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5低
09/16
星期一
25°
30°
09/17
星期二
25°
31°
09/18
星期三
25°
30°
09/19
星期四
25°
29°
09/20
星期五
25°
29°
09/21
星期六
24°
29°
連假第二天! 把握機會出遊「周日起水氣增」將變天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0
  • May
  • 2017

母親節投稿/「好啊,媽媽都做給你吃。」-那超油的「分子料理」

作者 談談

2017/05/10 11:24
▲圖片來源/Mr.錯別字提供

在我小的時候,我媽就很擅長做「分子料理」。 

某一天下課,回家進到廚房準備吃晚餐時,看到鍋子裡媽媽做的「虱目魚肚碎肉」,要不是因為味道聞起來像虱目魚肚,我根本不會知道鍋子裡躺的就是虱目魚肚,因為幾乎是面目全非,配色除了黑色跟更焦的黑色沒別的,我站在廚房皺眉大喊 

「怎麼虱目魚肚煎成這樣子啊!」 

那時候的我,還不懂得察言觀色,我爸聽到一邊眨眼一邊走到廚房,用氣音說「你媽煎虱目魚肚油放太多,噴得滿手都是,她一氣之下就拿鍋鏟把虱目魚肚搗爛,你別多嘴。」現在想想我爸緊張的態度,一開始一定也多嘴 

這就是我媽擅長的「分子料理」。

從料理方式,也看得出我媽做菜的兩大風格,火爆的脾氣和油不用錢的大氣,所以即便她煮的菜相當的油,但你不能抱怨,這樣只會火上加油。 

直到上了大學我才解脫,大一的時候選上空手道國手,要去左營集訓,這是長這麼大第一次離家這麼久,沒有哀愁只有喜悅地奔向自由,那時也不覺得吃不到媽媽煮的菜,會有多難受,就這樣三餐胡亂吃,直到去俄羅斯,參加忘了第幾屆的空手道公開賽,才第一次想念起,媽媽做的菜。 

在俄羅斯兩個多禮拜的時間,每天都吃一種像是潤餅捲的捲餅,白色的酸奶塗在餅皮上,烤得酥脆微焦的肉,最後加上一些醃菜捲一捲,吃起來相當爽口又便宜,雖然好吃,但吃兩個禮拜還是會怕,終於教練開口說 

「比賽比完了,明天好好放鬆,今晚教練請大家上中國餐館,吃吃家鄉菜。」 

飯啊!終於可以吃到飯了,眼淚都快掉下來,當時第一盤上的是番茄炒蛋,我迫不及待挖了一口拌飯往嘴裡塞,咬了三下覺得,蛋跟番茄沒味道;接下來的豆鼓排骨,吃起來也像調理包,說不定它就是調理包。 

吃完走出館子,每一道菜我媽幾乎都做過,也在那時候,我想念媽媽做油的要命的菜,每一道菜都是針對我喜歡的方式料理,她知道我蛋不喜還太熟、知道我湯不喜歡太燙、知道我喜歡吃里肌肉、討厭肉太大塊,雖然很油,但真的很好吃。 

要回台灣時,我在俄羅斯機場打電話回家,電話的那一頭接起來我就說 

「媽,我鎧啦,我要搭飛機了。」 

「好喔,平安喔。」 

我想了一下說「媽,我想吃妳煮的番茄炒蛋、豆鼓排骨還有香菇雞湯。」 

我媽活了這麼大,第一次聽到我開口點菜,她也是愣了一下「好啊,你回來媽媽都做給你吃。」

拖著行李到家,我進到廚房就看到菜色聲勢浩大,雖然每一道都像是運油船翻覆一樣,油光滿面,但我還是通通吃下肚。 

隨著我媽的脾氣越來越好,分子料理就越來越少,但油還是下的重,即便如此,我還是會吃光我媽做油的要命的菜。

(作者:Mr.錯別字/感謝之前主管替我想到這個筆名,終於不用為錯別字煩惱。本身不擅長寫溫馨派的文章,所以這次的徵文讓我有點苦惱,不過也因為這個機會,讓我想起我媽做菜的獨特風格,「油」其是「分子料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更新時間:2017/05/10 14:25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談談

  • 談她的愛、他的心;談我的友誼、妳的唯一。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