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2低
10/18
星期五
23°
24°
10/19
星期六
23°
24°
10/20
星期日
24°
25°
10/21
星期一
23°
25°
10/22
星期二
24°
26°
10/23
星期三
24°
27°
周五北基宜零星雨 各地早晚稍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9
  • Mar
  • 2018

男人主動坦承出軌 只是想獲得救贖和原諒

作者 大雁出版基地

2018/03/29 14:06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七月的艷陽天,陽光燦爛得刺眼,透過窗簾的縫隙間,灑在小寶家裡那台新來的黑色鋼琴上,閃閃發著如同太平洋上的光亮。

 

小寶開了一間腳踏車行,賣的是這幾年從舊金山紅到全世界的Fixed Gear單速車,他大部份是從網路上收購那些稀有的車架零件之類的,因為有興趣,從換個螺絲到零件的配置,從來不假手他人。

 

誰曉得這個黑手大老粗,那天竟然說起了小時候的願望,就是想要學鋼琴,因為小時候家裡沒有那樣的環境,現在有能力了,想要一圓兒時夢想。

 

於是那年小寶的生日,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挑選了一架他早夢想已久的直立式鋼琴,死記活背的練習,然後當天晚上,硬是用布條矇上了他的眼,彈奏出一首完整的生日快樂歌。

 

她端出的蛋糕上燭光閃爍明滅,那短暫的喜悅驚訝卻像是預告了戀人間捉摸不定的難解未來。

 

而那捉摸不定的難解未來,竟在半年後有了答案。她說她一輩子不會忘記那一天的場景。

 

那天,依舊照著老習慣在床上翻來覆去,賴床。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照例期待他帶著早餐(或中餐)回家,這是個沒什麼計劃也沒什麼特別的一天。

 

他慢慢走進臥房,坐在床邊,搖醒她,「寶貝,你起來了嗎?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

 

聞到空氣中那不同以往的氣氛,或是說熟悉的男人臉上出現了不熟悉的表情,她揉揉惺忪睡眼,調整一下早已睡到歪七扭八的褪色睡衣,戴上近視眼鏡,在床上坐了起來。

 

「什麼事啊?你說?」

 

他支吾很久,空氣中的懸疑隨著靜默的雪球而越滾越巨大,她靜靜地看著他,不安的極致其實比想像中來得平靜許多。

 

像是鼓起了一輩子的勇氣,他開口了。「我啊,最近喜歡上一個女生,她是個很好的女生,年紀很輕,個性很單純……」

 

「嗯,然後呢?」她的冷靜開始讓人不自覺害怕了起來。

 

「我跟她之間真的什麼都沒有喔,只是就真的很曖昧、很曖昧,曖昧到我覺得好罪惡,所以想告訴妳,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但是如果妳不喜歡這樣,我是真的可以完全再也不跟她聯絡的,我發誓!

 

我只是覺得,一定要告訴妳,要不然我也自責得很痛苦。」

 

「你們認識多久了?都什麼時候碰的面?」

 

「沒多久,大概半年吧,我有時候工作空檔就會去找她聊聊天呀,她有時也會來店裡找我,也沒幹嘛,就聊天而已。」

 

「嗯……那,你,還愛我嗎?」她緩緩點起一根煙,盯著火光燃起煙草的入神。

 

「當然還愛呀,但是那種愛就是已經有點昇華了,就像是家人一樣的愛……。」

 

「嗯……」她這次的猶豫噤聲,像過了一世紀那麼的久。

 

「嗯……那,我們就分手吧。」她起身去廚房倒了杯水,一個這麼家常的動作,在此刻像是舞台劇裡經過仔細排練後而呈現出來的精準,如此意味深長。幾個短短的字,結束了那麼多年的歲月。

 

身後傳來小寶的嚎啕大哭,這哭泣到底是悲傷難過自責還是抱歉不捨憤怒,其實誰都已經分不清楚。

 

「所以從那之後,我每次聽到〈領悟〉這首歌都會好難過『當我看到我深愛過的男人,竟然像孩子一樣無助』真的是那樣啊,只是,那時候的我,腦中竟然沒有任何情緒,一片空白。」

