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低
12/16
星期一
18°
23°
12/17
星期二
18°
23°
12/18
星期三
18°
21°
12/19
星期四
16°
18°
12/20
星期五
16°
17°
12/21
星期六
17°
21°
好天氣出遊去! 早晚涼白天舒適暖「記得這樣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6
  • Oct
  • 2015

你喜歡的不就是你「已經看到的那個樣子」,何必自討苦吃呢?

作者 敷米漿

2015/10/16 10:06

T63900702_2M

▲圖/TPG

(作者/敷米漿

大陸女星為了反擊整容傳聞,親自到了醫院去檢查,證明自己沒有整形的事實。對於明星這樣的公眾人物來說,談個戀愛什麼的必須攤在陽光下本來也就不算個事兒了,現在好了,連有沒有整形都必須去醫院證明清白了。這讓我想起了一些過去的小糗事。是的,我每次都會聯想到一些風馬牛不相關的事兒,這樣想著想著、寫著寫著,大家看著好像也習慣了。

小時候我媽媽經常說我不是親生的,到醫院抱回來的時候,為了證明是我父親造的孽,所以隨便撿了一個黑色的痣黏在鼻子旁邊,我父親鼻子左邊有個不算是太明顯的痣,這也就算是交代了。

當然小時候我還在「媽媽五塊」的年代,我對這個是非常相信,甚至奉為人生最重要的自己的來源的。這個時候我開始慢慢懂事,也有了一點疑問。我經常問媽媽,為什麼我的痣在鼻子右邊,爸爸的痣在左邊。

「唉唷,那個時候急急忙忙的,就隨便找一個地方黏,怎麼知道黏錯邊了。」每次媽媽這樣說的時候我都會很難過。

這樣一點點的小遺憾在我的心裡不起眼的角落慢慢萌芽。

事實上,我照鏡子的時候其實不太注意這個黑痣的。

一直到了青春期左右,偶然有個同學提到我鼻子旁邊的痣,帶著一點兒戲謔的口氣,在那個下課找不到同學一起去福利社買飲料就會難過兩個禮拜的年紀,我開始在意起這個「黏錯邊的黑點」了。

越是在意,就會越有問題。

那個時候坐在我前面的女同學,基本上我連她的名字也想不起來了,總是會回頭笑我的鼻子很大,或者我鼻子旁邊有一顆蒼蠅大便。

我曾經在夜闌人靜的時候,試著想要直接切掉這顆痣,不料拿指甲戳了半天,痣還在,反而腫了起來,看起來越發地明顯。隔天不出所料,那個女同學笑得更大聲,更開心了。說來好笑,乍聽之下好像我是受害者,事實上我記得,好像是我先開那個女同學的玩笑。具體說什麼我不記得了,人生嘛,笑別人的內容都不會有記憶,但是笑我的內容我卻忘不了。

就這樣,我度過了相當慘澹的一段日子,誇張的時候,我甚至想拿立可白去把鼻子旁邊的痣給抹掉。考卷寫錯了立可白塗一塗就好,臉長錯了是不是也可以這樣呢?這個方法後來沒有成功,後來換了位置,不跟那個女同學坐在一起,也就忘了自己鼻子旁邊有一顆痣這樣的事情了。

我算是被罷凌嗎?哈哈我可不這麼認為。但是我能體會,某一段時間點裡面,我們會為了某一些瑕疵感到沮喪以及恐慌。而我始終必須把這樣的恐慌擺在臉上,當時每次與人對話就會覺得他是不是盯著我的鼻䁒旁邊的蒼蠅大便看。就好像門牙摔斷了,特別怕人家看自己的牙齒,鼻頭長痘痘就討厭對方瞄到自己鼻子。

還好,現在我都習慣以「蒼蠅大便」來形容那顆跟了我十八年的痣。那是現在長大了,對於這些東西一點兒也不在乎了,甚至連看都懶得看自己一眼了。如果可以,我不希望自己是那個一直開別人外表玩笑的人。如果大家都這樣,那麼安琪拉寶貝是不是就不必跑一趟醫院去檢查自己是否整形了呢?

話說回來,你會在意你喜歡的明星有沒有整形嗎?

你喜歡的不就是你已經看到的那個樣子了,何必自討苦吃呢,你說是吧?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敷米漿

  • 敷米漿,網路小說作家,輔仁大學日文系畢業。曾出版《你轉身我下樓》等十餘本書,演講超過一百八十場。大學念了六年,非常勤奮向學捨不得畢業。 轉行當洗車黑手五年,沒出版新作品卻沒停過筆。會一直寫下去,一邊洗客人的車一邊寫。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