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0低
07/08
星期三
27°
32°
07/09
星期四
27°
31°
07/10
星期五
27°
32°
07/11
星期六
27°
32°
07/12
星期日
27°
32°
07/13
星期一
27°
32°
炎熱酷熱焚風 注意防中暑防曬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1
  • Mar
  • 2018

對孩子無法放手的父母 讓人看不下去

作者 愛在三采

2018/03/31 13:01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所謂的一家人就是一起共渡一段時間後分離,然後遠遠彼此守護的關係。

 

 

如果永遠在一起會怎麼樣呢?就會有不工作、不獨立的大人,也就是尼特族越來越增加。我的友人就是典型的這種家庭。家裡有丈夫及兩個孩子,友人從年輕時就在大學裡當行政人員直到退休。她以退休為契機就毅然決然做了一個決定。

 

她和不和睦已久的丈夫離婚,開始計畫一個人生活。女兒已長大成人,結了婚並有了自己的家庭。有問題的是她的兒子,兒子總是賴在家裡,雖然有在打工,但並不打算獨立自主。

 

她的意志堅定,為此她還採取了看似激烈的手段。她把東京的家整理好,決定搬到京都去生活。並且在郊外租了個房子,催促兒子趕快搬出去。

 

雖然以前都覺得兒子這樣很可憐,也覺得自己如果沒有照顧兒子,不知他會怎麼樣,但是這次友人狠下心決定要徹底放手,不管兒子變怎麼樣都不管了。

 

往後的人生,她決定要為自己而活。因此才下定決心要和兒子分道揚鑣。因為如果再住在一起,說不定又會重蹈覆轍。

 

 

一開始沒什麼自信且一直愛抱怨的兒子,搬進了租賃的公寓後就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自此他也許會發展出不同的生活也說不定。

 

「這是個太遲的決定。」雖說如此,但我想這對她和她兒子來說都是重要的決定。

 

在京都她看遍了長年夢想的神社佛寺,享受了歌舞伎的奧妙,並且追隨著片岡仁左衛門的腳步,一個人活得神采奕奕。她不會主動聯絡兒子。

 

「我想他應該以自己的方式過生活」,友人斬釘截鐵地說。

 

我知道孩子會想永遠跟父母在一起。因此造就了太多無法獨立的孩子與無法放手的父母。我想原因不在孩子,而是在父母的因素比較大。
   

大家都說,孩子是看著父母的背影長大的。若是看透父母的本心,而一直想依賴著父母,那就永遠無法獨當一面。

 

 

我想父母會想要跟孩子互相依靠,也是因為安心感。但是即使內心再怎麼擔心,表面上還是要裝作瀟灑遠遠守候著就好。我覺得為了孩子有必要狠下心。

 

孩子還小時,不管如何照顧、呵護都不要緊,但是過了某個年齡後就需要把孩子看成獨立個體。

 

例如過去的元服,我就非常認同。不是滿二十歲才是成人,在虛歲十五、六歲行元服禮後就必須要獨立了。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責任感會讓人成長,雖然我們會擔心孩子是否能承擔得起那樣的責任,但是只要把人放在那樣的環境中,人就會開始改變了。

 

 

就像讓年輕人當社長雖然似乎令人感到不安,但是身處的立場不同,人的態度就會隨之轉變,這種例子並不少見。

 

「如果沒有我,這孩子大概就活不成了」,這是一種過度自信的想法。

 

大家常說:「沒有父母,孩子還是會長大」,就算環境再怎麼嚴酷冷峻,但我想孩子會承襲艱苦耐勞的精神好好活下去。

 

父母和孩子還是要嘗試各自獨立生活。若是一方年老或體弱的話,要再重新考慮也可以。

 

我的情況就是如此。

 

父母親在老家時都好好的。但是父親過世後,只剩下母親一人,這時我就會認真考慮同住的可能。老家有夠我們夫妻倆居住的空間,一般也許會選擇和母親同住,但我卻選擇繼續住在大樓裡。只要母親想來隨時歡迎,想住也有地方住。

 

我婚後因為丈夫到外國當特派員的前兩年,我們和母親一同居住。那是一段非常痛苦的時間。母親非常寵愛我,眼中似乎只有我一人般,對我傾注了全部的母愛,但這些對我而言,是相當程度的負擔。

 

我本來想說我有了人生伴侶,母親應該多少有些改變,但還是出現了婆媳問題般的岳婿問題。母親對於我這個獨生女有非常強的佔有欲,因此一直覺得我是被搶走的。

 

我知道她一直努力克制自己的控制欲,但還是不時顯露出來。而且還裝作不甚滿意外子的樣子,對我一直抱怨。

 

因為工作關係鮮少在家的外子也許沒有發現,但是變成夾在丈夫與母親間的我則感到萬分憂鬱。

 

因此,會在獨生子身上發生的事,也會發生在獨生女身上。我實在不想聽到母親的嘮叨碎念。

 

於是,我趁著工作之便,就搬到了離老家只有三十分鐘距離的市中心大樓居住。如果說因為父親過世就選擇和母親同住,我想那不過是重複了過往的悲劇罷了。

 

我想母親一定忍耐得了一個人居住的寂寞,想到她住在習慣的家裡和街坊鄰居也都有了交情,於是我就狠下了心,選擇和母親分隔兩地居住。

 

(作者/下重曉子 Shimoju Akiko:早稻田大學 教育學部 國語國文學系畢業。曾是NHK的首席女記者,43歲開始文字寫作。作品包括散文、評論、紀實作品、小説等多樣類型。)

 

>>本文出自《家人這種病》一書

更新時間:2018/03/31 13:08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愛在三采

思考不同的角度;接納改變的氣度;涵蘊文化的深度;創造流行的彩度 。 我們不曾懷疑,一本書的力量,可以改變全世界。 出版的路不會有侷限或終點,未來,我們希望能與更多的作者、創作者合作,激盪更多出版的可能,創造更美好的閱讀感悟。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