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5低
05/28
星期一
27°
31°
05/29
星期二
27°
31°
05/30
星期三
27°
31°
05/31
星期四
26°
30°
06/01
星期五
25°
28°
06/02
星期六
25°
28°
天氣穩定氣溫高 山區零星午後雷陣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3
  • Apr
  • 2018

《塔羅人生劇院》:那些世俗的愛 不適用在我們之間

作者 孟小靖

2018/04/13 15:18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翻開塔羅牌「女祭司」所拉開的序幕/孟小靖

 

每個人對於愛情都有著自己的想像,有些人會把感覺放在第一位,有些人則會把未來生活考慮進去。麵包跟愛情本來就一直不斷拉扯,無論經過了多少年的星月轉換,也許大家也還找不出解答!

 

人總是會害怕寂寞的,所以想要找個人陪,但這個人是不是你愛的?對你來說,這重要嗎?還是適應彼此過日子就好,這心中的答案只有你自己知道!

 

『今日上映:那些世俗的愛情』 創作/戲子璇

 

翻越了時代、國籍、階級,但總歸是相同的情節。

 

比如美艷的歌星在後台燃起一把野火,歌廳在瞬間被鮮紅吞噬,尖銳的呼救聲四起,編成一首關於愛的輓歌;或是長袍的貴族女人狼狽逃出城鎮,穿過幽密的樹林,在一片靜謐的湖面,與月光相對許久後,沉入波瀾之中。

 

更甚,留著一頭金髮,洋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專注而堅決的封死屋內所有通風口,在瓦斯爐前散出一股萎靡的氣息,漸漸不敵睡意,成為投入夢境的愛麗絲,雙頰粉嫩透紅。

 

在交疊各種面容的無數夜裡,她理出了一些頭緒:這些女人,皆是對感情抱著異常的執著,所以以命為注,當作一場賭,非生即死。然而,所有可歌可泣的故事總是這麼宣告世人──沒有什麼比賠上性命更能彰顯愛的。

 

睜開眼的此刻,她才剛結束另一段糾結:另一個她未曾見過的女人以利刃割破手腕後還不罷休,甚至狠狠咬住鮮血淋漓的傷口,撕出更多濁紅,簡直是個失心瘋的食人族。

 

在床上坐起身後她撐著頭,伸出另一隻在夢裡皮開肉綻的手,好在完整如昔,只是,經過一陣震撼之後,略帶酸麻,血管和神經以收縮的方式不停波動著。

 

她嘆了一口氣,想著那一張張視死如歸的臉,或者和她有關。

 

也許是潛意識裡對愛情的失望,編織成一個個驚天動地的小劇場;也可能是信任因果的人所說的前世糾葛。

 

手機鈴響,在清晨凝結的空氣裡幽怨的唱著:愛我的只有我,寂寞偏偏最眷戀我;愛會匆匆擦過,卻會終於錯過…

 

「喂?」濃厚的鼻音宣告了尚未退去的倦意。

 

「剛睡醒?」

 

哦,這才想起,今天是高中同學會,他說過白天沒什麼事,可以順路過來接她。

 

「對,什麼都還沒準備…」

 

「時間還早,我買了巷口的蛋餅,拿上去給妳?」

 

「好。」

 

他上來的時候,她剛沖好紅茶,斟了兩杯放在桌前。

 

「臉色不好。」他看著她,「又做夢了?」

 

「嗯。」她啜了一口茶,好驅除胸口的寒意。沉默了一會,才說:「這次夢見割腕,還吃掉自己的傷口,越啃越大…」

 

「我想…是因為妳餓了。」他把早餐盒推向她,輕鬆的說:「我要他們放多點蕃茄醬。」

 

「是有點餓。」打開盒蓋,撲鼻蛋香傳來,她笑了:「這醬的顏色,和那女人的血有點像…」

 

「嘖,要不要弄掉?」

 

「不要。」她拿起叉子,豪邁的將一塊煎得金黃的蛋餅放進口裡,「我才不會為了莫名其妙的夢,放棄我最喜歡的蕃茄醬。」

 

