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3低
07/18
星期四
27°
34°
07/19
星期五
27°
32°
07/20
星期六
27°
34°
07/21
星期日
27°
35°
07/22
星期一
27°
34°
07/23
星期二
27°
34°
周三陸警風浪增大 有強風 東台雨大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6
  • Oct
  • 2016

癌症無法治療?腫瘤醫師:悲觀的心態才是病情惡化主因

作者 遠流出版

2016/10/06 08:10
▲圖片來源/遠流出版提供

(作者/基斯‧布拉克醫師:國際知名的整合性腫瘤學專家,芝加哥伊利諾大學醫學院整合性醫學教育系主任、亞歷桑納大學醫學院整合醫學中心教授。布拉克醫師受到包括美國整合醫學之父安德魯‧威爾博士等許多醫學界人士推崇,因為結合最尖端的西醫療法以及個別化、有科學根據的保健食品和營養療法備受讚揚,被譽為「整合性腫瘤學之父」。 )

「你得了癌症!」

一位醫師對你說出如此恐怖的話。幾分鐘前,你是丈夫、是妻子、是老師或會計師。現在,突然間,你成為病人,隨之而來的,就是恐慌、難以置信、恐懼和悲傷,你正在經歷的真正風險是因為疾病而失去自我認同,看著它占據你的生活,如無數在你之前的癌症患者一樣。不過,你也可能選擇另外一條路,一條可以從中探索、發現、採取行動和自我主張的道路。你可以選擇抗癌生活。

這樣的選擇並不容易,需要勇氣、力量和獨立的精神,但我一再看到兼具這些生存特質的患者勇敢面對生命中最大的挑戰。你也一樣可以做到。

選擇抗癌生活,你必須每天都有自覺又有目的地活著,並設法拋開疾病。要做到這樣,滿懷真心的期待和信念去迎接每一天,你需要用對工具,包括有關癌症治療的完整資訊、西醫療法和其他輔助性療法,及威力強大和先進的工具。

你可以掌握你的醫療和生活。你可以下這個賭注。但不只如此,你還可以恢復你的生活和健康。

癌症為何這麼難治?

1971年尼克森總統曾經對癌症宣戰。差不多四十年過去,數十億美金也花了,要贏得這場戰爭似乎仍遙遙無期。在美國,癌症仍然是第二大致死的疾病,並隨時可能變成國家的頭號殺手。為了痊癒而競賽或執行任務的行程都已經排到好幾年後。雖然我們能治療某些很特定的癌症,甚至讓它屈服,如兒童期癌症,和兩個世代之前相比,存活率已提高許多,但最常見和最致命的癌症還是很難治療,除非發現得早,有時連預後都很殘酷。

發人深省的是,有些過分吹噓的分子標靶治療新藥,如癌思停(Avastin)和愛必妥(Erbitux),花了數十億美元研發,如果要說它們有療效,平均也只能讓患者多活幾個月。很明顯地,癌症治療成功的衡量標準和其他疾病相比有很大差異。相反地,心血管疾病過去是殺手,現在已經不是:在同樣的五十年間,癌症的年齡標準化死亡率幾乎沒有改變,但是心血管疾病卻已經調降三分之二左右。

腫瘤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管手術怎麼切它、放射線怎麼燒它,以及化療怎麼毒它,它還是能存活。

我們最近才開始瞭解這種疾病的一點本性:癌症並不是由出錯的細胞組合而成的孤立群體;它們也不是乖乖待在一個地方、用一種特效藥就可以殺個精光,它們是許多基因故障和分子突變導致的疾病。那就是為什麼癌症不是一顆魔術子彈就可以擊中的單一標靶;腫瘤只是生理系統改變和失衡最明顯的一種症狀。

也是為什麼無論採用新的標靶療法或較老的武器(如手術、放療和早期生產的化療藥劑)還是避免不了疾病的擴散或復發:這些武器既無法找到叛變的癌細胞、無法強化身體的生理機能,也無法避免最先觸動癌症萌芽的潛在細胞引起的意外事故。結果,即使原發腫瘤消失,這個生理損傷已經成就癌症復發的環境:腫瘤細胞利用身體的健康資源來生長或繁殖。

