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低
12/16
星期一
18°
29°
12/17
星期二
18°
24°
12/18
星期三
18°
21°
12/19
星期四
16°
19°
12/20
星期五
16°
25°
12/21
星期六
17°
24°
好天氣出遊去! 早晚涼白天舒適暖「記得這樣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2
  • Oct
  • 2015

說好的澳洲打工度假呢?竟險變拘留所驚魂記│資深記者沒說的事

作者 非非

2015/10/22 17:49

(作者/非非

2007年,
澳洲打工度假的風氣正起,
而當時正是屆齡的我,
不想讓自己的青春留白,
於是,請辭了記者的工作,
自己辦了簽證、找了住宿、找了語言學校,
那年的夏天,義無反顧飛到了澳洲布里斯本。
度過了半年的平靜生活,
2008年初,
好不容易找到了新的落腳地,
要專心準備考研究所,
卻意外差點跟著房東進了澳洲移民局的拘留所,
舊部落格中清楚的記錄著1/8,
讓記憶回到了當時......


拂曉驚魂之嚇破膽

「叩............叩!」
一連串急促的敲門聲把我驚醒。
睜開雙眼,陽光從窗戶灑進屋內照亮了整個屋子。
看看時鐘 ,才6點44分!
心想:搞什麼啊!我八點才課,房東幹嘛這麼早叫我......
不甘願的起床,開了門 ,卻傻了一下。
一個金髮女子站在我門口。
很嚴肅的機哩瓜拉的跟我講一堆英文......

腦中一時沒反應過來......(趕緊把腦中的語言頻道轉到英文模式)
依稀聽懂,似乎是澳洲移民局,要做安全檢查之類的,跟我要ID卡,於是,雙眼惺忪的我,從包包拿出了護照給她。

102301

從我手中接下護照,這名穿著移民局制服金髮女子,要我出去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走出房門,看到約略五名西方臉孔的男女,穿著深藍色POLO衫的制服站在我家客廳裡…

一個男   顧大門
一個女   來敲我的門
一個女   站在沙發前
兩個站在餐桌旁      
一女手拿筆記抄東西      
一個男的猛翻我的護照

此時......
房東先生(APO)赤裸上半身站在沙發旁
房東太太(KIM)坐在沙發上正看著一封英文公文
房東太太的姊姊(KIM姐)無奈的坐在我的身旁

我......
則是穿著睡衣、抱著抱枕、睡眼惺忪、疑惑的看著大家......

KIM摘下了眼鏡對我說,『Penny對不起!昨天APO(房東先生)打了通電話,太久了,出了事!』『因為APO的依親簽証過期,昨天打電話去問,所以才被通報了......』KIM姊說,『只是查戶口啦......沒什麼!』我一臉狐疑,沒有反應......

那個猛翻我護照的高壯澳洲男警問我,是不是有親戚這在? 我淡淡的回答,『No, I took the Working Holiday Visa。』(P.S. working holiday visa的電子簽證,是不會在護照上有任何標記,只有出入境的印章)此時的他,鬆了一口氣似的,把我的護照給拿給拿筆記本的女警讓她抄錄之後,就拿了他的警徽以及證件給我看,似乎要證明,他的確是澳洲警察。

老實說,我哪知道澳洲警察警徽長怎樣,看了兩眼,就還給他。而剛剛很兇敲我門的金髮女,走了過來…限制我們的行動。KIM去喝個水,想打個電話叫他同事Scarlett(KIM做家事打掃的工作),今天不用來上班,也被她很兇的制止。讓我們嚇不敢亂動......

然後,還是很兇的恐嚇我們說,等會兒他們會一一訊問,

也許…有可能…全部都要移往移民局偵訊......

(我心想…媽呀~搞什麼啊~我今天第一天上課啦~)

沒多久,金髮女把我的護照還給我說,因為我拿的是working holiday visa,所以沒事!而我現在可以自由行動,但,房東一家人全都得要去移民局。在一旁,我注意到,他們跟KIM姐要VISA,可是KIM姐卻一直給不出來,跟KIM要護照,她也搖搖頭。

越聽,我越覺得奇怪。走回房間,兩個金髮女站在我門口,要監視我的行動,卻讓我慌了手腳。這時候,突然腦中的英文頻道斷線......

一時情急,想要換衣服的我,連「換衣服」的英文都想不起來…只好猛做脫衣服的動作說『I......I......I......want  to…』。一個金髮女說,『take  off  your  dress?』我鬆了一口氣,很用力的說,『Yes!』

她笑著把門關起來,但告訴我,換完衣服記得把門打開。

換完衣服,打開門,我去刷牙,洗臉,上廁所,那金髮女就一直跟著我。

一出浴室,移民局的人,越來越多,幾乎塞滿了我住的這個家。男男女女,我苦笑的說了一句,『So…many people, and  you  all  scared  me!』 

一轉頭,卻看到KIM姊和KIM,各自被兩名以上的移民局人員監視之下,在房間裡頭收拾行李。我走出房門,睜大雙眼的問,『Why do they need to pack their baggage?』一直跟著我的那個金髮女,眼神充滿了安慰的跟我說,她們被懷疑沒有VISA,也許會被遣返馬來西亞。我有點傻眼......

