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5低
06/17
星期一
25°
32°
06/18
星期二
26°
33°
06/19
星期三
26°
33°
06/20
星期四
27°
33°
06/21
星期五
26°
33°
06/22
星期六
26°
33°
天氣悶熱 山區需留意陣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0
  • Jun
  • 2016

婚姻問題,心理醫師也束手無策...【上】

作者 劉峻谷

2016/06/30 08:00

「說真的,我是心理醫師,碰到婚姻問題,竟也束手無策,以我的工作性質和專長,實在難以向人啟齒,就這樣忍受了15年。」章玉琳撫著咖啡杯緣,落寞地說:「這是一個完美的破碎家庭。」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作者/劉峻谷

我靜靜看著她。42歲俐落短髮下,一雙時而銳利時而哀傷的眼睛,眼眶微微泛黑,眉宇間透著堅毅的神情,沒說話時緊抿著嘴唇,低著頭若有所思

「我打離婚官司打了五年,我想投降,不玩了,有那麼難嗎?」她忿忿不平。

醫學院唸五年級的章玉琳,暑假到醫院實習,在一次醫院舉辦的關懷自閉症病童活動,認識同樣來自高雄的基督教青年團契的志工汪翔飛。汪翔飛181公分,有著運動員結實精壯體格,打得一手好籃球,有本事用籃球逗得一向拒人於千里的自閉病童也樂於拿起籃球,這對不喜歡與人碰觸身體,拒絕玩團體遊戲的自閉症兒童,已是很大的進步。

章玉琳已決定醫學專科是兒童精神科,汪翔飛幫助她觀察和研究自閉症兒童。兩人的愛苗在醫院和醫學院之間的道路滋長。章玉琳未來的醫師前途清楚展現在眼前,汪翔飛從國立大學政治系畢業,現在剛退伍,前途茫茫。

「我支持他,等我畢業,我們就結婚,一起去美國。」章玉琳對母親說。

「但是妳不能在美國執業啊!」章母反對,一心栽培的女兒眼看就要執業賺錢了,竟然想去美國陪先生讀書:「怎麼生活?」

「我可以先做別的工作貼補家用,等他唸完書,我再回台灣當醫生,他到學校教書。」章玉琳編織著美好婚姻。她愛他,願意為他犧牲一切,她說:「晚幾年當醫生,少賺幾年沒有關係,婚姻才是永遠的。」

章母聽了直搖頭,她知道不妥,但也知道才智出眾的女兒,自有想法,擋也擋不住。

「由他們去吧,年輕人的想法跟我們不一樣囉。」章父背著小背包,與章母在柴山健行,兩人腳步輕快地走著,邊走邊聊:「去美國留學唸書,拿學位回來教書又不是壞事,一個醫生太太配個教授先生,剛好。難道妳要女兒養女婿嗎?不像話!」

章玉琳醫學院畢業當天,典禮開始前,高大挺拔的汪翔飛抱了99朵玫瑰的超大花束出現在禮堂,吸引所有的人目光。他獻花給她還當場向她求婚,「嫁給他!嫁給他!」、「答應他!答應他!」穿著畢業黑袍的同學在一旁鼓譟,章玉琳害羞地點點頭擁抱汪翔飛。喜極而泣,她哭著笑著抱著她的幸福。郎才女貌,一場難忘的畢業典禮。

還沈浸新婚燕爾的喜悅中,汪翔飛牽著章玉琳的手,各拖著一只沈重的隨身行李,兩人在進入機場海關的匝門口回首向雙方父母、朋友、同事揮手道別。

坐在經濟艙扣好安全帶,章玉琳緊緊握著汪翔飛的手,她害怕飛機起飛離地騰空的瞬間血液倒流的感覺。汪翔飛握著她的手,手腕到手肘緊緊相貼:「不要怕,我會保護妳。」

章玉琳透過台灣醫學院教授的介紹,在兩家開業醫師的診所當助理,一家在中國城附近的台灣移民牙醫師。另一家在市中心的精神科診所。心理醫師特別准許她以助手的名義參與問診療。

