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3低
11/20
星期三
18°
22°
11/21
星期四
19°
24°
11/22
星期五
20°
26°
11/23
星期六
21°
26°
11/24
星期日
21°
27°
11/25
星期一
22°
26°
淡水探16.2度!此波東北季風最涼時 北東濕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2
  • Jun
  • 2016

火紅網劇【上癮】原著摘文露出!【上】

作者 時報出版

2016/06/22 11:40

●人物介紹

顧海:初時不知道與白洛因為繼兄弟,機緣巧合下二人同時就讀高二27班,並開始成為朋友以及暗戀他。

白洛因:初時不知道與顧海為繼兄弟,機緣巧合下二人就讀高二27班,並開始成為朋友。

顧洋:顧海之堂哥。

顧威霆:顧海之父,與其關係緊張。


(圖/維基百科)

(作者/悅讀時刻

●故事開始

顧洋走後,顧海回到臥室,白洛因還坐在椅子上睡,頭髮半濕半乾。

顧海拿出吹風機,怒氣之下調成冷風,直接對著白洛因的腦袋吹。雖然是夏天,可屋子裡的空調開得很大,完全感覺不到熱,反倒是這一陣冷風,把白洛因吹得一個激靈,很快就醒過來了。

眼睛先朝鏡子裡瞟一眼,髮型還不錯,再一瞧旁邊的理髮師,換人了。

「你哥呢?」白洛因問。

顧海一聽這話,猛地將吹風機砸在寫字桌上,目露兇煞之光。

「你丫還沒和他待夠是吧?嫌我回來得早了是吧?」

一連兩個不分青紅皂白的質問句,也把白洛因的情緒激化了,他不明白顧海的大腦構造是什麼樣的,為什麼很簡單的一個線條,經過他大腦的一番過濾,總能拐出八道彎來。

「是,你丫一宿別回來才好呢!」

說完這句話,白洛因恨恨地解掉身上的遮布,正準備從顧海身邊走過去,突然就被他一把拽住了,胳膊用力一掄,腦袋差點兒砸到床頭櫃上。

下一秒鐘,顧海欺身壓了上來。

「你要氣死我是不是?」

「誰氣誰啊?」白洛因揪住顧海的衣服,「我做錯什麼了?他死乞白賴要給我剪頭髮,除了讓他剪,我能怎麼樣?我上去給他一個耳刮子嗎?那是你哥!如果他不是你哥,我根本懶得搭理他一下!」

四目相接,兩個人的呼吸都帶著重重的壓迫感。

僵持了許久之後,白洛因開口,「我不想和你吵架。」

說完這句話就去推顧海,第一下沒推開,第二下推開了,把衣服往床上一甩,就去浴室洗澡了。剩下顧海一個人趴在床上,眼前就是白洛因的衣服,他將頭埋在裡面,聞著白洛因的體味,慢慢地調整緩和自個的情緒。

就在顧海起身打算去洗澡時,他又發現了一件讓他血脈賁張的事,白洛因的褲子竟然被撕開了,褲縫處一條長長的大口子,外露的線頭狠狠揪扯著顧海的心。

顧海拿著那條褲子走到浴室門口,推門門不開,直接踹門而入,走到正在洗澡的白洛因身邊,黑著臉將褲子直接砸在他身上,奪門而出。

顧海去樓下的籃球館打了會兒籃球,出了一身汗,身上的戾氣全都隨著汗液排出去了。看看錶,已經一點多了,該回去睡覺了。

走到家門口,門上貼著一張紙,上面赫然幾個大字。

「渾人請繞道!」

顧海揚起嘴角,推門而入。

白洛因已經睡下了,顧海洗完澡也鑽進被窩,他躺下沒多久白洛因就坐起來了。

打火機的火苗冒著藍幽幽的光,很快就黯淡下來,一團團菸霧從白洛因嘴邊擴散。顧海瞇起眼睛朝旁邊看去,看到一大片光裸的脊背,不自覺地將手伸了上去。

「你和我解釋解釋,那條褲子到底怎麼回事?」

白洛因乾脆俐落三個字,「不知道。」

說完這話沒一會兒,白洛因就打了一個噴嚏,緊跟著第二個,顧海伸手拽了白洛因一把,想把他拽回床上,結果沒拽動。白洛因又打了第三個噴嚏,顧海徹底沒耐心了,胳膊肘扼住白洛因的脖子硬是把他按回床上。

白洛因嘴裡的「滾」字還沒有說出口,顧海就封住了他的唇,在他口中霸道地索取,掠奪他的呼吸,吞掉他可能飆出的任何傷人的話……然後是下巴、鼻翼、鼻尖、眼瞼、額頭、耳側……直至白洛因的呼吸從紊亂到平穩再到紊亂。

顧海停下嘴上的動作,爍爍的目光瞪著白洛因。

「是不是現在學習負擔沒有了,家長那關也過了,日子太滋潤了,你丫不和我吵吵架,心裡不舒坦啊?」

顧海最擅長的兩件事:耍渾和惡人先告狀。

白洛因掃了顧海一眼,「你先從我身上下去,我告訴你那條褲子怎麼回事。」

顧海乖乖地躺到旁邊。

兩秒鐘之後,慘叫聲在屋子裡響起。

「嗷!……別掐,那地方可掐不起啊,爺們兒何必為難爺們兒啊啊啊!……」

白洛因停手,顧海的臉都疼紫了。

「顧洋穿了你的衣服在屋子裡晃蕩,我認錯人了,就在他身上踹了一腳,結果他抓到把柄之後不依不饒的,我倆就起了口角,後來上升為武力,褲子就成現在這樣了。」

顧海心裡一緊,「他沒對你動手吧?」

「沒,就僵持了幾分鐘就停了。」

「他丫絕對是故意的……」顧海正嘟囔著,突然又覺察到什麼不對勁,接著問:「那他後來怎麼又給你剪頭髮了?」

白洛因被問煩了,怒道:「我哪知道?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你祖宗,你們顧家人的神經怎麼長的?一個個都這麼奇葩!」