回到房間,整理我的書包。突然聽到KIM姊試著用中文,似乎想解釋什麼,我走出房門一看,原來是和老公一起移民的台灣人Scarlett來了......不會講英文的她,也是當場傻在門口......

剛剛一路跟著我的那個金髮女要我翻譯,要不請她馬上離開,要不就坐在沙發等他們離去......

我翻譯了,有人問她來這幹嘛,我不敢說,她是要來和KIM一起去工作,因為這樣看起來,他們算是做「黑工」,我淡淡說,只是朋友來拜訪,她等會跟我一起離開。

收拾好書包,我和Scarlett坐在沙發上,等待另一個朋友來把我們接走,看到移民局的拖出來三大箱行李,還把他們的電話簿,手機等物品,通通一一用密封袋保存。

(我心想......不妙了......)

KIM紅著眼框走出來,和我們坐在沙發上。Scarlett不捨的和KIM擁抱說,『保重!你是我最好的姊姊!我會到馬來西亞去看你的......』。這一句,更讓KIM難過的掉下了眼淚….

我也和KIM擁抱,沒說一句話,只是不想讓她心更痛。

因為,她在這待了五年了,這個家,也充滿了她的巧思,現在卻毫無預警,被迫離開。臨走前,我們本來想開走KIM的車,所以拿了車鑰匙。走出門外,才發現車子早被警車給擋住,約莫四台箱型車,把我住的地方,每個出口都給堵死。

我藉故拿錯鑰匙,再返回屋內問用英文問,房東會需要拿著屋內的鑰匙吧?移民局的金髮女卻說,「不用了,你拿著吧!如果他們會回來,會打電話給你的。你就拿著吧!」

(我心想......糟糕!會這樣講,應該就是回不來了吧!)

心一沉,我趕去搭火車,要到市區上課了。

一路上,六神無主的我,決定到學校附近的星巴巴,買杯熱拿鐵,還多加了兩包糖,希望鎮定情緒。但,直到當天下午,我仍驚魂未定。

拂曉驚魂之徬徨失措

『Penny!Don’t worries. You will read more and more fast.』

『Penny!Take eazy!Just try it!』

拿著IELTS的閱讀測驗,密密麻麻的英文突然感到很陌生,我勉強自己專心,努力去看懂它,卻一直無法專心。老師Rob看我半天答不出一題,只好不斷的鼓勵我,不過我實在很難開口,才一個小時之前,我才經歷了一場驚魂記。

硬ㄍㄧㄥ也不是辦法......

我想回家看看到底發生什麼狀況。下了課,直接收拾書包,決定翹課,走出學校大門。才走兩棟樓的距離,我停下腳步,抬頭向上望,原來這裡是移民局的辦公室。我心想,KIM他們一家人,或許就在樓上。可是,我可以見他們嗎?我不知道!我怕我聽不懂,又不會講,我還是先回家看看吧。

**

打開門......

豔陽照的屋子裡,一股悶氣。

接連幾天的陰雨綿綿,突然的好天氣,相較之下,卻顯得格外的諷刺。

洗衣房,還有洗好等著要曬的衣物。廚房,則是遺留五包她們最愛吃,而已經開封準備要煮的Migoreng(印度撈麵),以及,放在爐子上煮麵用的一鍋清水。

走進KIM姊的房間,已經收拾的快要清空。(畢竟她才來半年)

而KIM和APO的主臥房,則是凌亂不堪,看的出來,能帶走的東西不多,我想短時間之內,KIM也很難收拾的很完整。屋內的傢俱,全都沒有改變,只是主人不再回來了,我心裡突然變的很空虛、很徬徨。

接下來,我該怎麼辦?是立刻搬家?還是可以繼續住?

曾經聽KIM說過,這個房子是他表哥PETER很久以前買下來的,焦急的我,急著想要PETER的聯絡方式。可是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緣,更別提會互留電話。翻遍家中,希望有任何線索,毫無頭緒的我,開始打電話問當地的朋友。

『Penny喔~什麼事情啊?』

『Jack!救命喔......今天一早一堆移民局的人過來,帶走了我房東一家人。聽說是依親的簽證過期,好像要被遣返。』

『是喔!那房子就是你的啦~哈哈』

『這樣很難笑耶,澳洲有沒有戶政機關之類的,我可以查詢屋子的所有權人?聽說是房東表哥的。』

Jack想了一下,『有啊!但是你沒有辦法!』

『那到底要怎樣才有辦法?我可以請台灣駐澳外交領事館人員幫忙吧!』

『啊,不用擔心啦!到時候,自然會有人進去你家問你。』

『這樣不是更恐怖......我現在一個人在家…就已經覺得更恐怖了......』

『唉呦!不用擔心啦!你有我啊!不用怕啊!你不是打給我了嗎?有事,我再過去幫你囉!』

『先生,你趕過來要多久時間?』

『嗯,大約十五分鐘!』

『那等我打給你,你再趕過來的時候,我可能已經被捅兩刀了吧!唉呦~』

『好啦!好啦!我在聽,我在聽。』Jack試著要安撫我的情緒,可是我有點越來越崩潰。於是,我決定掛了電話,讓自己冷靜一下。

才掛上電話......

