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 1低
08/26
星期一
27°
34°
08/27
星期二
27°
35°
08/28
星期三
26°
35°
08/29
星期四
27°
34°
08/30
星期五
27°
34°
08/31
星期六
26°
34°
「白鹿」慢走不送陸警預計8時30分解除 海警中午前後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0
  • Mar
  • 2018

穿上新郎裝 就確定是一輩子的老公?

作者 嵩馥性健康中心

2018/03/30 15:38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圖片來源/Unsplash

「結婚一年半,一張床,兩條被,背對背,中格線,你說我們是夫妻嗎?」志剛進咨詢室第一件就是和我抱怨目前的狀況。

 

志剛,35歲,一位身形瘦小的男性,身高一米五,體重45公斤,主訴勃起障礙,圓房障礙,結婚至今一次插入的性行為都沒有,老婆抱怨,父母催促,目前兩人正在談離婚,最終還是父母希望他能來先治療,如果好了,應該就沒問題了。

 

是的,志剛就是一位父母說什麼就算的媽寶。從懂事、讀書到求職,任何一件事都是父母安排,連結婚這件事也不能例外,包括娶誰當老婆,買什麼傢俱,做怎樣的裝潢全都是,而他只需負責回家穿上新郎裝,這樣就大功告成了。

 

聽起來志剛像個弱智,其實不是,他是被壓抑、控制的「大男孩」。

 

他說:「既然無力反抗,就盡力享受吧!」話語間帶著長長的無奈。咨詢時,志剛說,剛結婚時和老婆的感覺的確還不錯,雖然我沒(性)經驗,但她有,她會願意指導我。

 

她有需求時會暗示我,而我也會開心觸摸她的身體和胸部,可是幾次交戰下來,我發現我那話兒常常半途失靈,遲遲沒反應。

 

久而久之她開始對我不耐煩,導致後來如果我要碰她陰部時,她就會不讓我碰,嫌我煩,就這樣一直惡性循環著,我的信心一直受打擊。

 

我想要、她抗拒;我想要、她推我,最後我只剩下「轉身」、「睡覺」兩個戲碼。若她心血來潮摸我(的陰莖),我想「檢查」的感覺大於「求愛」的興致,絲毫感覺不出那是想要或挑逗。

 

進訓練室,志剛的身體狀況及勃起情形沒他說的那麼糟糕,只是在醞釀期會多花一些時間罷了。

 

 

焦慮肯定是有的,沒經驗也是一部分,沒自信更是,但因為在課程中我們交流的機會多很多,志剛的心情也放鬆很多,不需躲藏或隱瞞什麼,更沒有做不好會有懲罰之類的後果,這對他忐忑的心情及性來說,己經是好上大半了。

 

下課前我不經意問他:「為什麼不將焦慮和老婆分享?」他說:「老婆強勢」。

 

「老婆強勢」幾乎是所有性功能障礙患者最常點名到的說辭,但強與弱其實是相對的,一如志剛這樣的媽寶,要強,我想真的會有困難,當然老婆會登上「強勢」的寶座是可想而知的。

 

上星期為了做不了愛,幾乎是吵翻了天,我們兩人幾乎是離定了。可是,我還想堅持最後一點點,不管我多讓步,她還是決定要離,最後還去法院訴請離婚。

 

法官告訴我,如果要繼續打官司會對雙方都不好,尤其是你,會留下了為什麼要離婚的記錄,這樣一來,你「性障礙」的事會被保存下來,以後討不了老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我,只好忍痛屈服。

 

「既然合不來,離婚也是一種選擇。」在第三堂課來時,他第一句話就告訴我。

 

離婚了,心裡也相對輕鬆許多。我問他:「你現在狀況變好了,為什麼沒告訴她?」他說:「我想她『應該』也不想知道了吧。」

 

是的,她『應該』也不想知道了吧!但是,往往這就是溝通上的大問題,志剛明明在訓練教室中已經完全好了,不管是硬度或敏感度都達標到連自己也很詫異的程度,但就是不說。

 

最後志剛才告訴我:前幾天有找過性工作者試,完全可以通過測試,口愛可以10分鐘,陰道交也可以20分,可以說完全好了,但我還是不敢。

 

焦慮是心因性性功能障礙最大的殺手,而始作俑者就是缺乏良好的溝通。如果志剛可以在第一時間和老婆說自己的焦慮,並尋求協助,也許老婆就不會一直沮喪到想離婚。

 

如果志剛可以在發現問題時趕快出來就醫,認真面對,也許就會好很快,也不用再為離婚的事情苦惱自責。如果又如果,這整個故事應該就會因此而重新改寫吧。

更新時間:2018/03/30 15:38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嵩馥性健康中心

由主任童嵩珍帶領的諮詢團隊,為兩岸第一家以「性」為主軸的性健康管理中心,主張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為基礎,運用非藥非刀的方式介入男、女性功能困擾及親密關係中,成功將性治療扎根于兩性關係和諧的新紀元。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