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5低
09/17
星期二
25°
30°
09/18
星期三
25°
30°
09/19
星期四
25°
30°
09/20
星期五
25°
29°
09/21
星期六
25°
29°
09/22
星期日
25°
29°
「琵琶」不襲台!吹東北風秋意現 帶傘出門防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8
  • Aug
  • 2017

父親節的禮物:一記耳光,關於成長。

作者 談談

2017/08/08 15:44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截自《通靈少女》預告

(作者/Stella. F/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應用華語文學系應屆畢業生。職場菜鳥。跳躍式思考。上一秒還在說天氣,下一秒就在說興趣。覺得文字的力量可以治好各種怪病。文科生不死。喔對,我還喜歡畫畫。)

父親很少過節,更不用說送禮了。

「重要的是生活,而不是那些虛幻的物質。」他總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母親說,那只是他對於花錢買禮物這件事的開脫。

我總是笑笑,因為我們彼此都知道他為這個家付出多少,又給了我多少看不見的禮物。

不論是溫暖,還是那天,火辣辣的耳光。

------------

現在可能很難想像沒有智慧型手機的日子。

那時候擁有手機的人可以說是稀有動物,一個班上約莫只占個位數。最紅的就屬Nokia 滑蓋式手機了。如果你擁有一支,大家幾乎每節下課都會圍在你身邊,對你百般奉承,只為想摸摸它。你會有種「世界彷彿就是這麼簡單」的錯覺。其中,若又是看見班對用Nokia滑蓋式手機做情侶機,除了心中好生羨慕外,甚至還會覺得他們應該就是彼此對的人了。

一個單純美好的年代。

當時我用的是PHS。彩色像素,貝殼機。對於那時的我們來說也夠好了。有事沒事就會不停地開開關關,自以為率性自得的表現。最後落得摺疊處斷裂,半殘的下場,塵封在回憶裡。

國中,自以為成熟獨特,幼稚平凡之處卻又展露無遺的時期。

當時不知從哪裡得來的知識,每個故事裡的女主角都要留著一頭烏黑長髮,手拿厚重的精裝版外文書,臉上掛著淺笑,迎風而行,任憑髮絲在空中飛舞。事實證明這只會讓自己像個狂風亂舞的魔女,並不會是清新脫俗的少女。

但我當時信以為真,留了長直髮,原本不苟言笑的臉龐硬是擠出一絲笑容,只為接近理想一些。但最重要的外文書,翻遍學校圖書館卻沒找到適合的。於是,我把腦筋動到學校附近的市立圖書館。

重要的是時機點。

父親體諒我上下學路途遙遠,一方面擔心女孩子的安危,自然而然的肩負起接送我的苦工。通常放學後十五分鐘左右,那台香檳色的休旅車總會靜靜地出現在校門口。

還有一點,借書前後絕不能被同學看見。隔天上學要裝作不經意的拿出書本,引來同學的好奇,再一邊搖頭笑稱說:「這沒什麼,就是平時的興趣罷了。」頭髮往耳後一勾,在眾人崇拜的目光下瀟灑離去,這樣才「酷」啊!

所以,必須講求「快、狠、準」的原則。

快——避開放學的人潮,搶先進入圖書館。

狠——先上網查看藏書位置,鎖定樓層。

準——選定書籍,快速拿至櫃台借閱。

實行的那天,上課無法專心,老師的講課聲在我耳邊嗡嗡嗡的響個不停;心神不寧,像是千萬隻螞蟻從椅子上一路爬到我身上一般,坐也坐不住。唯有電腦課時特別認真,只不過是專注於挑選適合的書籍,再趁老師不注意時偷偷把書籍位置抄寫在小紙條上。

