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5低
01/20
星期一
15°
16°
01/21
星期二
16°
19°
01/22
星期三
18°
21°
01/23
星期四
18°
22°
01/24
星期五
18°
22°
01/25
星期六
17°
20°
冷氣團發威!一路冷到周日清晨 「小年夜天氣報你知」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5
  • Dec
  • 2015

【老派浪漫之必要】白先勇:超越生死的激情 愛情才維持得住

作者 T人物

2015/12/25 18:04

採訪撰稿/施怡   攝影剪輯/林哲鴻


關於愛情浪漫,會因著時代背景有所不同嗎?

在1945年到1981年國共內戰時期,空軍男兒,是那個時代下的”把妹”高手。帥氣駕駛戰機,翱翔在天空中,一身帥氣軍服,讓少女神魂顛倒。作家白先勇在《一把青》的這個故事裡,寫的是空軍和其眷屬的故事,透過這個特殊的族群,傳達出那個時代下的愛情觀、國家觀、生命觀。

白先勇:「空軍那個時候是英雄,個子高比較帥,大家對他們有英雄崇拜。在戰爭的時代,空軍的生命很無常,那種愛情要有一種,超越生死的激情,才能夠維持的住。」

白先勇

▲圖說:作家白先勇

白先勇的書中,經常透過小人物的人生,映襯出背後的大時代。《孤戀花》的故事背景是十里洋場的上海,歌舞昇平到戰亂,書中的主角雲芳,是個風華絕代的舞女,多少男人想要一親芳澤,但她愛上的卻是一個小歌女五寶,五寶又與台灣音樂家三郎有一段深刻的愛情,書裡不只是這三人間的情愛糾葛,更多的是動盪時代許多的無奈與身不由己。《孽子》則是挑戰當年禁忌的同志話題,故事背景設定在壓抑的70年代,同志之愛,父子之情,某些無法言喻的隱晦情感,在和那個時代相互呼應。

白先勇:「以兒女之情寄興亡之感,我的整個《台北人》都是這個主題,很多時候大時代下由不得己,也只有如此,更顯得愛情的可貴。」

DSC05718

▲圖說:《一把青》劇照 公視提供

擅長改編文學劇的導演曹瑞原,近日的作品《一把青》上檔,對他而言,這不只是一個故事而是一個世代,一種不會再有的愛情印記。導演曹瑞原:「因為那個時代,讓愛情變的更浪漫,因為環境太艱困了,所以愛情本身就更浪漫璀璨,現在的人的生活,沒有這麼動盪,大家對愛情,就沒有那麼珍惜,因為環境在催逼著你的時候,跟一個很承平的時代,你去追求愛情,那個心裡是很不一樣。

1933851_1147744135243230_2359956394911586491_n

▲圖說:左起《一把青》編劇黃世鳴、原著白先勇、導演曹瑞原

在那個時代,這一秒飛上天的空軍,下一秒卻不知道能否平安回家。因此有個很特殊的空軍文化,他們喜歡留紙條,也因此曹瑞原將紙條設定在戲中穿針引線,牽起情緣。「因為空軍他們對生命沒辦法掌握,所以他們會比較風流倜儻,所以他們會去留紙條在某個學校,或者他在那裡養傷,他就留紙條,這個是空軍文化。」

曹瑞原

▲圖說:導演曹瑞原

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感嘆,讓他們在希冀想要留下一點什麼,讓自己被愛人記得,相較於現在這個時代,資訊爆炸通訊發達,沒有人需要用一張紙條,證明自己活著,或是曾經存在,那個時代,已經消失。

作家白先勇:「愛情如果能超越時間,超越生死,可以說非常是一種理想。現在什麼都快,愛情也快,那當然也是來的快去的快,可是他們(人們)心中想的還是天長地久,很寶貴的。」

一張紙條,一生等待。老派愛情之浪漫,或許現在只能回眸留在那個年代。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T人物

專訪各風雲人物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