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7低
12/11
星期三
17°
21°
12/12
星期四
16°
19°
12/13
星期五
16°
23°
12/14
星期六
18°
23°
12/15
星期日
19°
25°
12/16
星期一
19°
26°
陽光普照! 各地清晨冷、白天溫升「洋蔥式穿法」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8
  • Dec
  • 2017

在婚內失戀的妳,千萬別像個怨婦!

作者 皇冠文化

2017/12/28 12:10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圖片來源/Unsplash

失去戀愛的感覺,有那麼糟糕嗎?這真的要看人,有些人根本不在乎生活中有沒有戀愛感。

 

有個穩定的家,每天可以看看電視,自己吃不完的東西可以塞到另一個人的胃裡,冬天的時候被子不會那麼冷,要搬重物時有人可以幫忙,地震停電的時候可以互相壯膽,就覺得很好了,甚至還覺得自己比沒結婚的人有優越感。

 

這樣的人沒有戀愛感真的沒關係,不需要被別人影響而開始懷疑自己的婚姻。

 

但是,與此不同的,有些人如果沒有戀愛的感覺,就會渾身不對勁,有位女士告訴我,那感覺是「全身細胞都吸不到氧氣,只是不斷地累積廢物」。

 

而另一位女士,一直「找不到言語描述婚姻的痛苦」,有一天帶兩歲小孩去撈魚,小孩問「魚為什麼要放在水裡?」,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魚沒有水會死掉」,當下突然頓悟這就是她的婚姻狀況而湧出眼淚。

 

對於這樣感性的人而言,修復關係、汲取需要的愛之氧氣,是生存的必須。

 

婚內失戀這種問題,絕對不像單身失戀一樣可以快速地解決。 我所見的大部分女性,在放棄婚姻之前還是想要盡力嘗試挽回戀愛感。

 

但這事的奧妙在於,能不能喚回愛,取決於智慧、勇氣、耐心、時機以及命運,拚命想要喚回愛卻不諳其道的人,稍一不慎就會變得很像「怨婦」。

 

她會說:「你都不想跟我說話嗎」,「你很久沒有正眼看過我」,「為什麼你都不會想找我一起做什麼」,「你最近在忙什麼」,「我都快要不認識你了」。

 

這些話顯現了對於彼此距離的擔憂,也帶著某種需索的意味,這樣說如果引不出丈夫的回應,就會出現需索意味更強的話語。

 

例如「我難道不是一個稱職的妻子嗎」,「我是你老婆,一個老婆不該得到老公的一些關心嗎」,「你覺得我們這樣還像是夫妻嗎」,「我們多久沒有性生活了」,還有一句要箇中之人才能體會的:「你現在為什麼都不用我用過的湯匙?」

 

為什麼會開始用這樣的口吻說話?我想,這不是任何人自發願意的。被失戀的感覺逼到無奈的境地,就很容易掉入這種角色。

 

 

這種態度給人一種「你欠我什麼」的感覺,如果丈夫還有一點人性,對關係還有一點道德責任感,就會感到強烈的壓力。而人對於壓力的本能反應是逃避。再強調一次:人對於壓力的本能反應是逃避。

 

需要強調三次,是因為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認真對待這個事實。對方明明已經躲著你了,你還繼續施予更大的壓力,好像以為自己給的壓力不夠,對方才沒有乖乖回來。

 

至於那些對婚姻關係沒有道德責任或認同感的丈夫,只覺得家裡的怨婦像隻烏賊,老是要噴墨汁污染他的視覺、聽覺和感覺,他們或許不感到壓力,而是感到厭惡,結果一樣是逃離。視線能不接觸老婆就絕對不要接觸,肉體上也要愈遠愈好。

 

無論如何,停止惡性循環的第一步就是認清自己的狀態,對伴侶說話前,想像自己面對著一個自拍鏡頭,播出來的影片會是什麼模樣?對著老公的妳,是不是嘴角下垂、露出深深的法令紋?妳的眼神是不是空虛、黑暗、含怨不滿?

 

愛是一種好的、愉快的感覺,它絕對沒有辦法用黑暗的方式索取。

 

華人文化中的「女鬼」意象,跟怨婦有相似之處,就是陰氣繚繞。許多婚內失戀的人,真的都不知不覺地被變成這樣。

 

生活沒有樂趣,不再照顧自己,任憑自己荒廢。不論是在丈夫或他人的眼中,妳都愈來愈讓人無法接近。

 

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2,女主角特麗莎做了一個夢:

 

我被埋掉了,給埋了許久許久。你每週來看我一次,每次你都敲敲墳墓,我就出來了。我眼裡都是泥。

 

你總是說,「妳怎麼會看得見的?」你想把我眼裡的泥擦掉。

 

我總是說,「我還是看不見,我的眼睛已經成了空洞。」

 

後來有一天,你要去長途旅行。我知道你是同另一個女人一起去的。幾個星期過去了,不見你的影子。我害怕同你錯過,就不睡覺了。

 

最後,你又敲著墳墓,但是我整整一個月沒有睡覺了,已經累壞了。我想我是不能再從那裡出來了。我終於又出來的時候,你顯得失望。我感覺得出,我下塌的兩頰和緊張的姿態使你覺得多麼難看。

 

我道歉說,「對不起,你走以後我沒闔一眼。」

 

「是嗎?」你的聲音裡全是裝出來的高興。「妳需要好好休息,需要一個月的假期!」

 

好像我不知道你想的什麼!一個月假,意味著一個月不願來看我,你有另一個女人。你走了,我又掉進了墳墓。心裡完全明白,我又會有不能睡覺的一個月來等著你。你再來的時候,我會更加醜,你會更加失望。

 

昆德拉寫著,特麗莎的丈夫「從來沒聽到過比這更慘痛的東西」,「他想,他再也不能承受這種愛了」。

 

寂寞者的夢魘,如此悲傷的惡性循環。

 

絕對不能待在墳墓裡等待,一定要想辦法跳出來。擺脫愈來愈像鬼的命運,必須告訴自己:「我要活著。」

 

「我要像一個活著的人」。

 

(作者/鄧惠文:精神科醫師、榮格分析師、作家、廣播主持人。台北醫學院醫學系學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所碩士,曾任台大醫院精神部總醫師、萬芳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講師。)

 

>>本文出自《婚內失戀》一書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0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皇冠文化

皇冠文化集團,旗下的公司有: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平安文化有限公司、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平安有聲出版品有限公司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