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0低
10/23
星期三
21°
27°
10/24
星期四
21°
27°
10/25
星期五
21°
25°
10/26
星期六
21°
26°
10/27
星期日
21°
27°
10/28
星期一
21°
27°
中南部稍熱其他舒適 各地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5
  • Mar
  • 2018

《塔羅人生劇院》:愛的相反從來就不是恨…

作者 孟小靖

2018/03/15 10:00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翻開塔羅牌「寶劍三」所拉開的序幕/孟小靖

 

我們就是因為在乎,所以才會產生情緒,跟人計較。如果已經都無所謂了,也就不會感覺到痛了!痛到傷心、揪心都還是有愛。如果痛到沒有感覺了,那就是沒有愛了。

 

也許痛會過去,傷痕會在,但也別忘了時間過去,傷痕會淡!就讓一切慢慢的流逝,慢慢的療癒。握得越緊就越用力,鬆開手,才不會加深痛苦!

 

『今日上映:在雨中』 創作/戲子璇

 

她站在門口,看著雨水一滴滴落下。雨水順著屋簷滴落,在地面上匯集成一灘死水,直到無法容納,便向四周擴散。噴濺在她身上的水珠,使她忍不住發抖。

 

應該要找個地方躲雨,但是她沒有地方可去。遠方的天空是一片厚重的灰暗棉絮,而雨勢絲毫沒有減緩的趨勢。

 

她縮著身子,抱著膝蓋蹲了下來。腳邊有一個和她的身型比起來,顯得過大且沉重的手提包。包包塞得很鼓,幾件衣服的袖子,從裡面擠了出來。

 

她只是個小學生,這個時間她應該在家裡寫完了功課,坐在沙發上捧著零食看電視。不該是一個人帶著行李,在這樣的雨裡。零星的幾個人經過,對她觀望的眼光,帶著一絲驚訝與困惑,只不過,在他們的步伐離開屋簷時,視線也跟著收回。

 

沒人問她為什麼在這裡,也沒人在意她何時才能離開。她吸了吸鼻子,用手隨意的抹去臉上的水,特別是集中在眼角那一塊的。

 

因為時間的遞進對她來說太過於緩慢,她開始觀察鄰居的房子:左邊的陳家,所有的窗戶外都做了鐵架,而窗戶是有紋路的,看不清楚屋內,但從裡頭的一片漆黑可以知道,陳爸爸和陳媽媽都還沒下班回家。

 

樓上的那一戶,在陽台上種了很多漂亮的花,常常,她放學經過這裡時,也會忍不住抬頭偷看,紅色的、紫色的、橘色的……但這時候她看得不太清楚,只是一片色塊,大概是眼睛進水的緣故。

 

這一家常有嬰兒的哭聲,現在也是,雖然有一點被雨聲蓋過,還是聽得到。

 

無論這些屋子的主人到底在不在家,至少他們可以放心在外闖蕩,他們的避風港永遠都會在=需要的時候,給予保護和溫暖。

 

她呢?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包包。沒有,什麼都沒有。犯了點小錯,從此就一無所有。

 

雨下得更大了,她的身上沾滿了綿密的小水滴,寒意使她打了一個噴嚏。偶爾巷口會傳來路過的車聲,但再也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她。接著,她的眉頭緊皺,手指陷入頭髮裡,用力往下扯的同時,從髮尾擠出了水珠。

 

慢慢的,她覺得自己腳麻了,麻到幾乎無法站起來,或移動位置了。

 

刺、刺、刺、刺、刺的感覺從腳底往上延伸,像好多螞蟻一隻一隻的往上爬,她可以清楚感受到成千上萬的小顆粒死命往她的皮肉裡鑽……為什麼要這麼對她?她到底犯了多大的錯?

