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0低
04/24
星期三
24°
33°
04/25
星期四
24°
33°
04/26
星期五
23°
31°
04/27
星期六
22°
29°
04/28
星期日
22°
30°
04/29
星期一
22°
30°
一天比一天熱! 週四前「晴朗悶熱」多喝水防曬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9
  • Dec
  • 2017

愛上公主病女孩,請先惦惦自己的斤兩…

作者 基威哥

2017/12/29 16:36
圖片來源/pixabay

那天下午,我一如往常地一個人在塞納河畔漫步,熙來攘往的觀光客,絲毫沒有影響到我的興致,但是,在某一瞬間,一對穿著亮眼白紗,在石橋上拍婚紗照的男女,引起我的注意。

 

我一眼就認出了她。應該說,化成灰我都認得她。琳雅。

 

應該有三年沒見到她了吧?!琳雅比上次見面豐腴了些,她依偎在高她一個頭,少說也有180的準新郎旁邊,格外有一種嫵媚感

 

其實琳雅年紀雖然輕,但是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散發出一種成熟女人的韻味,身邊一直有著比他年紀大上不少的追求者。

 

一位攝影師跟一位助理,再加上一位化妝師協助,遠從台灣來巴黎拍婚紗,這樣一趟少說也要好幾十萬,我想這位表情不多、長得酷酷的準新郎,應該也是個甚麼小開等級吧?

 

不然以琳雅一家人的「高標準」,能夠讓她點頭願意結婚,絕對不是容易的事。

 

「典型的公主病。」記得當年,我的「程又青」小咪一路看著我苦追琳雅的過程,曾經下了這樣一個精準的註腳。

 

小咪是對的。我跟琳雅談了八年戀愛,從大四到我博士班快畢業;八年來,她跟她的家人總是常常有意無意,把各種「需求」跟「條件」掛在嘴邊。

 

「不是隨便的男人都配得上我們家琳雅的。」王媽媽不只一次這樣對著我說:「要對她好,不是只有你們年輕人愛來愛去的那種好,你們也要有足夠的物質條件啊……」

 

另一方面,琳雅自己也很勇於表達她的想法:「我在企業當公關,常常要應對各種大老闆,出入高級場合,你總不能讓我穿得太寒酸,拿著不知名的包包對吧?」

 

儘管我自己窮書生一個,靠著大學兼課接研究案,實在沒賺什麼錢,但我實在太喜歡琳雅,加上好在爸媽狀況還行,看她漂漂亮亮、嘴巴也甜,也樂見琳雅成為家裡未來的媳婦,所以願意拿出積蓄資助我們。

 

就這樣,幾年之間,我盡全力滿足她的需求,小香、LV、Gucci、Prada……,各大品牌從手提包到晚宴包到水桶包到托特包,倒也蒐集了一輪

 

這還不包括每個月至少要吃兩頓一個人三千塊的大餐,每一季去日本賞櫻、賞楓、賞雪,頻率更是跟跑自家廚房差不多。

 

後來我申請到法國巴黎第三大學的藝術設計研究所博士班,三年多的求學期間,琳雅通常每半年就會飛來找我,免不了也要在歐洲附近國家四處旅行,機票加上旅費,又是一大筆負擔

 

在這樣的狀況下,雖然我念書有全額獎學金,但生活費跟照顧琳雅的費用,幾年下來還是飛掉了幾百萬。

 

「你爸再怎麼有錢,畢竟不是大老闆,你跟她在一起,一輩子會被錢追著跑!」小咪不只一次提出警訊,但我總是只能在嘆聲氣後,悠悠吐出一個無解的答案:「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沒辦法控制我愛她呀!」

 

我站在河岸邊,征征看著琳雅跟準新郎不斷地在攝影師指導下「喬」姿勢,一下子手環抱著準新郎,一下子兩個人故作看著塞納河上遊船的凝視狀……

 

只是,我發現一個怪怪的現象,就是他們兩個好像不太開心,拍照時的笑容很不自然,一離開鏡頭,就板著一張臉對話,爭執的表情,像是在吵架……

 

忍不住濃厚的好奇心,我又往前幾步,擠在附近圍觀的人群中;畢竟外國人很少這樣拍婚紗,所以這種場景還是會稍微吸引外國人的注意,大家自動在鏡頭外組成一個弧形旁觀,我,也藏身在當中。

 

想想,還是迴避一下比較好,畢竟,前女友在拍婚紗照,前男友出現在面前,再怎麼想都有點怪。

 

「妳不要太誇張好不好,我為了讓妳開心,花大錢、花時間,陪公主妳到歐洲來拍婚紗照,妳在這邊耍什麼脾氣?」看來男生真的受不了了,氣沖沖地脫口而出。

 

那些話,可是以前我完全不敢講出口的。

 

「我哪有耍脾氣,我只不過希望你能滿足我的心願,這裡是我很重要的回憶,我希望我人生最重要的一組照片當中,有這個場景可以記錄下來。你不高興就直說,我又沒有逼你非要娶我不可。」琳雅也不是省油的燈。

 

「對對對,重要的回憶,就是妳跟妳前男友的回憶嘛!既然妳這麼愛前男友,為什麼還要跟我在一起?我是替代品嗎?」氣頭上的準新郎,這番話才說出口,琳雅就突然大哭起來

 

準新郎好像立刻發現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抱住琳雅,一直拍拍一直道歉,輕聲安慰著……其實一路在旁邊看著的我,也很不爽。

我也想問琳雅,既然巴黎是妳的重要回憶,妳幹嘛要離開我?既然妳「看起來」是愛我的,那為什麼不跟我結婚?

 

我記得,分手那天,我們也是在塞納河畔的露天咖啡座上,聊到半年後的結婚計畫,那時候妳就說,我們一定要再回來這裡拍婚紗……,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一切都變了?為什麼我就再也沒看到妳?沒聽到妳的消息?

 

一直到今天,我才看到妳……跟另一個男的,在這裡拍婚紗?

 

我也想問琳雅,妳知道嗎?這些年我在巴黎常常覺得孤單寂寞覺得冷,沒有人理我,我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怎麼樣都走不出來,這麼多年,我對妳這麼好,我真的把妳當公主疼,為什麼妳能夠說走就走、完全不回頭?

 

哭聲停止了,在準新郎的安撫下,琳雅臉上的線條柔和了點,化妝師連忙上去重新補妝,大隊人馬往前移動,看來準備繼續往下一個點拍攝。

 

就在她們往我這方向走近時,我突然有個想法,算了,過去都過去了,再次見面,也算是他鄉遇故知,我就有風度一點,主動去打招呼致個意祝福一下吧!

 

用力深呼吸兩下,我跨步向前,朝著琳雅大聲叫了聲:「嗨,琳雅!」

 

萬萬沒想到,明明兩個人已經眼對眼,但琳雅竟然完全當作不認識我一樣,沒回應就算了,還一臉沒事般地,回頭跟準新郎說:「你看旁邊那個咖啡廳,就是我跟你講過的那一家,旁邊靠河岸的第三張桌子,就是我那時候坐的位子。」

 

「恩恩,所以你男友當時……」

 

「唉,是啊,他那時想上廁所,就叫我在這裡等他,他去前面那邊的廣場找公廁,誰知道會遇到那次恐怖攻擊的爆炸事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