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10/19
星期六
23°
26°
10/20
星期日
23°
26°
10/21
星期一
24°
28°
10/22
星期二
23°
29°
10/23
星期三
24°
30°
10/24
星期四
24°
29°
周五北基宜零星雨 各地早晚稍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5
  • Jul
  • 2018

考不好不敢回家──她從沒告訴過父母的內心話,分數真的這麼重要嗎?

作者 柿子文化

2018/07/15 11:20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Pixabay/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我在溪湖高中負責管理宿舍,校方規定住校學生週一至週四晚上七到九點必須參加晚自習,教官的職責則是掌握人數、陪讀、維護秩序。我在七點以前就要到四樓自習教室,由中隊長點名後向我回報人數,順便解決學生的一些疑難雜症。某晚,當我踏著樓梯拾級而上,赫然發現一位女同學站在三樓樓梯扶手旁,對著窗邊凝思。

 

我警覺不對勁,「方翠萍,妳在這裡幹嘛?」

 

她並沒有回答,只是緩緩的將頭轉向我,看起來就像是櫻桃小丸子的同學「野口」──同樣的髮型、同樣的表情、同樣的陰森低沉。看到她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一陣涼意頓時襲上我心頭。

 

「晚自習時間到了,趕快進教室啊!」我催促著。

 

她站著不動,委屈的淚水有如萬馬奔騰般長驅直下。見狀,我立刻將她引導到四樓走廊明亮處──一方面是怕其他同學誤以為是我弄哭她的,此外也想讓負責點名的中隊長知道她在這裡。

 

「怎麼了,失戀啦?」我猜。

 

她搖搖頭。

 

「考試沒考好?」我再猜。

 

她仍舊搖頭。

 

「妳殺人了?」我亂講。

 

她噗哧一笑,猛地吸著鼻水,又哭又笑的看著我。

 

「有什麼問題跟教官說,教官幫妳解決。」我說。

 

「我數學考不及格。」她說。(內心OS:哇哩咧!這不就是考試沒考好?)

 

「沒關係,下次考好就行了嘛,別難過!」我安慰她。

 

她嘟著嘴狠狠的搖頭,就像趕蚊子一樣,「為什麼數學老師要刁難學生?」

 

「不會啦!老師怎麼會刁難學生,妳們班最厲害的考幾分?」

 

「我的腰椎和膝蓋也不舒服。」她撐著腰。(內心OS:擅自轉換話題,她以為是在跟神明溝通嗎?)

 

「喔,有受過傷嗎?」我問。

 

「車禍。」她將頭低下來。

 

「有沒有去看醫生、做復健?」我問。

 

「沒有用,」她鼻頭紅了,「尤其是冬天,或是下雨,就會開始痛……」

 

我點點頭,「嗯,這樣的話,以後有一樣工作適合妳。」

 

「什麼工作?」

 

「氣象預報。」

 

「為什麼?」

 

「因為以後妳只要腰痛,就可以上電視指著氣象圖:『各位觀眾,今晚將會有一波大陸冷氣團南下,預估溫度將會下探十度,十—度喔,因為我的腰部已經開始緊繃了。然後,再過三小時,臺北市將會有一場大雷雨,請您不要懷疑,因為我的膝蓋已經開始出現痠痛現象。』」

 

方翠萍笑到岔氣,她知道我愛開玩笑。

 

「教官,你有被欺負過嗎?」

 

「欺負?」我有聽沒有懂。

 

「就是被人欺負啊!」

 

「廢話,當然是被人欺負,要不然被高麗菜欺負喔?」我說。

 

「教官,你有被學姊欺負過嗎?」

 

「我是很想被學姊欺負一下啦,」我露出遺憾的表情,「看看學姊生氣、手叉腰、嘟嘴的模樣,最好再罰我做伏地挺身。但是不可能,因為我讀軍校的時候沒有女生,我都是被學長欺負。」

 

「喔,他們很凶嗎?」

 

「非—常—凶!」我說,「從早上起床開始,集合速度太慢、吃飯的時候偷講話、上課打瞌睡、看到學長沒敬禮、寢室垃圾沒倒乾淨,都在學長的嚴密監控下,只要犯錯就會被學長罰站或是罰掃廁所,做伏地挺身或半蹲也是家常便飯。我們可是每天都活在恐懼之中啊!」

 