這個意思就是:癌症是身體組織受損及身體資源和機制受到破壞的產物。因為癌症會利用你身體的每一點生化異常來讓自己生長,你必須強化每一種生化防禦工事才可能擊退它。

為整合癌症醫療而設置的布拉克中心

我身為醫學博士,已經在伊利諾州埃文斯頓的布拉克中心治療過一萬五千名以上的癌症病人。我花了三十年歲月開發了一套非常全面性的癌症治療計畫。根據為每位患者量身設計的方法去整合藥物並結合不同學科的醫療,包括膳食、健康、心靈技巧、天然藥物、標準化療和放療等。

這套計畫的研發不只是根據我自己的臨床經驗和研究結果,也根據其他領域,包括腫瘤學、營養學、植物學、身心醫學和運動醫療等專家(其中有許多是我們中心的同仁)長期研究的成果和經驗。它是根據我們對各種醫療在彼此間,或對你的身體,或對癌症有何交互影響的瞭解。

我們結合了西醫最好的醫療(包括化療、放療、手術、生物和標靶療法)和最好的輔助性醫療,包括當代最尖端科技所製造的抗癌營養品、中藥、保健食品、體能運動和身心調理技巧。因為每個人的癌症都不一樣,整合計畫就是先對每位患者詳細分析他們獨特的病症、生化、分子指紋、個人需求和治療理念之後,再為他們量身設計一套醫療計畫。結果,在患者體內的生化環境重新調整改善之後,這個計畫就可以轉化他們的生活方式。

這種邁向健康的途徑讓患者可以存活更久、更有生命價值。例如,我們最近以同樣疾病患者為對象比較存活期的兩個研究,發現無論在轉移性乳癌或轉移性攝護腺癌這兩類預後很差(即前景極不樂觀)的疾病,我們患者的存活期約是只做西醫療法患者的兩倍,且達到五年里程碑的機率也更高;我在第1章會談到這個例子。

我們很多患者把癌症當做像糖尿病一樣的慢性病,繼續過他們的生活。事實上,我也鼓勵你把癌症當做可以和平共存、甚至(最好是)可以克服的疾病。我曾經治療過許多轉移性腫瘤到處擴散的患者,他們的醫師已經宣告「不能醫治」,但我們用這個計畫讓他們復原了。這些存活者見證了整合療法可以控制癌症:無論診斷結果為何,只要把握各種機會,你都有可能戰勝病魔!

你的選項超乎你的想像

我永遠忘不了在自己重病期間做檢驗時孤單和害怕的感覺。在我進入醫學院不久,因胃部出血而飽受折磨。由於體重直線下降使我開始擔心情況惡化該怎麼辦,絕望之餘,我求助於制酸劑。車子座位底下塞滿一瓶瓶的制酸劑,整天嘴巴都像叼著奶瓶一樣喝著制酸劑。

最後,仍不見好轉,只好就醫。簡要檢查之後,醫師告訴我,如果情況惡化,唯一的選擇就是手術,接著就是長久而痛苦的恢復期。當時他還警告我,可能好了。我很錯愕!沒想到醫師能幫我的就只那麼一點點。不過,我覺得一定還有其他辦法。但要到哪去找呢?

開始做研究之後,我知道有許多自然療法可以改善我的病情。但和西藥合併使用之後,結果很慘!例如,禁食和運動都能讓我覺得比較舒服,所以我想同時做。但是,在慢跑時卻頭暈目眩,結果我暈倒了,而且差一點被一群腳踏車騎士和他慢跑者壓過去。最後,我終於知道如何合併使用天然藥物、飲食和生活方式的改變而治好我的胃病。

無助地坐在聽診器的那一端,這種經驗也讓我一直難以忘懷。醫療的匱乏和醫藥能提供的標準工具那麼少,這都讓我十分震驚,也因此我要當一個可以為患者提供更多(比我得到的多很多)的醫師。這就是我的事業目標。

在癌症患者來到我們診所之前,有許多覺得自己無精打采快撐不下去、很疲倦、憂鬱或焦慮。不過,只過了幾個星期,他們發覺倦怠感消失了,精神也越來越好。他們大多能耐受治療且很少有副作用,有些原本沒辦法醫治的現在也有療效。當你和我一起照著這本書的內容執行完整的計畫,你的整體健康和生活品質很可能好得超乎你的預期。有了健康的身體做基礎,你就可以打敗癌症。