腦中不停排練放學後的計畫,默念只有自己才懂的暗號,像極了瘋子。指針越往數字12靠近,肌肉就越趨緊繃,好似決賽時等待槍響,隨時準備起跑的田徑選手。

鐘一響,草草跟好友別過,我飛也似的奔向圖書館。捏著小紙條的手心微微出汗,暈開了墨水,紙捏皺了也不自知。

捨棄以往講求氣質而慢悠悠地走出校園,那天我第一個跑出校園。警衛睡眼惺忪的狗豎起了耳朵,彷彿向我致敬。

一切都很順利。從上樓、拿書、急速走往借閱台,毫不拖泥帶水,一連串流暢的動作。

可惜的是,當天借書的人異常的多,櫃台小姐似乎也是新手,慌慌張張的掉了好幾次條碼掃瞄器。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眼看我就快要圓滿達成任務,就像穿著連身褲的修水管大叔已經救到了公主,「MISSON COMPLETE」的字樣卻遲遲不肯出來,呆站在原地一樣。

就快輪到我的時候,手機不甘寂寞的震動了好幾下。我心裡肯定知道來電者是誰:父親。我瞥向時鐘,時針默默的走向了數字3,再看看前面剩下一位好學的白髮婆婆,緩緩將一本一本小說交給緊張到冒汗的櫃檯小姐。牙一咬,我決定無視依舊震動的手機,優先解決眼前的狀況。

揮揮手向婆婆道別,即使我走遠了,她依然維持彎腰鞠躬的動作感謝我的幫忙。當下雖然大方地接受道謝,心中倒是有點心虛。包中多了一份沉甸甸的重量,但我還沒得及品嘗這份喜悅,只想著趕緊回到校門口。

手機依舊不安的在騷動著。

一回到校門口,就見父親頭頂籠罩著低氣壓,來來回回的踱步。一見我從反方向回來,立刻氣急敗壞的迎上來。

「你去哪裡了!為什麼從那個方向來?為什麼不接電話?你知道現在幾分了嗎?」

炎炎夏日,溼透的背部黏著制服,悶壞在雙肩書包下。面對連珠炮一連串的問題,我只不耐的蹦出一句話:「你很煩!也才超過五分鐘!」

「啪!」

一陣巨響從我右耳襲來,當下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只覺得一瞬間世界都按了靜止鍵般,靜默。

「五分鐘!五分鐘妳也有可能發生事情!」右臉頰漸漸轉熱,在豔陽下刺痛。

睜大眼想從逆光的角度想抓住父親的表情。發白的嘴唇,一開一合的講述著擔心;眉間緊皺的可以夾死蚊子,眼中寫得滿滿是憂心。

是因為陽光太刺眼,還是我看錯了呢?什麼時候父親的臉龐多了些我不認識的皺紋,頭髮也花白了呢?

我突然覺得可笑的笑了出來。

明明有個人為我付出一切的時間,我卻使他蒼老的更快。

明明有個人打從心底為我擔心,我卻在急於討陌生人歡心。

明明有個人為了我的安危連五分鐘都不能容忍,我卻為一些虛偽的面子問題煩惱。

太荒唐了,這一切。

父親見我笑,反而停下想說的話,露出有些詭異的面容,好似在說是不是把我腦筋也打壞了,急急的替我脫下沉重的書包,半推的把我擠進車內。

上車後邊開車邊說著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他很後悔打了我,自責的像是一切都是他的錯。

父親,我知道的,在打下去的瞬間你收起了大部分的力道。打了我以後,你的手不住的在顫抖。你比誰都後悔。

伸長脖子,從後照鏡凝視我的臉。

表現上什麼傷跡都沒留下,熱度也消散了,心裡卻暖暖的,留下不容抹滅的痕跡。

如果給這它取個名字,我想是「成長」。

每年父親節,我都會想起那年那天,父親送給我的「大禮」。這份禮物使我真正成熟,使我時時警惕自己的行為。

即使在職場上奔波,總會優先回覆家人訊息。

即使在外頭聚餐,總不會忘記問候家人衣食冷暖。

即使未來有了新的家庭,總會記得最重要的是家人。

謝謝您,是您成就了我。

父親節快樂。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更新時間:2017/08/08 15:50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談談

  • 談她的愛、他的心;談我的友誼、妳的唯一。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