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2低
11/13
星期三
19°
27°
11/14
星期四
19°
21°
11/15
星期五
18°
24°
11/16
星期六
18°
26°
11/17
星期日
19°
27°
11/18
星期一
19°
26°
本周晴到多雲 周三晚周四零星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4
  • Oct
  • 2016

Bob Dylan得諾貝爾文學獎,我該怎麼表達呢?

作者 談談

2016/10/14 18:14

(作者/蕭旭岑

Bob Dylan得諾貝爾文學獎,我該怎麼表達呢?

讓我回顧2011年4月的那場演唱會吧!

永遠滾動,永不生苔
2011.04.04

他站在台上,他什麼都不需要做,空氣就湧起滾動的音樂。只要他在,他的口琴吉他在,搖滾樂的歷史就在,他甚至不需要開口唱,雖然這樣說是誇張了些。

今夜,現場聽到狄倫伯嘴巴含著橄欖唱完Like a Rolling Stone,那一刻,我覺得好像目睹聖母峰朝你走來的感覺。

如同許多網友說的,Blowin' in the Wind與Like a Rolling Stone這兩首歌問世快五十年後,能在這塊土地上聽到原唱者唱(儘管老先生已經唱得從心所欲不逾矩了),再怎麼說,都是讓人感動到不行的事…

兩個月後就滿七十大壽的Bob Dylan,今年首場演唱會就選在台北舉行,這是老先生第一次造訪台灣,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下一次,總之就是必須乖乖買票去聽,有些事還是得抱著認命認份的念頭去做,否則很多事轉眼就成為歷史。

譬如十六年前我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聽R.E.M,那時R.E.M是美國第一的樂團,剛發了Monster,意氣風發,無人能及;如果那時想說「反正下次還有機會」,我就錯過了「永不再來」的R.E.M(註一)。所以聽現場這種事,你不能跟上帝打賭。為了這樣的理由,我一直勸好友Philips Lyu Philip來聽狄倫伯,當然他在考慮自己將來不至於後悔後婉拒了。

不過話說回來,聽狄倫伯和聽R.E.M,終究還是不一樣的事。R.E.M曾是美國第一的樂團,就跟任何偉大的樂團一樣,遭遇團員更動、離世,會從「第一」走下坡一樣;但狄倫伯,他不同,他當然也有過起伏,但他的音樂是沒有巔峰的,因為他不斷滾動,滾石不生苔,這句話用在狄倫伯身上,再恰當不過,就連同樣豪唱近五十年不輟的「滾石」樂隊,比之狄倫伯,也稍形見絀。

狄倫伯是搖滾樂史上最勇於告別自己,永遠往前滾動前進,不留戀當年勇的第一人。從民謠抗議歌手,到毅然轉投電吉他、重低音,面對現場觀眾叫囂「叛徒」不改色(註二);到七○年代突然虔誠信奉基督,連發兩張福音專輯,經歷了被懷疑江郎才盡的時期,又在九七年發行了Time Out of Mind叫好叫座的專輯,再到廿一世紀後發行了三張紮實的經典,老先生蓄起八字鬍,穿著皮靴戴著帽子的西部裝扮,轉而尋找藍調草根的搖滾根源,混著福音、R&B等各種不同的音樂型態,七十歲的老先生,反而創造出較之過去四十年更為粗獷、直接、奔放,甚至生猛不羈的音樂。

這就是狄倫伯,這就是搖滾的精神,今夜,我何其有幸現場聽到他那被《滾石》雜誌選為搖滾史上五百單曲之首的Like a Rolling Stone,他就如同歌詞說的,孤身一人,彷若未識,不斷滾動,尋覓歸鄉之途,在太多唱三十年、甚至二十年就退休等待進入搖滾名人堂的歌手之外,狄倫伯瞇眼凝神,漆黑亮瞳炯炯,「永不結束的巡迴演唱會」,五十年了,還一直唱下去。

五十年可以改變這世上90%以上的事,因此,也不用太去低聲抱怨,狄倫把你我耳熟能詳的經典曲目唱得「面目全非」。當一首歌你連續唱了五十年,還要跟唱機放出來的一模一樣,這可不是真實的人生哪,老先生已經「從心所欲,不逾矩」,他可是比李宗盛還要李宗盛呵。

也因此,我聽到彷彿軍歌唱腔的Desolation Row,雖然差點笑出來,但更多的是溫暖的感動,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當你聽到狄倫扯著喉嚨唱著:「Do you, Mister Jones?」你會理解的:今晚,狄倫以不討好任何人的姿態,把永遠會繼續滾動的這些歌曲傳唱下去。

今晚,最值得一書的,是(出我意料之外),狄倫竟然唱了Blowin' in the Wind,作為最後一首安可曲。旋律曲調徹底解構變形不論,但今夜,在Suze去世之後(註三),狄倫伯第一場公開演唱會上會出現這首歌,我無法不穿鑿附會地想著,古稀之年的狄倫伯,是否低調、輕輕地,悼念著他年少的愛人哪。

最後要說的,是今晚前往小巨蛋的路上,不知為何我心中想著,好想聽到Thunder On The Mountain,如果能現場聽到,那一定棒到無話可說,可惜的是並未如願。不過我也太貪心了,雖然沒有聽到Thunder On The Mountain(還有It's All Over Now, Babe Blue),不過能現場聽到Desolation Row和Ballad Of A Thin Man,安可那兩首經典,以及,現場聽到狄倫吹起口琴,還能有什麼話說呢?

註:

一、 十六年後我慶幸當時有聽到顛峰狀態的R.E.M,因為從那之後,R.E.M再也沒有回到那時的巔峰,那個接連出版了Out of Time與Automatic for the People經典專輯的偉大樂團。十六年後我還慶幸,那時咬著牙把家教薪水拿去買前排座位決定,還記得與Peter Buck四目相對很多次,然後聽Michael Stipe現場唱Losing My Religion。

二、 這個搖滾樂史上最傳奇的軼事,是1966年5月的真實事件,收錄在《六六年亞伯宮實況》的現場靴腿,馬世芳兄著作有極為權威且詳盡的介紹。

三、 關於Suze,Susan Elizabeth Rotolo,見馬世芳兄的好文。

http://www.ptt.cc/bbs/movie/M.1196228481.A.F87.html
http://blog.roodo.com/honeypie/archives/15266665.html

>>來信投稿vanchang@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10/17 14:08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談談

  • 談她的愛、他的心;談我的友誼、妳的唯一。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