顧海硬著臉沒說話。

「我就解釋這麼多,你愛信不信!」說罷轉過身,背朝著顧海。

顧海又從後面圈住白洛因,臉貼在他的頸窩,口氣還是很強硬。

「以後你盡量少招惹他。」

白洛因眼前就有個陶瓷小罐,他真想抄起來砸到後面那個人的腦袋上。

「怎麼還成我招惹他了?我什麼時候主動招惹過他?」

顧海沒聽見一樣自顧自地說著,「他這人不像我們這麼簡單,他比你能想像得要複雜得多。」

「他愛什麼樣什麼樣,我一點兒都沒興趣知道。」白洛因口氣冷淡。

顧海攥住白洛因的手,靜靜說道:「我不是想讓你瞭解他,我只是想提醒你,對他要有一顆防備之心,不要輕易將他和我們畫為一路人。」

白洛因突然想起來什麼,冷哼一聲。「可人家說了,你倆一個是粗俗的流氓,一個是文雅的流氓,本質是一樣的,只是表現方式不同而已。」

「一樣個姥姥!」顧海磨牙,「他丫那是自捧!我倆本質差遠了!我是嘴硬心軟,他丫是嘴硬心狠!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那件放風箏的事嗎?就從那麼一件小事裡就能看出我倆本質的不同。」

顧海不提這事還好,一提這事白洛因又想樂了,他倒是沒從這件小事裡看出顧洋的壞,倒是看出顧海的蠢了。

「別給我嘻皮笑臉的,我和你說正經的呢!」顧海將白洛因的臉扳正。

白洛因繃住笑,「行了,我知道了。」

顧海又盯著白洛因的臉看了一會兒,見他的眸子裡閃著異樣的波光,嘴角忍得直抽搐,頓感顏面受挫,咬牙撲了上去,「你還笑?你還笑?我讓你丫笑,讓你丫笑……」

「哈哈哈……呃……哈哈哈……」


(圖/非當事畫面/翻攝上癮官方Youtube)

第二天早上七點鐘,顧海就被顧洋的電話吵醒了。

「起床沒?」

顧海打著哈欠,「剛幾點就起床啊?你那官司不是九點才開庭嗎?」

「你以為這是上課啊?可以踩著鈴進來!」

顧海揉了揉眼睛,不耐煩地說:「行了,知道了,這就起。」

結果,掛了電話之後又鑽進被窩,瞧見白洛因的眼睛要睜不睜的,表情像隻無辜的小耗子,於是又跟他膩歪了一陣,直到白洛因徹底清醒過來。

「我一會兒得出去一趟,我哥有個官司,我得去旁聽。我洗漱完了給你熬點兒粥,等你起床正好能喝上。」

「不用了。」白洛因伸了個懶腰,「我也得出去。」

「你幹嘛去?」顧海一邊穿衣服一邊問。

白洛因坐起身,「我不是把保送機會讓人了嗎?之前有個老師一直給我跑這件事,我突然整了這麼一齣,事先也沒和那個老師商量,覺得挺不合適的,打算去解釋一下。」

顧海點點頭,「你和那老師聯繫好了嗎?」

「你哥幫我聯繫的。」

顧海臉色變了變,沒說什麼。

兩個人都洗漱完畢,一起去臥室換衣服,白洛因朝顧海說:「你先走吧,反正我不著急。」

「一起走吧!」顧海說。

「咱倆又不順路。」

「我先把你送過去,再去找我哥。」

「費那工夫幹嘛?一人開一輛車多方便!再說了,你哥不是催你嗎?你趕緊走吧,一會兒我自個開車去!」

顧海依舊堅持,「我就想開車送你過去,不然我不放心。」

白洛因拗不過顧海,只好加快動作,和他一起出門了。

車子剛駛出社區,顧海就接到了顧洋的電話。

「你到哪了?」顧洋問。

顧海的口氣裡透著幾絲不耐煩,「剛開出社區。」

「大概多久能到?」

「說不準。」顧海慢慢提速,「我得先把因子送過去,再去找你。」

一陣可怕的沉默過後,顧洋毫無溫度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上了他的車?」

顧海剛要嗯一聲,突然路口衝出來一輛車,他急踩剎車沒反應,迅速打方向盤,一個急轉彎之後才驚險避過一劫。

「先不聊了。」顧海匆匆掛了電話,扭頭看了一眼,白洛因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遂把手伸過去,在他頭髮上摸了摸,柔聲安撫道:「剛才嚇著你了吧?」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氣,幽幽地說:「以後開車盡量少接打電話。」

顧海笑著扭過頭,車子即將上馬路,顧海踩了一下剎車,沒有反應,又踩了一下剎車,還是沒反應,顧海的笑容瞬間凝結在臉上……

 未完,請繼續閱讀下篇:【下】火紅網劇【上癮】原著摘文露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時報出版

1975年1月創立,陪伴大大小小的讀者走過生命各個歷程。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將「時報出版」打造成華文出版界的領導品牌。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