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5低
09/16
星期一
25°
30°
09/17
星期二
25°
31°
09/18
星期三
25°
30°
09/19
星期四
25°
29°
09/20
星期五
25°
29°
09/21
星期六
24°
29°
連假第二天! 把握機會出遊「周日起水氣增」將變天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8
  • Apr
  • 2017

【倖存者存在於每個角落】她抗拒親密關係,因為心底這個謎...

作者 林韋龍

2017/04/28 10:04
▲TVBS/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編輯導讀:知名林姓女作家結束自己性命,父母聲明指出「鬱悶來自誘姦事件」,這類真實故事存在每個角落,同樣是受害者,這位「倖存者」選擇親口述說這段故事...

Rose躺在男人旁邊,胸口還因為激烈性愛喘息持續起伏,半張臉埋在棉被裡、依偎在熟悉卻又陌生的肩膀,自己的呼吸節奏與身邊這個男人,合為一體。他粗壯沒有肌肉線條的手臂、寬闊的胸膛,與稍微隆起的肚子。

這位男人輕輕闔上雙眼,額頭上還有一點點汗珠,他似乎很滿足也很滿意自己表現。

「我要妳看著我…..」

「現在是妳的老公在跟妳」

「是愛妳的老公在跟妳…」

一點點佔有慾、搭配雄性動物與生俱來的侵略性,讓Rosa心智年齡回到少女時期,一股熱潮從下體衝上胸口,再滿出喉嚨;兩人真正地交換體溫。

這個周末,他們做了三次愛。兩個人互動行為都變得年輕,兒子也發現不同。

在此之前,他們從未有過真正的「性、愛」,以前充其量只是性行為吧…

Rose在此之前心底排斥性行為,每次都是折騰。她原本只以為是,書報雜誌裡面寫的「性器不合」、「乾涸的泉井」,但這次她終於挖破內心深處的磚牆,拉出很多自己裝做沒看到的記憶。

兩星期前的一通電話,補齊記憶拼圖,她差點崩潰,卻也從殘破的瓦礫堆重新站起來。

Rose,53歲,負責貿易公司的帳務工作,成天都在數據堆裡打轉。鼻樑上的眼鏡,遮蓋不了精明的眼神、瀏海右邊側分,頭髮及肩。習慣穿著深色衣服,但她好像很久沒真正逛街了。

在公司當好員工、回家當老媽子,稍微尖銳的聲音,有助於管理家中老小,讓一切都在規則中運行,27年簡單的小日子,直到她接獲林台生死訊。

「是Rose嘛?我曼舒,我最近聽說,我們國中隔壁班的林台生死了。」多年沒連絡的小學同學,打電話來。

「我們是不是該辦同學會了?」電話另一頭,傳出試探的語氣。

「噢…我再想想好了」接著一陣簡單的寒暄,若有似無,好像沒必要,但也得敷衍一下,不能直接中斷。

其實,電話聽筒的每一個字都讓她僵硬,打開整排毛細孔,她感受到自己心底的起伏與電話另一頭平淡又事不關己的情緒。畢竟,宋曼舒講得是隔壁班的事情。但這個名字,卻深深刻刻的封印在心的角落裡。

她有點想不起來,有點模糊。

「林台生…..」

二、林台生

他好像是一個很開朗的人,笑得很燦爛,白色襯衫、深藍色制服褲,與當年流行的運動鞋。

有一天深夜,Rose的窗邊喀喀響,打開窗戶發現,林台生站在樓下,手上拿著藍色包裝紙的的禮物,對著Rose搖晃,秀出紅色的緞帶蝴蝶結。

「你幹嘛?」Rose站在三樓,用雙方能聽得到、卻又自以為小聲的音量說話。

「我要送你禮~物~」林台生也用同樣音量回覆,但分貝數好像無法壓低。

「臭小子,你幹嘛?」下一個插話的就是,帶著台語口音的國語;Rose的爺爺拿著籐條從一樓衝出來。

「ㄟ~~~你不要打他啦」Rose用正常音量叫爺爺。

「進去念書啦!」「臭小子不要跑!」

「禮物送你~」林台生用全力想丟到三樓,卻落在一樓門口。

這是一段國中男孩自以為浪漫,暗中調查心儀女孩住在三樓,卻沒有事先調查,爺爺住在一樓的奇趣故事。這盒禮物最後被爺爺沒收了,Rose到現在還不知道,那盒禮物、那張卡片裡面寫著甚麼。

林台生笑容總是溫暖,還有那年在籃球場上投進的球,都讓Rose心跳快衝破胸口。

兩人互相吸引,但那個年代、那個年紀,保持朋友的角色與合宜的距離。但那年的夏天之後,Rose過著「解離」的日子。把自己抽離開身邊一切事物。

三、解離

準備升上國三的前夕,暑假總是特別悶熱,柏油路散發某種氣味,每個人都期盼微風拂面,但那年偏偏特別熱、太陽特別刺眼,台北特別吵雜。

在這麼煩悶的日子準備迎接,國三籌備聯考的學期,Rose返校後,獨自前往附近學校的理髮店剪髮,學校規定耳下三公分、不能剪瀏海,烏黑俏麗的短髮,與那雙清澈的雙眼,充滿靈魂與生氣。

