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6低
07/17
星期三
27°
35°
07/18
星期四
27°
34°
07/19
星期五
27°
34°
07/20
星期六
27°
34°
07/21
星期日
27°
35°
07/22
星期一
27°
35°
準颱風「丹娜絲」今恐生成!最快入夜海警 恐登陸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8
  • Nov
  • 2015

【換位思考】不知如何消弭仇恨,至少要積極創造和平

作者 羽茜

2015/11/18 10:21

AP_255563724440

▲圖/美聯社

(作者/羽茜

我寫作專欄的習慣,向來是寫自己有感觸的事情,不特別預設範圍,但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天南地北都能聊,或者是對什麼事情都有意見的類型。

只是這一周發生的巴黎恐攻事件,讓我不寫些什麼難以釋懷,卻也擔心自己對國際關係認識不足,寫了什麼誤導或偏頗的意見,就在舉棋不定的時候,突然覺得,這種覺得不做些甚麼不行,卻又懷疑自己究竟能做些甚麼的心情,或許也就是我們一般人在眼見這些恐怖事件時的心情吧。

伊斯蘭國(IS)的崛起有長久的歷史淵源,而能夠吸引那麼多人自願加入成為「聖戰士」,除了宗教以外還有其他政治與經濟上的理由,我不敢妄論是什麼原因產生出恐怖組織,但我想,單就個人層次,或許我們可以思考是甚麼東西會引發人們內心的仇恨,讓人想要參與這些恐怖組織。

沒有公平的機會。這是原因之一,據了解,很多伊斯蘭教徒的年輕人因為父母是移工的關係成長於歐美社會,然而因為宗教、種族等因素受到社會排斥,不只是沒有和白種人同樣的政治權,個人唯一能從貧窮階級中翻身的教育機會也被剝奪。

對未來看不見希望,只能從事低下階層的工作,被社會排擠,這種不公不義會產生對社會的仇恨。從這個角度來看,選擇以激進、暴力的手段傷害無辜的人,是他們對社會的報復。

歐美國家的種族問題一直都相當嚴重,這些非白種人因為不被承認為當地社會的一份子,產生沒有家鄉的失落感,也讓伊斯蘭國得以藉由「共同建立伊斯蘭國」的信念,吸引這些人加入成為其中一分子。

想像一下,如果你怎麼努力,也沒辦法成功、甚至沒辦法生活,為了三餐溫飽只能從事犯罪、性交易,你會不會憎恨這個社會,對於那些純粹只是因為膚色和宗教就看不起你的人,會不會想要報復?我想是很有可能的。

這樣的理解,或許可以指引出一個努力的方向,就是一些一般人也能做到的事情,我們沒有辦法打擊一個龐大的組織,但我們可以做一些事情,避免社會中有更多的人加入這些激進和暴力的團體,比方說,自我檢討並且許下承諾,不因為任何人的種族、膚色、宗教與文化的差異,而有所歧視或排擠。

台灣人自詡友善,但其實對於不同種族,還是有不同的「待客方式」,還是會對某些非白種人投以歧視的眼光,對於來台灣工作的東南亞族群、加入這個社會的新移民及其子女,還是會有自認為文明程度不同的傲慢。這些都是不對的,排擠會滋養仇恨,給人報復的動機。

台灣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有各種不同種族、膚色、文化和宗教的移民,在眼見恐怖攻擊發生時,我覺得台灣社會必須要將這些視為警示,在處理族群相關的議題上,是不是也否定了特定族群的公平機會?公平、認同、尊重,這些事情不只是口號,而必須在政治、經濟、教育層次上都獲得落實。

龐大的歷史事件看似個人無法撼動,在面對這些事件時也很容易產生無力感,但只要認真思考個人能做些甚麼,或許會發現,總是有一些個人可以努力的事情。

友善對待不同族群的人吧,在為我們的孩子爭取公平的機會時,也不要忽略其他不同族群、然而同樣成長於這個社會的孩子,這是我的想法。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羽茜

  • 政治大學社會學碩士,曾任編輯、英日文譯者,熱愛寫作,覺得閱讀和寫作就像空氣一樣不可或缺,著有散文集《成為母親之後》/時報出版。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