jeopardy),將反對社會改革的保守主義修辭分類成三種敍事公式:

 

「悖謬論、無效論、危害論」。其中「悖謬論」之定義,為主張任何想改進政治、社會、經濟秩序的行動只會惡化原本想改進的不佳狀況,故作者才會下出「適得其反」的結語。

 

不但過度簡化、充滿邏輯缺陷,並不當中斷應有的辯論,與謝和弦口中的「整天喊著台獨口號薪水也沒變多/怪東怪西怪18%怎麼不怪自己弱」,恰巧完全吻合。

 

寫到這裡,我想說的是,我們當然尊重謝和弦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並且擁有主張統獨的權利,但是,他忽略了自己是站在犧牲者用屍體所開創的康莊大道下發言。

 

多數人可以記得4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卻忘記鄭南榕確確實實是為了「台灣獨立」而死,更嚴格來說吧,他是捍衛「主張台灣獨立」理念的自由而死。

 

今天,包括謝和弦在內,有多少人之所以可以草率又廉價地評論鄭南榕,應該先感念他用生命所爭取來的言論自由;儘管不認同台灣獨立的政治主張,最起碼也該敬重他為台灣前途所承受的苦難,你我都不該輕易踐踏。

 

就像英國思想家約翰彌爾頓(John Milton),為了表達自由和容忍「謬誤」,而慷慨激昂的呼籲:

 

「給我知情、發言的自由,並根據良心自由地爭論,那是最重要的自由。」

更新時間:2018/04/09 16:59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Geta君的台湾塾

  • 下港人。高中學藝術、大學主修大眾傳播,卻誤打誤撞跌進歷史隧道。專注於台灣文化研究,喜歡從過去找未來,信奉「一枝草、一點露」的意念,為台灣說故事。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