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9低
12/13
星期五
17°
25°
12/14
星期六
18°
23°
12/15
星期日
19°
26°
12/16
星期一
19°
28°
12/17
星期二
18°
28°
12/18
星期三
19°
27°
周四北台涼早晚稍冷 基宜零星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1
  • Jan
  • 2016

諜對諜!找出軍中投票部隊 記者放「腸」線

作者 林弘展

2016/01/11 15:44


(作者/林弘展)

  2016年1月16日,台灣即將選出新總統,對於選舉新聞,在國內開放報禁後的民國七十年代、到李登輝執政的八十年代中,選舉對軍事記者來說,有一項很特別的任務,那就是去追軍方的「投票部隊」動向,而這一段軍方與記者「諜對諜」的捉迷藏遊戲,我們的經歷,大概就是台灣狗仔跟監的前身,這一段將近十年的跟監專案歲月,如今回想起來,也頗值得回味。

台灣在蔣經國執政末期,開放報禁與黨禁,此時,國內新報社興起,言論走向較挑釁威權體制,當時媒體競爭雖不像現在這麼百花齊放,但也是有壓力與競爭力,而軍事路線,在當時的選舉時間,如果沒有比較有爆點或亮點的事件、新聞或題材,幾乎很難登上以選舉新聞為主的版面,因此為了要「拚見報率」,如何發掘與選舉新聞有關的議題,就成為當時各路線記者們最重要的任務。

外界或許聽過,在蔣經國執政末期、李登輝執政時代,軍中還留有國民黨軍中黨部,也就是代號「王師凱黨部」的組織,後來這個「軍中黨部」名稱被當時黨外及媒體鎖定後,為掩人耳目,曾不斷的變更不同的代號。

既然有軍中黨部存在,當然其主要任務是在拓展軍中黨員組織及固守「軍中投票部隊」的動員能量。

是的,軍方之前確實有所謂的「投票部隊」,這個現象,到李登輝執政時代依舊存在,只是從蔣經國時代擺明的搞輔選,到當時黨外勢力興起,李登輝時代的軍中黨部才開始化明為暗,但實際上還藏在軍方的政戰部的政一組織裡運作中!

軍中黨部存在的事實,在我們軍事記者群中,大概只能耳聞而已,實際上很難去接觸到裡面有什麼運作內幕,但如果說這樣,我們就不知道軍中黨部如何運作?其各級軍中黨部組織代號為何?那就太小看我們了。

其實,個人長達近30年軍事記者生涯,老家裝箱封存的資料,如果沒被水災給毀了,或被家人將這些文件資料送到慈濟環保回收場當廢紙結緣掉的話,應該就有三份當時軍中黨部開會的重要資料,印象中,這三本(沒錯,是算本的,因為資料很厚)「可能還存在」的軍中黨部資料,竟然連某某工兵群、某某師的黨部代號都有,資料內容概略是寫著某某師黨部組織人員吸收未達標準,某某「軍黨部」(註:國軍曾經有「軍級」單位編制,諸如「台北軍、新竹軍、后里軍、嘉義軍、台南軍」等,「軍長」一職為中將編階)黨員資料保管有重大缺失、好像還有黨務經費、軍中黨務小組工作會議紀錄與建議等等。都是一些軍中黨務運作檢討報告。

哈,真心不騙,只要去問看看老一輩管過軍中黨部的退役軍官、退役老政戰將領,這類軍中黨部的開會資料,就是如此翔實的記載著,至於我為何會有這些資料呢?這就好像去問一位記者消息來源一樣,得不到答案的。

而且這些可貴之處在於,現在全台灣幾乎都找不到軍中黨部當年的會議紀錄報告,大都是被銷毀,而筆者竟然「還可能擁有」,這種極度重要軍中黨部史,現在可說是千金難買、價值連城,真的是可以列為重要軍史了,不過恐怕軍方對這類重要軍史都不敢要、也不能要、更不想要,因為說穿了,這根本就是「國軍就是黨軍」的鐵證,現在誰敢要呢?


不過,其實,筆者本身也無法確定這些軍中黨部資料不知是否毀於「莫拉克颱風」那場水災裡,比較有可能的現象是,可能也早已被我南部家人清理後,全數都送到慈濟環保回收站,讓那群慈濟環保志工當廢紙處理掉了,我個人是還沒去翻箱過,要是真找到了,那真是寶物啊。

所以,在我跑軍事新聞的前十年,軍中黨部確實存在過,除可能僅存的史料還可能存在外,我們來回顧一下這軍中黨部存在到底有什麼重要任務。

當年,軍中黨部存在最大功用,大概就是成為國民黨輔選動員的重要投票部隊,而這個重要任務,在當年,同時也提醒著我們每逢重要選舉之日前,必定會去堵軍中投票部隊從何時出營區大門?外島返台投票官兵何時會在松山機場、基隆港及高雄港與台鐵那些軍營較多的車站出現?

當年,不存在現在官兵勤於對媒體爆料的風氣,因為當年在軍中要寫信有郵檢、要打電話也不方便,更不必說有什麼手機、網路、臉書,在當年那個年代,這些都還沒出現,但我們在面臨目標對象飄忽不定、軍中內部爆料毫無管道的前提下,我們如何去找到投票部隊呢?

很簡單,當時可以問到一些消息的包括機場或港口或營區外的排班計程車、遊覽車業者、攤販(尤其香腸攤)、專門賣菜給部隊的菜販、魚販、肉販(當年部隊的伙食制度不像現在統一律定,而是由各部隊行外出採買)、營區外茶室媽媽桑,尤其是這些攤販,一問軍中動態,他們可是比誰都清楚的很,當年我們經營的軍中線民,大概就是這些市井小民。

那個年代,為了要跟這民間的軍中線民套交情,還發展出軍事新聞採訪史上的「香腸線民」的先例,這個先例是,某幾位軍事記者為了要套某大營區外香腸攤老板的交情,光去光顧他的香腸攤的次數,就足夠讓香腸攤老板每月多賺一、兩個星期的收入,而這樣長期打香腸結緣後,這香腸還真是打得值得,不僅真有線報回報,其實打香腸的花費,竟然可以向報社申請,因為有幾家媒體軍事記者是可以以此向報社請款的,而請款「收據(證明)」,就是在香腸攤贏來的一條條香腸,這在當年,還真的發生過。


此外,對於追蹤軍中投票部隊動向,多年來,我們也練就合作分進合擊的策略,包括某報去守某個港口、某媒體去守某個營區大門,通常照片可以一起分享使用,算是當時頗為好玩的合作機制。這種現象,跟現在的狗仔跟監很像,所以台灣現在的狗仔隊,大概早在民國七十年代就有媒體記者這樣玩了,只是當時沒人稱我們是狗仔而已。

軍中黨部,大概在李登輝後期就已慢慢消失,直到陳水扁上任後,軍隊國家化才趨於正常,軍中也就不再出現「投票部隊」。至於當年軍事記者追著投票部隊動向跑的那種時光,除了本人曾擁有的軍中黨部歷史文件,但目前尚不知是否被水災毀掉外,曾經存在的軍中「投票部隊」,也隨著「國民黨軍中黨部」走入歷史,早已不敬禮解散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林弘展

  • 走過被國安單位列為危險份子的軍事記者生涯,從高空到海底,踏遍每一個有國軍駐防過的營區,出過兩本國防禁書,因為知道太多,選擇改變自己,有善因緣、結了佛緣,從傳播界轉任教育界,擁有師大工學碩士、臺大政治學碩士學位及臺大生農學院博士生身份,現在是大學講師!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