她看著醫師與病患的一問一答,常自揣想自己執業的樣子。將來,她也要有一間適舒、安靜又雅緻的問診間,讓病患在沒有壓力的環境中傾訴心中的壓力和煩惱。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汪翔飛父母提供他一筆錢,加上章玉琳打工所得,生活雖不富裕,溫飽綽綽有餘。傍晚,他們喜歡手牽手沿著公寓附近的小河散步,欣賞紅楓滿天或繽紛落葉。假日,一起去中國食品超市購買一個星期的食材米糧。

他們沒有閒錢去逛街購物,愛運動的汪翔飛寧可用較少的錢,冬天時持學生證買優惠票去滑雪場待一整天;夏天去河上划船、學駕風帆船,「哇!這才是生活啊!」他興奮地大叫。

第二年,章玉琳意外懷孕,汪翔飛則興起再唸博士班的念頭,博士班要唸五年。兩件事打亂了章玉琳規畫的一盤棋。她必須決定要先生唸完碩士後陪她回台待產,或依汪翔飛的想法,續留美國。

她一旦生產,勢必要照顧嬰兒,無暇打工,收入中斷,生活將無以為繼。兩人為此爭吵。她為孩子為家庭的完整,不答應汪翔飛唸博士班。江翔飛為了一圓教授夢,堅持留下。

最後折衷,章玉琳留到生產,生個美國人,然後帶著小孩回台灣當醫師,小孩交由親人協助照顧。汪翔飛妥協不唸博士班,他堅持:「唸文科的工作不好找,既然來了,不如再唸個MBA(商業管理碩士),出路比較寬廣,再多唸一年半就好。」

章玉琳生了一名清秀甜美的女嬰,小名Lulu。汪翔飛送妻女飛機返回台灣。他也拎著一只行李,隨後飛往另一個城市,就讀商業管理碩士。

章玉琳回台休息半年,到高雄一家教學醫院當心理醫師。她佈置了一間雅致舒服的問診室,貼心地放了許多小玩具,讓自閉症兒童把玩,卸下心防和壓力,向她傾吐心聲。每個月初,她抱著Lulu,到銀行電匯生活費給汪翔飛,女行員拿筆給小Lulu玩:「好可愛的Babe喔!」

她大受歡迎,門診爆滿,掛號加掛又加掛,幾乎每天都晚上才看完診才下班,加上常有醫學會議、會診,她趕著回家看Lulu的壓力與日俱增。白天與媽媽分離的Lulu,一見媽媽就像無尾熊黏上身,媽媽稍一離開視線,Lulu沒有安全感,嚎淘大哭。致使章玉琳連洗澡也要抱著Lulu進浴室,讓Lulu看著她洗澡。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台灣與美國東岸時差十二小時,為了不打擾汪翔飛的睡眠,章玉琳總是拖到凌晨才打電話給他。

「喂,翔,我好累。」她疲累地說:「我醫院和病患奮戰一天,回家又跟Lulu奮戰到半夜,她哭累了才睡著。」
「我每天為妳和Lulu祈禱三次,請神守護妳和Lulu平安喜樂。」汪翔飛說。
「我祈禱你趕快畢業回來,我真的好累,我撐不下去了,我不要一個分離的單親家庭。」她哭著說:「翔,你聽到了嗎?你快回來。」

汪翔飛緊握著電話,心在淌血

還沒結束呢!請看《婚姻問題,心理醫師也束手無策...【下】

本文摘錄自:罪與罰/劉峻谷著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劉峻谷

「法院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對當事人來說,法院是他們追求公平正義的地方;對我而言,法院是人間恩怨情仇的匯集地。 我寫的故事,都是發生在法院、檢察署的真實案例,我寫他們人生的失敗的過程,寫他們作證,良心面臨的勇氣和懦弱,並反省媒體報導產生的正負面影響。」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