你可以擊敗統計數字

讓人失望與悲觀的統計數字給你重重一擊之後,你可能難以置信而幾乎喪失活下去的勇氣和熱情。所以,忘掉所有與「存活率」有關的談話吧!不要把它們套用在你身上!根據定義,所有的統計數字只能用在群體,不能用在個人。研究者用這些數字來判斷醫療有沒有效,醫師根據這些數字來決定要選擇哪一種療法。但論及個人,你就不應該讓統計數字來主宰你的存活機會。

在我行醫初期,有兩個病人(在此我要用匿名)沒讓「統計數字應驗」的實例。在我剛結束實習訓練的某一天,山姆(一位行政人員)跑來找我。他聽說我正在研究如何在臨床上利用營養來對抗腫瘤。山姆有攝護腺癌,而且已經轉移到骨骼。

他一直疼痛不堪,但找不到真正有效的解藥。其實山姆的生機飲食和其他另類醫療用得很成功,但即使那樣,疼痛依舊。在絕望之餘,他懇求我幫他對抗這個疾病,就像我醫治自己的胃病那樣。他說自己已經到處碰壁。他的醫師用可怕的宣告打擊他:「該做的都已經做了,我們實在無能為力!」

大約在同一時間,艾拉也跑來找我。他同樣有攝護腺癌,已經轉移到骨骼。化療讓他嚴重不適,因此第一個週期還沒結束就停止化療。當我們在我辦公室討論可能的療法之後,他從口袋拿出一瓶安眠藥放在我桌上,他說:「布拉克醫師,你老實說,到底能不能幫我?如果不能,我就要去找一家旅館,然後讓我和家人一起脫離苦海!」

在醫學院,我們被教導:在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來拯救病人的生命。這就是所謂的臨床急迫(clinical urgency):當已經沒有更多醫療選擇,而患者非常痛苦或臨終之際,醫師當義不容辭捲起衣袖,採取任何可以想到的作為拯救病患。

艾拉和山姆就是教科書上臨床急迫的例子。我和妻子潘妮(她也是我的工作夥伴及布拉克中心的共同創辦人)討論之後,決定把我們長久以來的信念付諸行動,並竭盡所能(超越其他醫師做過的事)幫這兩個人奪回生命與健康。

我們對艾拉和山姆的治療工作變成了抗癌生活計畫的奠基石。像許多跟著他們來到埃文斯頓的患者一樣,艾拉和山姆兩人都被他們的醫師宣告無望;其他癌症中心因為愛莫能助就把他們送走。不過,執行我們早期的計畫之後,再調整他們的膳食,並修改醫療方式,最後終於讓山姆過了十一年精彩而沒有病痛的生活。艾拉則多活了八年。掃描顯示他們兩人的癌症已經完全緩解。

他們的例子正可以代表自1980年以來我們看過的成千上萬個病患。他們大多有腫瘤擴散或從原發腫瘤轉移到遠距部位,大部分都已經做過兩次以上化療,而且都曾經復發(recurrence)或再患(relapsed),已經到疾病最致命的階段。

有許多患者的醫師說過:「我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但是,他們執行抗癌生活計畫之後,許多人的存活期都超過原來醫師的預期,不是以月計,而是以年計。那就是為什麼我要求你不要在乎存活率、緩解率和其他統計數字。毋需把它們套用在你身上。

如果你是幸運者之一,那就特別如此。把幸運和癌症搭在一起,看起來似乎有點怪,但是所有跟在原則之後的建議,就像那些給剛要踏上癌症旅程(也就是剛被診斷罹癌且癌細胞尚未擴散)的患者一樣多。因為我確定你的醫師已經告訴過你,你絕對有理由保持樂觀。

因為有些實性腫瘤光是靠手術通常就可以有效對付。還有另一個原因,現在的化療藥劑和高科技的放療已經使更多癌症患者的存活期延長。把主流西醫療法結合輔助措施,你加入存活者行列的機會就更高了。

是我們該一起出發的時候了!

>>本書出自《抗癌生活全面啟動:美國布拉克中心最權威的整合性癌症醫療照護計畫》一書

>>來信投稿vanchang@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遠流出版

  • 身為出版人,我們一直有個夢想,希望未來遠流能在整個社會扮演 「沒有圍牆的學校」之角色。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