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氣象
pm2.5_icon
PM2.5值 18低
08/05
星期三
天氣圖示
27°
35°
08/06
星期四
天氣圖示
27°
35°
08/07
星期五
天氣圖示
27°
34°
08/08
星期六
天氣圖示
27°
33°
08/09
星期日
天氣圖示
27°
33°
08/10
星期一
天氣圖示
27°
33°
週三起溫高紫外線強 防中暑防曬
漢堡按鈕
>
hamburger button
hamburger button
smart banner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tvbs logo
hamburger button
hamburger button
  • 15
  • Dec
  • 2016

一位憂鬱症患者給大眾的信:別對我們說加油,改說「撐著」...

作者 張宛婷

2016/12/15 17:08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作者/張宛婷 :兩顆千憂解、三顆安眠藥、一顆臨時藥,六年多的蜜袋鼯、七年多的愛情、九年多的憂鬱症、二十六年的老靈魂。不避諱討論身心病,暢談上癮的書籍,人生終於找到一個目標:赤裸裸的講出自身經歷,幫助身心症的人,活下去。 )

我憂鬱症9年,但我與男友交往近8年,所以在交往之前他就已經知道我有憂鬱症,附件檔案是我目前的疾病概況,也幾乎都是他陪同我去就醫,我之所以活到現在也因為有他,目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是家人而是他。

 

▲圖片來源/張宛婷提供

今年選擇在臉書公開我的憂鬱症,以及憂鬱症的源頭是國中被性侵3年,這對很多人來說或許是勇氣,但在原生家庭和我與男友的親朋好友眼裡,這不是一個很光榮的話題,之所以決定這麼做,是因為我看了太多不敢說自己生病的人,不敢去看醫生的人,

在每天的新聞裡多多少少有自殺的人,底下的留言不外乎就是酸言酸語,可是很多人不曾想過如果那個自殺的人是我們的親朋好友呢?這莫非對於他們是二度傷害,所以我很努力想為身心症的人發聲,希望這個社會多重視這個問題。

憂鬱症9年來我自殘無數次,諮商師常用評分來詢問你目前的狀況,我通常8就是低潮撐著9是自殘10是自殺,自殘是一個錯誤的事情,但對於我來說是一個緩衝的行為,我吞藥5次、割腕無數次、塑膠袋套頭、橡皮筋套頭、毆打自己的頭部與心臟、喝農藥、讓自己從二樓墜落一樓、亂剪自己頭髮,幾乎沒有我沒嘗試過的自殘方式。

在去年上吊時,我離死亡非常非常近,也是從那次開始我發現我並不想死,可是我沒有康復,在今年9月我遇到人生最低潮,9月我只出門3天,其餘時間我沒食慾沒有任何念頭,我只想睡覺,我只想一覺不醒,我連去死都覺得非常累也沒有力氣。

而這樣的惡性循環在這9年就是不斷的折磨我和我男友,如果不算結婚的契約力的話,他是我目前遇過病友中,陪伴憂鬱症患者最久的另一伴。

今年我的朋友創立了社團,裡面都是一些身心症的病友和家屬,他們在現實中只能扮演大家眼中的正常人,痛苦悲傷憂鬱不知道向誰訴說,只能一直壓抑直到爆發,由於我和創社的朋友屬於病期比較久的人,所以可以分享事情比較多,但身心症有分很多種,我只是單純的憂鬱,朋友是躁鬱加憂鬱。

>>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 

可是這個社團帶給很多人幫助與溫暖,我們不是一直狀況都很好,創社的朋友也六年沒有發作,但在今年九月吞藥配酒送醫洗胃,我們有時候會低潮,分享一些事情,看大家互相留言鼓勵就會覺得不是自己一個人在努力,如果身旁沒有人懂你的憂鬱,那就真的只剩自己一個人而已。當然也有父母親加入社團想更了解身心症幫助自己的小孩,我覺得就算我們是很綿薄的力量,但畢竟也幫助了許多人。

其實我可能憂鬱久了,事情看多了,寫出來的東西比較有感情,也比較像是對誰講話一樣,當然也有人建議我出書,不知道您知道親愛的我Oh! Dear Me:250天憂鬱症紀實蔡嘉佳嗎?

