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1低
03/27
星期三
19°
28°
03/28
星期四
20°
30°
03/29
星期五
19°
24°
03/30
星期六
19°
24°
03/31
星期日
18°
24°
04/01
星期一
18°
23°
春暖花開!各地回溫轉晴早晚涼 注意濃霧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9
  • Jul
  • 2018

「阿嬤不認識我了」最疼孫的她跌了一跤後什麼都忘了

作者 深藍

2018/07/09 15:48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阿嬤生病這幾年,生理跟心理狀態每況愈下,先說說生理狀態好了,原本愛漂亮的阿嬤,每天早起第一件事便是在房間塗塗抹抹,就像日本的傳統女性一樣,一定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才敢出門

 

阿嬤出門到附近廟口的攤販買菜或買早餐,往往一去就是一兩個小時,健談的阿嬤不管遇到熟人或陌生人,總能熱情的與其攀談,從外太空聊到內子宮,什麼都可以聊,自從跌了一跤不良於行之後

 

阿嬤頭髮不染了,妝不化了,首飾不戴了,也不出門了,她的生理狀態退化成一個小嬰孩,每天光是清阿嬤的大小便,就讓父親和母親忙個半天。

 

母親像罵小孩一樣,指責阿嬤為何將尿布褪下,直接在床上大小便,阿嬤像個做錯事情的小孩,任憑母親斥責不敢回嘴

 

阿嬤的行為有些怪異,她會直接在大庭廣眾之下穿脫褲子,她明明除了腳不方便之外,身體活動自如,卻使喚父親進房間幫她穿脫褲子,一點也不害臊;

 

阿嬤會重複一樣的話語,上一秒鐘才問過我吃過早餐了沒,下一秒鐘又重問一次,阿嬤看到我總是開心的笑,我擔心阿嬤會不會有一天認不出我,叫不出我的名字,因為出現在阿嬤身上的種種徵兆

 

似乎都是失智的初期症狀,我記得外婆當初失智初期,看到我也是一直笑,這樣的既視感,如今出現在阿嬤身上。

 

那一天我接到母親的電話:「你阿嬤好像失智了,認不出我,你回來看一下阿嬤。」進到老厝,我看到阿嬤坐在輪椅上,虛弱的阿嬤似乎連頭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外傭協助阿嬤把頭抬起來,轉向我這邊

 

這次阿嬤反常的滿臉愁容,看到我也沒有笑,母親問阿嬤我是誰,阿嬤思索了一下說:「志銘」,那是我阿爸的名字,母親提醒阿嬤眼前的我是你最疼的孫子

 

阿嬤眉頭皺了一下,頭又低了下去,左手摀住前額,似乎掉進了時空設下的陷阱,深陷泥淖舉步維艱,我不忍看阿嬤痛苦,主動告知阿嬤,我是「建富」,阿嬤笑了出來,重複叫了一次我的名字。

 

母親轉身指向爸爸的方向,問阿嬤她是誰,阿嬤又陷入深思,母親提醒阿嬤,他是你的大兒子,阿嬤笑了出來,說爸爸是「建富」,我是「志銘」,我示意母親不要再為難阿嬤。

 

轉眼間,阿嬤的頭又垂了下去,我們離開老厝的時候,我轉頭看了一下坐在幽暗客廳內垂首靜坐的阿嬤,喉頭突然一陣痠,眼中的阿嬤身影模糊了起來,阿嬤雖然還活得好好的,我卻感覺阿嬤離我好遠好遠。

更新時間:2018/07/09 15:48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深藍

男與女、夫與妻之間的相處,不是非黑即白,不必追根究底,有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彼此都好。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