「傻傻兩個人......許過一個願......」(我手機設定的「兩隻戀人」電話鈴聲響了)

『喂~Penny嗎?我是PETER!』

『Pe...ter...我真高興接到你的電話。』(是欣喜若狂吧!!)

『我剛剛去看APO他們,都很好,只是無法出來,房子你就再住兩個禮拜,就搬了吧!』

『啊!所以這兩個禮拜我都得一個人住......

『總比沒地方住好吧?!』

『也是啦!』

『那我待會去你家,跟你談房子的事情!』

『OKOK~See you!』

掛上了電話,心已安了一半。原來這房子是KIM他們和一個越南人租的。Kim委託Scarlett把房子裡頭的傢俱全處理掉。衣服,電器,想要就全都搬走。

而這時候,Peter也娓娓道來,大約在2003年,KIM和老公APO來澳洲布里斯本找他,疑似覺得當地商機無限,就乾脆「跳機」不回去了,留在當地開始打工,APO幫人做裝潢,KIM則做打掃工作,工作區域都是在華人區。換句話說,他們已經有五年,沒有回馬來西亞,而當時他們五歲的兒子,也留在馬來西亞給親戚照顧。

澳洲拘留所探監

............

『Hi~Go morning!This is Penny!May I speak to Kim?She is from Malaya.』

『Of  course! Hold on!』

『喂~~』

『KIM 我是Penny!我們要過去看你囉!』

『好啊~順便幫我們帶點杯麵吧~』

『好!沒問題!』

掛上電話,我和Angel就準備出門到離機場很近的BITA探訪KIM。原來,BITA是Brisbane Immigration Transit Accommodation.直接翻譯就是「布里斯本移民載運住所」。講更白話一點,應該是算台灣稱呼的「暫時拘留所」之一吧!我們從家裡搜了很多零錢,幫他們買了泡麵,就立刻開車前往。

哇~~真是難找的地方。

我們只有路段,沒有門牌號碼。先繞了一大圈,我去問了附近工廠的人,不好意思說是「拘留所」,只說,我朋友住在那......又到對面問軍營,想說......應該被拘留在裡頭吧!可是,不是......

車子開著開著,開到了一處鐵皮屋......終於看到這個門牌,原來就是我們找的BITA。


一進門,Receptionist都是有點年紀的,就很親切的招呼我們,要我們寫表格,很神奇的是,他們竟然知道我們是來找KIM一家人。他們說,因為昨天早上他們都有來我們家,所以有看過我們,反問我對他們沒印象嗎??我說,我嚇都嚇死了,怎還記得有誰到過我家。

有一個老伯伯,就開玩笑的板起臉孔說,『You  don’t  scare today?』

我挑了一下右眉,笑著說,『Yes!a little bit!』

我拿泡麵給他們過目,那個老伯又說,『Where is the steak?Steak? 』

我傻了一下,還怕自己聽錯,不過他們比了切牛排的動作,我睜大眼睛說,『Ho~~~It’s  so  difficult  to  prepare.  You  scared  me  again. 』

當時,裡頭的設備很新穎,原來是2006年十月才剛啟用,我們去的時候,住的人應該不多吧!我想我這輩子,絕不可能再進第二次了!朋友,請守法啊!我真的不想跟他們說......see you.

要被遣返回馬來西亞了,KIM他們一家很坦然,剛好這時候回去,也順便過華人的農曆新年。

對於移民局來抓人這件事,APO自己解釋,是疏忽忘了簽證過期,星期一打了電話詢問,沒想到星期二一早移民局就來抓人,當初依親而來的KIM和KIM姊,通通遭殃。過期不到一個月,本來,有機會可以選擇在申請延簽,不過,就是得住在拘留所,限制行動。快則兩三週,才會有答案。KIM他們覺得太久了,乾脆就決定直接回馬來西亞!一年後,才能再來澳洲。趁這時候,非法打工做裝潢的阿波和做清潔的KIM與KIM姊,也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

APO的說法,和PETER之前的陳述,完全不同。不過,當下,我也沒想戳破,也不想探究到底誰說的才是對的。我想,就讓彼此心中,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我依稀記得,事情發生四天後,他們就自費搭機,離開了布里斯本。我的堅強,也在那晚瓦解,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子,崩潰的大哭。(澳洲郊區都是獨棟房子,院子超級大,綠樹很多,所以房子與房子之間距離很遠,哭得再大聲,應該也沒人聽得到!)

意外住進一個非法打工的華人家庭,儘管發現真相,似乎充滿謊言,但,人家異鄉,只能祈求,平安就好!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非非

14年的電視媒體新聞採訪、製作專題節目、主持節目經驗,專精於財經、生活領域,記者生涯,讓我看不慣不公不義,讓我懂得用心觀察周邊事務,更愛分享心中感動。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