 

我很佩服她能在服藥初期,有副作用時還能把自己的狀況記綠下來,所以我馬上買了書也跟她成為好友,可是當我們覺得她為身心症的人發聲時,她的臉書私訊與PTT上都是謾罵的字眼,覺得她怎麼能代表憂鬱症的人講話,她在消費憂鬱症患者嗎?她家境這麼好生病有什麼值得可憐的,太多太多的攻擊字眼讓她想自殺,讓她必須住院只是排不到病床,是這個社會生病了,還是她生病了?

我創社的朋友在臉書還沒開始的時候也收集了一些病友的故事出書,那時候在PTT也是被罵得很慘,只是她本人不知道而已,而如今的社會,讓我這個談不上痊癒的人講自己生病的故事,我要承受的壓力全都呈現在我眼前,我並不覺得自己有能力去應付這些,可能加快我去自殺的腳步吧...

現在大家在討論的不外乎就是婚姻平權、一例一休還是川普什麼奇奇怪怪又負面的新聞,而我看到得是,昨天前天大前天又有人自殺了,我能做的就是千篇一律的把我想說的話留言在底下,希望不管有多少人看到都好,至少讓這些人去思考,如果我們能提早做些什麼,他們會不會就不會死了。

身心症之所以痛苦,是不論宗教、醫生都無法給你一個康復的日期,醫生也不能確定這個藥物是否對你有幫助,我吃過非常非常多的藥,現在的抗憂鬱藥劑量也是最高了,如果還是低潮怎麼辦呢(笑)。

我其實很希望自己得了癌症,別人好像會同情你,醫學上好像能幫助你,可是身心症呢?

就算哭得嘶聲力竭,就算不斷的傷害自己,那一份痛苦還是無法驅逐,我們對自己失望,也對身旁的人感到抱歉,就這樣對自己的人生感到一無是處,問問自己活著有什麼意義?問問自己要多久才能康復?沒有答案,只有黑暗。

所以我們只好選擇睡覺,在避免自己衝動行為前,通常都會建議醫生開一顆臨時的情緒藥,因為急診其實很貴冏,送去醫院也只是打鎮定劑而已,不過對於我這個兩種安眠藥也無法睡久的人來講,臨時藥也只能讓我多少睡一個小時而已,我不知道這樣的身軀我還能撐多久,但至少在死之前我想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社會裡對精神病患的人都有異樣的眼光,以前的精神科並不是稱呼為身心科,而只要踏入身心科的診所,大家都會覺得你應該生了什麼病,幫你貼上標籤,不會給你任何機會解釋,就算你只是因為失眠去就診,從他們看你的眼神中,彷彿自己是異類般,彷彿自己得到了傳染病。

我們只是像感冒一樣而已,不同的地方是心感冒,一樣需要藥物的治療,而且沒有辦法在短時間恢復,有時候還要吃了很多種藥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藥物,在治療期間要承受藥物的副作用以及大多數人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指責、謾罵,感覺全世界的人都無法理解你,最後腦中只剩一死百了的念頭。

但其實,對於身心症的人可以做的事情並不難,默默的陪伴、給患者一個擁抱、偶爾關心和問候,不要說加油,改說撐著,因為在這漫長的治療過程中,我們為了我們愛的人,已經非常、非常地努力了,有時候你默默的舉動和話語,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拯救了一條人命,如果可以,我們能不能對身心症的人多一點友善和包容?相信他們慢慢會好的。

 

就像我在沒有終點的治療期間,相信我自己總有一天可以痊癒,不再依靠藥物,而有一天我也能幫助身心症的病友,走出幽谷。

謝謝你看完冗長的文章,也希望多少能讓你了解到身心症的人是如何像溺水一樣活在這世界上,我們都想快樂和幸福,我也希望他們快樂和幸福,對我來說,他們是家人,是我想照顧和保護的家人。

祝平安健康 謝謝

>>來信投稿talktalk@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talktalk@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7/04/10 11:38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張宛婷

兩顆千憂解、三顆安眠藥、一顆臨時藥,六年多的蜜袋鼯、七年多的愛情、九年多的憂鬱症、二十六年的老靈魂。不避諱討論身心病,暢談上癮的書籍,人生終於找到一個目標:赤裸裸的講出自身經歷,幫助身心症的人,活下去。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