 

難以壓抑委屈感從胸口爆發開來,她伸出手指,以尖銳的指甲,往小腿戳了下去。刺痛的感覺,一下子集中在她落下指頭的部位,然後像波浪一樣擴散。

 

她深吸了一口氣,輕聲的問自己,是這個比較痛?還是被媽媽趕出門更痛?身後,傳來開門聲。厚重的鐵門裡,走出了一個略顯消瘦的中年女人。

 

「妳沒有地方去,是嗎?」女人的聲音,非常冷漠。

 

女孩沒有答話,眼前仍是一片只能查覺明暗的模糊。

 

「妳只能回家了,對不對?」女人手上拿著筆紙,往女孩面前遞過去:「這是我家,如果妳想進來,我可以跟妳談條件,妳得照我的規矩來。」

 

女孩依舊蹲著,沒有起抬頭。

 

見女孩沒有反應,女人的語氣加重了些:「還是妳就是想自己走,不要回家了,也可以。」

 

她能去哪裡呢?她十歲都不到,根本沒有在這世界上獨自生存的本事。只不過,對於要把她丟掉的這件事,媽媽為什麼一點點難過的樣子都沒有?

 

女孩只能伸出手,拿了紙筆,很吃力的移動身體,轉向女人:「要寫什麼?」

 

「我唸,妳寫。」女孩將紙攤在略有水氣的地面上,握好了筆,看著女人。

 

「這是媽媽和方小如的契約。」女人唸。

 

女孩用國字和注音夾雜的文字,在紙上寫下女人說的話。她寫得很慢,除了因不熟悉的國字而停頓之外,地面的不平也讓她寫得不太順手。

 

此外,這個契約內容有很多要她遵守的條款,但她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思考,只像個機器人一樣,聽到什麼,就寫什麼。

 

好不容易,終於將女人交代的話一一寫完了。

 

「最後是:如果做不到,就拎著包包去別人家做女兒。」

 

女孩抬頭看了女人一眼,又用眼角餘光掃過身邊的大包包。今天她到底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讓她差點失去了身為家庭成員的資格?想不起來了…沒有力氣了,趕快寫完它,其他的都不要想了。

 

然後,她用很重的力道,在紙上寫下:「如果做不ㄉㄠˋ,就ㄌ一ㄥ著包包去ㄅㄧㄝˊ人家做女ㄦˊ。」有幾個字,不小心被她的筆頭戳破了。

 

「在旁邊簽名。」女人說。

 

女孩再次吸了一口氣,在紙張的最下緣,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方小如。將「契約」交還給女人的時候,姆指上的髒汙不小心沾染在那三個字上。她覺得眼前的色階越來越黑,她快要看不見了。

 

「好,如果妳可以遵守我的規矩,那我歡迎妳進來。」女人拿著女孩簽名的紙條,仔細的檢查以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希望妳可以明白,我這麼做都是要妳更重視這個家,如果妳不重視,就不需要做這個家的一份子了。」

 

女孩歪歪斜斜的站起身,眼前原本因水珠所造成的模糊刷成一片漆黑,無法控制的失重感與暈眩使她身子向前一傾。

 

媽媽,對不起,我想我是進不了家門了。看著女人往屋內走去的背影,她只能面色凝重的擠出一句:「拎著包包去別人家做女兒吧!」

 

雨聲減了,鄰居家的一花一木也消失了,甚至,連腳上的刺麻彷彿都感受不到了……碰的一聲,她什麼也看不見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孟小靖

  • 鑽研塔羅超過15年,收藏破800副塔羅牌。2004年成立全台第一家塔羅牌博物館《塔羅事典-孟小靖的塔羅博物館www.looktarot.com》,傳媒特約塔羅心理測驗專欄作家,積極推廣塔羅牌藝術,將正確的觀念與想法跟大家分享,為扶青團、政大占星社、文大推廣教育部塔羅授課講師,作品有《夢幻樂園塔羅日誌》、《塔羅牌使用說明書》及《璀璨童話:寶石公主塔羅牌》。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