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1低
12/15
星期日
18°
28°
12/16
星期一
18°
28°
12/17
星期二
19°
25°
12/18
星期三
18°
23°
12/19
星期四
17°
19°
12/20
星期五
17°
22°
好天氣出遊去! 早晚涼白天舒適暖「記得這樣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Nov
  • 2015

木蘭村走入歷史,見證女青從伍之路│資深記者沒說的事

作者 林弘展

2015/11/23 14:39

3505766186060

▲圖/林弘展提供。

(作者/林弘展

陸軍馬祖防衛指揮部宣佈:在各部隊完成妥善的女性專用寢室與生活設施後,女性官兵將各自回歸各部隊掌握,取消長年為女性官兵設置集中住宿「木蘭村」的政策,與男性官兵共同生活、執行衛哨任務。

「木蘭村」一詞出自復興崗政戰學校女性軍校生與女青年工作大隊員集中住宿的房舍,一般部隊也沿用這個名詞,作為女性官兵集中宿舍的代稱。

有個採訪機會,得以重新回到金門明德營區。自己跟木蘭村有著一年多相處的因緣,儘管,隨著人事的精簡及任務的改變,「木蘭村」早已成另類的官兵營舍,但留存在腦海裡的記憶,隨著附近的一景一物的呈現,又把我的思緒,帶回到服役時期的回憶裡。

金門「木蘭村」是一處約可容納二十個「女青年工作隊」(俗稱「女青」)軍官進駐的營區,因為「女青」常巡迴各離島與外島宣教,所以也不是常常在金門進駐,她們應該是一期三個月在金門駐防、之後就離開,三個月後再進駐另一分隊,所以,金門「木蘭村」營區,每年有半年的時間是不見「女青」身影的。

因為駐地的地利之便,「木蘭村」平常的營區整理及「女青」進駐後的衛哨勤務、伙食採買打理等,都是歸我們單位在負責協助處理。

在筆者服兵役的年代,金門是兵多將廣女生少,當時高達五萬多官兵,女性軍官除了金防部花崗石等軍醫院有女性軍職護理官外,一般的政戰女性軍官可能五根手指都算不完,所以,當時要在金門看到女性官兵實在不容易,除非女青年工作大隊來防區進駐,才會在特定營區看到女官的身影。

3505766382077

▲圖/林弘展提供。

我們駐地緊臨「木蘭村」的關係,每年至少半年的時間,我們幾乎都可以跟女官朝夕相處,不過別人羨慕我們,我們可不見得為此感到輕鬆,甚至一旦女青進駐金門,我們執勤量增加不提,常出現一些是非糾紛,卻也相對帶給我們困擾。

我們營區是在三面環山、中間有一個明德湖、湖邊有環湖道路,通往大營區之外,除了司令部、木蘭村及幾個庫房外,這個封閉的營區內,就屬我們部隊在負責戰備任務。

這種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也只有我們能跟「女青」的女軍官比較多的互動機會,「女青」對我們部隊而言,其實有時真的就像一般我們明德營區外的部隊所講的,求都求不到的「福利」。

在那個年代,我們這個營區的官兵常常可以跟「女青」的小軍官聊天、唱歌、打球、跑步玩在一起,也因為有她們的「加持」,那時我們部隊的精神戰力可說是最強。但有好必有壞,壞就壞在,男女相處是非多,尤其我服役期間碰到的是非更扯。

3505766358013

▲圖/林弘展提供。

因為「木蘭村」是我們指派士兵負責衛哨勤務,連伙房兵也是我們支援的,建在山邊路旁的「木蘭村」,再往上不到五十公尺有個對空監視哨,也是我們部隊在防守的。

這種背景下,曾發生「木蘭村」內遺失女官內衣,女青隊長還一狀告到營部,我們還特別召集官兵來個自首大會,這檔事,在當年是很嚴重的,因為當年我們要是在外島犯了逃兵,只有槍決不留情面的,偷女官內衣更是何等大事,少則軍法蹲個三、五年。

尤其是女官丟內衣事件,那一次全營在營待命戰備的官兵除留守兵力外,全部被帶去太湖挖泥巴,營部緊急調來車子,統統把挖泥公差載回營部,滿身髒污的我們,整隊後,一眼看到營長臉色鐵青的說:木蘭隊長有事宣佈!結果看到一位「阿桑級」的女軍官帶著兩位臉色鐵青的少校女軍官, 好像三娘教子般的說著:「說!誰偷了我們家小官的內衣!」

大家一聽,馬上在下面笑了出來!當然當幹部的,不僅要忍住偷笑之外,還得裝模作樣大聲斥喝:「還笑」!有些比較會裝的幹部,還特別走到頗具嫌疑的幾位喜歡搞怪、快退伍的老兵面前嚇一嚇他們,只見老兵一看到幹部走過去,馬上說:「ㄟㄟㄟ!老兵八字輕,麥相害,這事跟我們無關,別在我們面前晃!」

營上為找出這位或這些害群之馬,部隊還為此發動幾次全營區「黃埔大地震」(翻箱倒櫃),弄得營區內「人仰馬翻、雞犬不寧」,但全營區不知翻幾翻,就是找不到,不過,可能因為找不到證據,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但這件事,搞得我們之後有一段時日,在環湖跑步時,因為受不了她們的異樣眼光,不是刻意避開時段就是繞路而跑,讓原本我們「相敬如賓」的關係,變得有點尷尬,隨時得接受女官異樣看待的眼神。

2005年7月1日,女青年工作大隊正式由國防部宣布裁撤,結束56年來的女青歷史。當時是資深軍事記者的筆者,獲邀採訪這個要走入歷史的團隊,2005年6月25日的報紙,我寫下這一段,女青年工作隊將在今天獻唱完最後一首驪歌、跳完最後一首「珍重再見」舞之後,各奔東西,走入歷史。

從服役時短暫的朝夕相處到見證女青走入歷史,儘管曾發生過沒有下文的誤會或是件嚴重軍紀事,這群能歌善舞的「女青」,在金門明德營區跑步與唱歌答數的身影,至今依舊讓人難忘。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林弘展

  • 走過被國安單位列為危險份子的軍事記者生涯,從高空到海底,踏遍每一個有國軍駐防過的營區,出過兩本國防禁書,因為知道太多,選擇改變自己,有善因緣、結了佛緣,從傳播界轉任教育界,擁有師大工學碩士、臺大政治學碩士學位及臺大生農學院博士生身份,現在是大學講師!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