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7低
10/23
星期三
21°
24°
10/24
星期四
21°
24°
10/25
星期五
21°
24°
10/26
星期六
21°
23°
10/27
星期日
21°
23°
10/28
星期一
21°
24°
中南部稍熱其他舒適 各地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5
  • Nov
  • 2017

以「如果」開頭的道歉都不算道歉!他不會是真心的

作者 書是活的

2017/11/15 11:22
▲圖片來源/圓神書活網提供

●他是道歉了,但就是哪裡怪怪的

很多人是真心想要道歉,但不知道該怎麼做。明明已經說了「對不起」,但不懂對方為何遲遲不肯原諒自己。因此,瞭解最常見的道歉禁忌,可為得體的道歉奠定基礎。

得體的道歉不僅要講對話,還要避免講錯話。瞭解對錯的差異何在,也有助於發揮道歉的效果。

●越幫越忙的對不起之1:「我向你道歉,但是……」

受傷的人最想聽到的是真心誠意的道歉。然而,道歉後面一旦加上「但是」兩字,就完全推翻前面的誠意了。要特別注意那個偷偷追加的但書,那些幾乎都是藉口或完全否定原始的訊息。

不管「但是」後面的說法是不是真的,它只會讓整個道歉變得很虛假。事實上,它等於是在說:「考慮到整個情況,其實我的冒失(或遲到,或諷刺的語氣等等)情有可原,無可厚非。」

以多洛莉絲為例,家族聚會時每個人都出錢出力,只有小妹閒閒晾在一旁,從不幫忙,她看了就滿肚子火。她一度實在氣不過,當著家人的面唸了小妹一句:「妳不是這次聚會的特別來賓,幫忙把碗盤放進洗碗機是會死嗎?」

可想而知,那句話小妹聽來有多刺耳。她馬上起身離開,之後她們也一直迴避彼此,那場聚會就這樣尷尬地結束了。

多洛莉絲覺得很愧疚,回家幾天後她打電話向小妹道歉:「我為那天指責妳的方式向妳道歉。但是看妳都不幫忙,我實在忍不住。

那讓我想起從小到大都是我在做家事,妳從來不做,媽也不管,因為她不想跟妳吵。我為那天的魯莽道歉,但是應該要有人告訴妳該怎麼做。」

多洛莉絲向我抱怨,小妹對她的道歉一點都不領情,我說:「妳那不算道歉啊。」多洛莉絲對於小妹不肯幫忙所產生的新仇舊恨那麼強烈,可想而知,要她真誠地道歉有多麼困難。

但我想像,小妹聽她道歉時,可能覺得自己又被汙辱了一次。

如果多洛莉絲只說「我為自己的過分言辭道歉」,小妹也許比較願意接受。那樣簡單的道歉至少不會增加小妹的防禦心態,也給予她一些空間去反省自己的行為。

多洛莉絲道歉的意圖是良善的。「我只是想讓小妹知道我為什麼會反應過度,」她告訴我:「我想讓她知道,我氣她不肯幫忙不是一、兩天的事,而是由來已久。」

好吧,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應該等到比較恰當的時機,再用比較恰當的方式提起。

最好的道歉要簡潔扼要,不解釋一大堆,不然反而會弄巧成拙。道歉不是你解決根本問題的唯一機會,只是為未來的溝通機會鋪路。這是非常重要的不同,但大家往往看不清這點。

●越幫越忙的對不起之2:「很抱歉,讓你有那種感覺」

「很抱歉,讓你有那種感覺」是另一種常見的假道歉。

「真道歉」是把焦點放在你的行為上,而不是對方的反應上。

以最近一樁讓我抓狂的經驗為例。那個人,我們就姑且叫他里昂吧,負責某個組織的宣傳。

那個組織最近邀請我去演講,他們有一張我20年前拍的檔案照片,但我希望自己在演講那天看起來和照片差不多,所以我重新寄了一張新照片給里昂。我說:「請用這張照片。」

也許里昂不小心忘了,或者他覺得講者的照片年輕一點可以吸引更多聽眾。總之,他在網站上放了舊照片,後來我指出錯誤以後,印刷手冊上卻還是放那張舊照片。最後,我們的對話如下:

我:你在網站上放我20年前的舊照片,我們談過那個錯誤以後,印刷手冊上卻還是放那張照片,這是怎麼回事?