他看著她吃,喝了幾口紅茶,同時想著:對,他都記得,討厭蕃茄的她,卻對蕃茄醬有著超於常人的熱愛與執著。她吃什麼都可以加,蛋餅、鹹酥雞、牛排,甚或茄汁口味的義大利麵,她都可以在盤面上豪邁的再劃上一圈蕃茄醬。

 

他也記得,她曾經昂著臉,理直氣撞的說,全世界的蕃茄都應該拿去做成蕃茄醬。

 

他都記得。舉凡種種關於她的細節。

 

「妳這次真的花太多力氣了。」他摸了摸她的頭。

 

她抬頭,愣愣的看著他。這次嗎?又或者,每一次,都要花好多好多力氣。

 

「算了啦,哪有什麼事不花力氣的?活著也要花力氣。」她語帶無奈,低下頭繼續吃著蛋餅。

 

「這世界什麼都有可能說謊,但是時間不會,有一天會過去的。」他突然想到什麼,而後追問:「妳應該不會像那些女人一樣,那麼蠢吧?」

 

她笑出聲,「那倒不會,求死對我來說是太過積極的事。她們都想著只要一切重來就會好過點吧,但誰知道重來以後會是怎麼樣的人生,如果還是一樣的,先前不就白挨痛了?」

 

他跟著笑,「這樣我該說妳積極還是消極?」

 

「算是一種實際好了。」她說,「前世和夢裡的事都太虛無縹緲了,不如過完今生再說。」

 

「那就好。」她蓋上空的餐盒,起身的時候,他給了她一個擁抱。

 

「只要你在就好了。」

 

「我從來不曾消失,不是嗎?」

 

「我好累。」

 

「我知道。」他將她朝胸口更推進了些,鼻尖傳來她幽幽的髮香。

 

很熟悉的,在她每一次傷痕累累,萬千倦疲的時候,這樣的香氣與溫度。

 

可惜這也是他們之間的最高限度,無論是他對她,或是她對他。


 

「啊!萬眾囑目的一對終於來了。」推開KTV包廂,那些呼聲從他們十七歲開始,就不曾停過。

 

「是不是該在一起啊?」

 

「到底有沒有偷偷交往過啊?」

 

然後,就像在鏡頭前向媒體說明「兩人只是很好的朋友」的公眾人物一樣,解釋是一回事,外人怎麼看又是一回事。

 

他們互相了解、互相陪伴、互相珍惜,但十幾年過去了,就是沒有所謂的「在一起」。即便他們看過許多,也聽過不少,關於相知相惜多年的「好朋友」,歷經萬千波折,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故事。

 

這樣就是最好的了,對他們來說。

 

但他們還是非常配合的,被眾人拱上台,合唱了一首情歌,甚至不負眾望的,深情對視或是擁抱。

 

望著他的目光,她想,失去的愛情也就是那樣了,揮揮手,看著傷口總有一天成疤,那些說愛她的人,最後誰能在她最痛苦脆弱的時候,為她送上一份即使再簡單容易不過的早餐,還記得要大量的蕃茄醬?

 

關於眼前這個人,她想要擁有他,再久一點,更久一點。

 

也許,她比誰都還要愛惜他吧,所以不願意讓世俗的愛情去破壞他們之間的單純。畢竟,在夢裡的那些女人,甚至包括存於現實中的她,赴湯蹈火的為了愛情,最後得到什麼?

 

人生最大的風險莫過於此。

 

況且,如果夢裡的女人都是她的前世,根據宿命輪迴的理論,要是她和他在一起了,今生她也許會為了他斷送生命,這是她要的嗎?

 

那些世俗的愛情,用在他們之間,實在膚淺了點。

 

間奏結束,她深吸了一口氣,與他相視而笑。

 

他也是這麼想的吧。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孟小靖

  • 鑽研塔羅超過15年,收藏破800副塔羅牌。2004年成立全台第一家塔羅牌博物館《塔羅事典-孟小靖的塔羅博物館www.looktarot.com》,傳媒特約塔羅心理測驗專欄作家,積極推廣塔羅牌藝術,將正確的觀念與想法跟大家分享,為扶青團、政大占星社、文大推廣教育部塔羅授課講師,作品有《夢幻樂園塔羅日誌》、《塔羅牌使用說明書》及《璀璨童話:寶石公主塔羅牌》。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