「真的嗎?」她點點頭,彷彿明白了一些道理,「那就好。」

 

「什麼叫『那就好』?妳有沒有同情心啊?」

 

方翠萍還是沒什麼表情,「我以為只有我被學姊欺負。」

 

「蛤?」我吃了一驚,想了解細節,「學姊欺負妳?」

 

「嗯。」她低下頭。

 

「怎麼欺負妳?」我問。

 

「我有一次腰痛,想請學姊幫我拿書包到晚自習教室,但是她說我在裝病,不理我。」

 

「然後呢?」

 

「就這樣啊!」

 

「就這樣?」我真想告訴她這算哪門子欺負,跟我讀軍校的慘絕人寰比起來,這根本就是小兒科。但我不能這麼說,只能安慰她:「妳下次不舒服早點告訴我,我請男生幫妳揹書包。」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保證。

 

「嗯。」

 

「還有什麼事嗎?」我希望她快點去晚自習。

 

「馬上要升三年級了,數學考這麼爛。」她的眉毛擠成八字形。

 

「數學考不好有什麼關係?」我兩手一攤,「妳總有其他厲害的科目啊!這就好比妳參加奧運,明明是跳高選手卻逼妳去游泳,當然比不上那些游泳選手,但這並不表示妳的體育比別人差嘛,只要回到跳高場地,說不定就會拿金牌了。」

 

方翠萍稍微露出安慰的表情。

 

「當年我在海軍官校,學的幾乎都是理工科目,什麼工程數學、微積分、內燃機、流體力學……我根本就搞不懂,尤其是工程數學,還補考咧!」

 

「教官也補考過?」

 

「當然啊!」我挺起胸膛說得理直氣壯,「我就對數學沒輒嘛,再努力也只有及格邊緣,像作家三毛,她數學也不好,但是文章寫得一級棒,照樣能出人頭地。妳別擔心啦,找到自己的專長就好了。」

 

「我沒有專長,」她依舊愁雲慘霧的,「我不敢回家,媽媽一定會罵死我。」

 

「厚,沒關係啦!妳就告訴妳媽媽,教官以前的數學也不好,長得又醜、又矮,現在還不是過得好好的。」

 

「也對耶。」方翠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什麼也對啊!」我笑出來。(內心OS:妳同意個鬼啊!)

 

她的眼神燃燒起希望。

 

「妳快去晚自習吧!」

 

「嗯,謝謝教官。」她終於露出笑靨,緩步走進教室。

 

方翠萍個性比較抑鬱,從她住宿時的種種表現我就看得出來,所以在輔導她的時候,我盡量說些笑話讓她放輕鬆,藉此拉近彼此距離。之後,我與方生同寢室的學姊懇談,說明她身體的病痛與學業困擾,希望她們能體諒並從旁協助,也請她們幫我多留意她的言行舉止,若遇到問題立即向我報告。另外,我也麻煩宿舍學習幹部點名時務必確實清楚她的動向。

 

 

家長要求孩子的學業成績沒有錯,但並非每個孩子都會讀書。看著她的背影充滿沉重的壓力,毫無豆蔻年華該有的活潑朝氣,課業的挫敗甚至讓她不敢回家……實在令人感慨。

 

您或許應該多和孩子聊聊在校的學習、交友狀況,用心發掘他們真正擅長的領域,進而引導孩子發揮創意、燃燒熱情,追尋屬於自己的奮鬥目標。千萬別因為成績這個死穴,堵住孩子的活路,唯有良好的親子互動,孩子才能健康、無畏、自信地面對未來,接受人生的挑戰。職場上需要的是具溝通能力、能團隊合作、堅忍有耐心、願意學習成長的人,而這些特質根本無法從學業成績評量出來。

 

 

最後,應該讓孩子知道,您愛的是他們,而不是他們的成績。

 

 

(作者/黃正智:曾先後於彰化溪湖高中、臺南成功大學、高雄中正高工擔任教官,如今退休的他,透過近十年擔任教官時與青春期大孩子們相處、過招的過程,沉澱出自己的教養觀察和心得……。)

 

>>本文出自《家長老師快抓狂,熱血教官才能搞定的青春教養練習》一書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柿子文化

柿子在秋天火紅,文化在書中成熟!讓閱讀不設限,給你各種知識、希望、娛樂、創意、啟發,邀你重新探索自我,打造想要的美好生活,發現無盡世界!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