 

描述起這段鉅細彌遺的過程,她語氣卻像沒事人那樣的雲淡風輕。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他一直哭一直哭,哭到抽搐著,她靜靜走到他身旁,抱著他,用體溫穩定著他的不安,用髮絲圍繞著他的狂躁,好像慈祥的母親抱著做錯事的孩子一般,說著,「沒關係,沒事了,沒事了,我不會怪你的。」

 

「其實我也好難過好不捨,因為你知道我有多麼愛你,但是請諒解我必須這麼做,因為你打破了我對你快十年來的完全信任。

 

我不想變成一個學會猜疑的女生,那種只要你晚回家了、偷偷看手機了、網路上有女生跟你示好了、沒接到電話了,就要開始疑神疑鬼、神經兮兮的女生。

 

雖然你們只有曖昧,但曖昧卻也是最真實的感情,你動了真情,這一切就真的無法挽回了。就算挽回,也再也不一樣了。

 

我不想變成那種連我自己都會討厭的女生,我不希望我們的感情最後在無止盡的不安、懷疑、猜忌中折磨到殘破不堪的悲慘模樣。那樣太不值得了。

 

就讓我們把感情停留在現在最美好的樣貌吧,也許這樣,我們一輩子都會懷念對方。」自認人生中沒有比此刻更艱難卻更頭腦清楚的時刻了,一字一句都那麼痛,她說,卻還是必須咬著牙說出口。

 

他點點頭、擦擦眼淚,隨手抓了幾件衣服,整理了離家行囊,就這樣,一聲再見,不知道何時才會相見。而她終於發現,從天堂到地獄,其實也只有兩三個小時的距離。

 

這故事過了好多好多年,心碎到不經意還是會在某個時後會讓人想起,雖然跟女孩聯絡少了,小寶也展開了全新的美好生活,但想到想到,心裡總是好酸好傷感的。

 

後來看到了《慾望城市》的電影,每個小情節就好似是身旁朋友故事的縮影,而別人演來的戲,看戲人卻是更清楚。

 

戲中女律師Miranda的老公,對,就是那個呆頭呆腦卻很痴情的Steve,跟她告解了自己出軌的意外,如同我們所想像的,他無法獲得Miranda的諒解,兩人為了此事幾乎要分手了。我突然想到好久好久前的這個故事。

 

也許是年紀真的比較大了,看事情的角度也會不同了,現在想起來,這故事長得也不太一樣了。

 

所以男人要的,也許就是一種救贖和原諒吧。

 

當男人哭著鼓起勇氣告訴妳,他那不論是心裡或是身體上的不忠的時候,其實是來自無法面對自己的罪惡感和壓力(還好他至少會有罪惡感),他在向妳發出求救訊號,希望妳可以充滿大愛的拉他一把,然後,手牽手一起回到正軌。

 

但是這件事情卻是談何容易,年紀小的女生一定辦不到,年紀大了點,也未必可以做到前嫌盡釋,就算原諒了,即便結了疤的傷口也得時時擔心著是否會在不經意的碰撞中、再次血流成河。

 

就像是電視劇《犀利人妻》裡面大家最熟悉的一句話說的,「我們回不去了。」

 

所以到了最後,這故事還是必須長成這個樣子的,沒有那種如果當初怎麼怎麼決定,今天也許會如何如何的假設。

 

除非,在午夜夢迴的時候,偷偷腦中閃過卻馬上抹去的念頭。

 

(作者/路嘉怡:不論在人生哪個階段,希望自己都一直用愛體驗並感受著生活,試著努力寫著,用文字釐清所有的過去、現在與想像中的未來。曾出版《搖滾我吧,寶貝》、《Beauty Talks》、《不愛會死》、《不玩會死》現於《明報週刊》有固定專欄)

 

>>本文出自《不愛會死》一書

更新時間:2018/03/29 14:06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大雁出版基地

一個支撐成熟編輯人獨當一面、有利中小品牌生存發展的書業基地。想的不一樣,做的不一樣。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