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4低
12/17
星期二
18°
29°
12/18
星期三
18°
24°
12/19
星期四
18°
21°
12/20
星期五
16°
19°
12/21
星期六
16°
25°
12/22
星期日
17°
24°
好天氣出遊去! 早晚涼白天舒適暖「記得這樣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6
  • Jan
  • 2018

世上最堅強的人:媽媽。

作者 書是活的

2018/01/26 11:39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圖片來源/《相愛相親》劇照

我有時候會想,她是怎麼做到的?怎麼可以瞞著我們這麼久?在我們面前的母親形象,原來不是全部的她。

 

她可能等了很久,等到我們和她一樣,也是一個媽媽了,她就可以做回自己。

 

那個心軟、愛笑、像個小孩的女人。

 

-------

 

每個星期天回娘家,都會看到媽媽的另外一面。

 

那一面的她很容易心軟,在唸了我的孩子說「不可以!」以後,看到他快哭出來就抱起他:「好啦好啦,阿嬤抱阿嬤抱。」在廚房裡面做菜做到一半,聽到我的孩子哭了,她雙手往身上一抹就慌張跑出來:「怎麼了?他怎麼了啊?」

 

那一面的她很愛笑,一邊打盹一邊笑瞇瞇地看著孫子搗蛋。孫子爬到了她的腿上,她哎呦哎呦地說阿嬤老了啦抱不動了啦,還是摟住了他,捨不得讓他走。「阿……嬤!」「啊乖啦!好乖!」她笑嘻嘻的,很得意的。

 

那一面的她呢?開始會做壞事,偷買了餅乾和糖果:「噓,好不好吃?不要跟媽媽講喔!」

 

「妳幹嘛給他吃這些啦!」

 

「啊妳很奇怪欸吃一點又不會怎麼樣一直叫叫叫。」「他就想吃呀好可憐喔。」

 

那和我記得的她多麼不一樣。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她一直都不討喜,很囉唆很容易緊張,很無趣很開不起玩笑。

 

我從小身體不好,一直在生病然後進出醫院,她總是憂傷地看著我,好像不喜歡見到我。我看著比較受寵的姊姊,不知道自己哪裡做得不好?我要怎麼讓我的媽媽快樂呢?我好想要她愛我。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沒得商量,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不可以吃零食,不可以不吃中藥,不可以說:「可是姊姊都可以……」好幾個早上,我坐在餐桌前面委屈吞忍摻著粉光蔘的牛奶、一粒維他命、一枚荷包蛋和三明治。

 

四十歲才生下我的她,對我好的方式多麼不為所動。

 

青春期是「不滿」的好發季節,我沒有打算試探,我直接推翻她。她沒有發現聽話的小女兒受夠了,還是不准我擦指甲油和打工,不准我在外過夜和騎摩托車。我用最殘忍的方式傷害她,我對她視若無睹。

 

她不想我做的事情,我全都做了。和重考的男同學們蹺課,大白天的在撞球間或保齡球館鬼混;傍晚了就是坐在泡沫紅茶店,跟著他們打撲克牌;背著她分期付款買了一台摩托車,在校門口吆喝著走啊誰怕誰啊。

 

以為她既然不在乎我的快樂,我也不要在意她了。

 

每個頭也不回的青少年,都以為自己沒有被愛過。

 

我玩到快要被退學,一直到看到她和我爸趕來學校,兩個從來不會低聲下氣的公務員,拜託對我不以為然的師長:「她是個好孩子啊,不要放棄她。」我站在系辦外面,揉了一下自己發紅的眼睛,我到底在幹嘛啊?

 

十幾年過去,我已經不會闖禍了,多少明白了她。每次吼著孩子坐好吃飯的時候,都會想起她以前要我跪在時鐘前面:「妳是要吃多久?妳自己看一下!」每次看著孩子發燒,我只能在一旁流淚的時候,都會想起她哀傷的表情。

 

以及小時候的那幾次,護士拉出病床要去手術室,躺在上面的我哭著叫她:「媽媽為什麼我要一個人?媽媽妳不跟我一起嗎?」護士推病床的時候是用跑的,我看著她跟不上然後越來越遠。我的爸爸摟住了她,她好像在哭。

 

恍然想起來,過去和現在,原來她和我一樣,沒有看起來那麼強。

 

她在我面前的那些強勢,不過是因為,她在各種可以選擇的身分裡面,早就堅定地勾出這個不討喜的選項:

 

「我是媽媽。」

 

(作者/大A:台北人、雙子座。2010年5月成立粉絲專頁,粉絲人數超過30萬。)

 

>>本文出自《我可愛了》一書

更新時間:2018/01/26 11:39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書是活的

書是活的,他走出來貼近你。 而他不在乎你在背後談論他東長西短, 他也不在乎你劈腿好幾本。 這是一種愛吧。 我這個人啊,一講到閱讀,人都醒了。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