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9低
12/15
星期日
18°
26°
12/16
星期一
18°
28°
12/17
星期二
18°
28°
12/18
星期三
18°
24°
12/19
星期四
17°
22°
12/20
星期五
16°
19°
周六溫升白天暖到稍熱 早晚仍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0
  • Oct
  • 2015

跑軍事新聞被監聽,就靠「這一句話」化解?│資深記者沒說的事

作者 林弘展

2015/10/20 14:23

3350690034855

(作者/林弘展) 

從媒體記者轉任教職後,最近首度回母校師大進行專題演講,題目是媒體人的蛻變與不變。 

分享的內容很多元,其中,講到什麼叫「大咖記者」時,我列出某個年代,媒體圈流行的大咖記者,是需要具備以下各路線的條件者,包括: 

社會記者-沒被列入八大行業「孝敬」者不算! 
軍事記者-沒被監聽、被「軍高檢」傳喚者不算! 
交通記者-搞不定長官要的火車票、機票、住宿者不算! 
財金記者-沒報兩三支股市明牌者不算! 
體育記者-沒球賽賭盤內線交易資訊者不算! 
府院記者-沒總統、首長叫得出名字的不算! 
國會記者-沒立委辦公室可窩者不算! 
地方記者-沒跟議員一起經營點副業者不算! 
影劇記者-沒能力搞定演唱會公關票者不算。 

其實還有很多路線的記者特質,一時之間也講不完,但我重點還是擺在軍事記者這個層面上來發揮。 

如果照這個標準,其實我還真的算是大咖記者,是的,因為,還在當軍事記者時候的我,是被列管監聽的重點份子、更是常被「軍高檢」傳喚的常客。 

學生對被監聽議題很有興趣,尤其,我被解除監聽名單之內的理由,更是讓課堂上傳出笑聲! 

這個理由說來好笑,一位在「有關單位」服務時,就常PASS訊息暗示我注意「電話有鬼」的「好朋友」,在退伍後跟我說,我是「有關單位」長期「服務」的「客戶」,但我這個客戶自從常在電話那頭講「阿彌陀佛」後,我對他們來講,就沒有「產值」與「產量」了,朋友說,我的「阿彌陀佛」幫我解脫了。 

沒錯,我被長期監聽過,自己也看過被監聽的譯文,但依照法令規定,有刑事偵查嫌疑者、關係人、或有國家安全疑慮者才會被列為情報(國安)監聽之列。 

但是,個人擔任記者前後共二十年以上的資歷,涉及的刑事紀錄是「零」;本身更無國安忠誠疑慮!但對不起,我卻是一位曾被軍情單位監聽的對象,不僅被監聽,還親眼看過攤在我面前的監聽譯文。 

更可怕的是,這種無聲無息的監控,我實在不知道「they」監控我從何時開始?更不知「they」監控毫無犯罪前科的良善公民要何時結束? 

有陣子,自己自創誤導監聽內容的方式,竟然常跟同業及線民拿當時的國防部長、國安局長、參謀總長的名字來開玩笑,包括「我剛剛跟李傑部長通過電話,李傑跟我說......」,這一招,我本來就認為是無招可變的爛招,果不其然,有一天,有關單位的「好朋友」退伍了,好朋友說,當年我常拿國防部長的名字,作為線民的代號那一套,行不通的,後來我被拆線的原因,是因為我早已無掛線價值了。 

3350720802518

因為在我加入慈濟的同時,就已離開新聞界往學術界進修,在這段職涯轉換期之中,我的通聯內容從討論國防軍事議題,轉眼間被功課、論文及「論經談法」的「阿彌陀佛」取代了,因為我的人生被「淨化」了,所以電話裡那隻鬼(監聽者)雖然沒被我「渡化」,但卻是從此在我的通聯線上「消化」了。 

俗說,常唸「阿彌陀佛」可消災解厄,這對眾生是否有用?我不敢講全部都是,但,至少當我拿起電話那句「阿彌陀佛」,卻讓我「化掉」電話裡藏著那隻鬼,還我不再受到監控的人生。所以,常唸「阿彌陀佛」可消災解厄之說,別人可以不信,但我是信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林弘展

  • 走過被國安單位列為危險份子的軍事記者生涯,從高空到海底,踏遍每一個有國軍駐防過的營區,出過兩本國防禁書,因為知道太多,選擇改變自己,有善因緣、結了佛緣,從傳播界轉任教育界,擁有師大工學碩士、臺大政治學碩士學位及臺大生農學院博士生身份,現在是大學講師!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