里昂:我是用自己電腦裡的存檔。我無法注意到每個細節,沒辦法做到十全十美。

我:這跟十全十美沒有關係,我只是想用近期的照片。

里昂:對不起,沒想到那張照片對妳那麼重要。我想,聽眾應該不會像妳那樣在意照片是什麼樣子。

我:重點是,我事先已經請你使用我提供的新照片了。

里昂:好吧,我跟妳道歉,很抱歉讓妳對照片的事情那麼生氣,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對妳來說那麼敏感。

里昂不是真心誠意地道歉,他想把我變成問題所在,暗指我因為龜毛或愛面子才會在意那麼多,而不是因為他無法信守承諾。

我還寧可他完全不要道歉,因為他顯然不在乎、不歉疚,也從未更正網站上的錯誤,還怪我小題大作。又或者,他其實很清楚自己做錯了,但他就是不想承擔責任。

無論里昂為什麼犯錯,那種反過來怪罪對方的假道歉比不道歉還糟,因為那樣做不僅失禮,等於又補了對方一刀。

你可能完全不認同里昂的作為。

不過,「為對方的感覺道歉,卻不為自己的行為道歉」其實是一種常見的卸責方式。例如,「我在派對上當面更正你的說法,讓你覺得尷尬,實在很抱歉。」這不是道歉,也毫無負責的意思。

你可能覺得道歉是正人君子的表現,還為此沾沾自喜,但這其實只是把責任推卸給對方,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我講的完全合理,你聽了反應過度,我很抱歉。」

比較正確的道歉方式是說:「我在派對上當面更正你的說法,我很對不起,下次我不會再那麼冒失了。」

★以「如果」開頭的說法,幾乎都不算道歉

「如果」兩字也會讓對方產生自我懷疑。注意「如果我太冒失了,我很抱歉。」或「如果你覺得我講的話冒犯到你了,我很抱歉。」。

以「如果……我很抱歉」開頭的說法,幾乎都不算道歉。比較好的說法是:「我講的話太冒失了,很抱歉我想得不夠周全,以後不會再犯了。」

●越幫越忙的對不起之3:莫名其妙的道歉

一位父親帶著十幾歲的兒子來找我做心理治療。那位父親的脾氣急躁,每次兒子犯點小錯(例如車庫的門沒關好),他總是嚴詞批評。

他看到兒子面露不悅時,便回應:「對不起,我說的話讓你心煩。」不管發生什麼事,他每次道歉都只會講這句。

「我討厭他的道歉。」他的兒子告訴我:「我聽了覺得很煩,但不知道為什麼。」

他兒子知道那句話聽起來不對勁,但聽不懂那句模糊道歉的用意,他不知道父親究竟是為了什麼道歉,搞不清楚到底是誰有問題。他只知道父親的道歉讓他覺得很不舒服,莫名其妙。

這位父親的道歉並不是為了辯解或卸責,而是一種焦慮家庭常見的混淆思維。

這種焦慮狀況越嚴重,就有越多人必須為其他人的感覺和行為負責(「害爸爸頭痛,你應該道歉」),而不是為自己的感覺和行為負責(「你明知爸爸頭痛,還不把音樂轉小聲一點,你應該道歉。」)。

切記!道歉的時候,若是太快要求對方的諒解,可能會縮限了對方達到諒解所需要的情緒空間。對方剛聽到道歉時,可能還覺得慶幸或鬆了一口氣,但可能還來不及消化怒氣和痛苦,就被你逼著「原諒」。

真心道歉時,希望獲得原諒,進而和解,是人之常情,但是催討原諒會讓對方覺得倉促受迫,甚至覺得自己再次受到委屈,只會導致道歉的效果大打折扣。道歉往往需要時間和空間發酵,才能發揮效果。

(作者/海瑞亞.勒納博士:美國最受推崇及敬重的人際關係專家,擔任美國堪薩斯州曼寧吉爾精神診所的心理治療師20餘年,以女性及家庭心理學方面的學術研究著稱,也是紐約時報暢銷書、銷量達數百萬冊的《生氣的藝術》及《與兒女共舞》《可以溝通,真好》等多部專業著作的作者。目前在堪薩斯州的勞倫斯市擔任心理治療師,也在全美各地演講及提供諮詢。)

>>本文摘自《如果那時候,好好說了對不起》一書

加入LINE來跟小編聊聊天☛ http://goo.gl/bv7Trw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更新時間:2017/11/15 15:20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書是活的

書是活的,他走出來貼近你。 而他不在乎你在背後談論他東長西短, 他也不在乎你劈腿好幾本。 這是一種愛吧。 我這個人啊,一講到閱讀,人都醒了。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