Rose打算穩住現在的成績,然後再往前衝刺,可以進入第四志願市立女中,她已經準備好滿滿的讀書計畫、還有剛剛送到家的參考書,準備與書桌上的風鈴並肩作戰。也許林台生也能靜下心讀書,一起考個好學校。

Rose頂著新髮型,一邊建構這個美麗藍圖,一邊順著學校圍牆,想回班上拿課本。

「明天就要開學啦~」少女的聲音吸引了旁邊的中年男子。

大門口前面有一台藍色野狼機車,中年男子正在抽菸,Rose走近時,這位中年男子說話了。

「同學,學校裡有壞人,妳要去哪裡?」

「沒有,我要去教室…」ROse有點害怕

「教室在四樓嗎?」男子熱心地問

「一樓,在榕樹下。」Rose似乎希望叔叔可以幫忙

「裡面在辦案、抓壞人,我陪妳進去好了。」

他們兩個慢慢走進穿堂,男子左顧右盼,彷彿真的刑案現場。Rose充滿了安全感,認為這世界上是有好人的,兩人慢慢走過長廊,經過洗手台、壁報看板、隔壁教室、還有一顆滾到草叢的籃球。

進去教室以後,Rose覺得怪怪地,但沒有相信直覺,只想著要取回的參考書。

當她拿出抽屜裡的書本,突然被中年男子迅速撲倒,把她強壓在教室講台前空地,脫下她的短褲、掀起她的上衣,摀住她的嘴。他則表情猙獰的解開自己的皮帶與褲頭。

「不要掙扎,叔叔很快就好了喔~」

「要不是我老婆…我也不用這樣…」

「啊!這身體…」

這些髒髒又下流的對話,衝擊這位女學生耳、腦、心。女學生淚水在眼眶打轉,斗大的淚珠從眼角滑落;無論怎麼扭動、抗拒,都無法掙脫這熊般的身體,這隻熊拉下拉鍊、掏出,強塞進Rose的身體。

當時,Rose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她發出嗚嗚的聲音,生理的疼痛、心理的壓迫,讓她無法呼吸,雙腳被壓住無法動彈,只想這一切趕快結束,從奮力掙脫到放棄求援。

這時候,有一個小男生從窗戶準備跳進教室,看起來是在玩捉迷藏,剛好來闖進這間教室。

身上的「熊」跟小男孩都嚇到了,空氣凝結兩秒,但這小男孩立刻轉身逃走,Rose使盡全力大喊「救救我」,但嘴被摀住,聲音出不來,小男孩就不見了。

Rose覺得很無助、很害怕,身上的「熊」,好像目的達成,不再壓迫她,但她痛得無法移動身體。這位叔叔穿上褲子,表情滿意的離開,甚至掛著微笑。

「噁心、非常噁心..」

Rose也許是因為奮力抵抗的關係、或是下體撕裂傷,她緩慢移動自己的身體。

Rose想不起來她如何回到家的,後來她蹲在廁所角落,感覺下體劇痛,她看著一塊肥皂,跟這塊肥皂說「真的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Rose仍然不知發生甚麼事,直到傍晚,母親大喊「是誰在廁所?」

這一句話讓所有感官全部關起來,她強忍疼痛站起來,剎那她做了一個決定,這決定影響她快要半個人生。

就是「不能說」。

說出來會如何呢?母親能做什麼?大家族七嘴八舌,60年代,誰會為伸張正義?

接下來的日子,Rose彷彿抽乾了靈魂,魂不守舍、整天吐不出一句話。學校裡,老師說的每一句話, 都無法進到腦袋裡,Rose好想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

直到有一天, 國文老師發起一件讓她回魂的活動,班上同學每個人都能寫一張不具名的紙條,問一個關於性教育的問題,然後老師會在講台上回答。Rose隱約知道跟這件事跟性有關,於是寫下「什麼是性交?」

國文老師當著大家的面,慢慢解開紙條、歸類,分成好幾個部分回答,Rose的問題摻雜在內,但她終於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了。但最重要的國三已經快要過完,她沒有考上市立女中,也沒有維持成績。因為她根本失去人生的方向。

【筆者有話說】

Rose是我的朋友,她真真實實地想要傳達「走出來」的故事,她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跟自己的故事,鼓勵那些受害女子走出陰影,別因為慘痛記憶賠掉自己的人生。

現在與丈夫的感情好轉,但她已經遺忘怎麼度過這些年的日子,她的親密關係呈現空白。直到她願意說出這些故事,才重拾愛人與付出的勇氣。現在她在執行一個計劃,透過分享自己故事,解救每個受傷的靈魂。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更新時間:2017/04/28 16:26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林韋龍

專寫真實的故事,想傳達正面力量跟溫暖。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