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0低
09/16
星期一
25°
30°
09/17
星期二
25°
31°
09/18
星期三
25°
30°
09/19
星期四
25°
29°
09/20
星期五
25°
29°
09/21
星期六
24°
29°
連假第二天! 把握機會出遊「周日起水氣增」將變天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1
  • Sep
  • 2015

【921地震】那一天,那個時刻,你在做什麼?│資深記者沒說的事

作者 易小文

2015/09/21 10:52

▲圖/TVBS資料畫面

(作者/易小文

那晚消防局通知大龍國小有個抓蜂可以前往採訪,於是去拍了幾張照片就前往潘小俠開的Bar喝兩杯聊聊天。直到Bar打烊。

從潘小俠的酒攤回家,我家樓下的狗一直叫一直跳,雖然有被鍊住但狗籠鐵門沒關。從沒這舉動我也不以為意,罵了一句「叫什麼叫」就上樓回家了。剛進房間沒多久就一陣上下晃動再來左右搖動,接著停電一片漆黑。隨手拿出插在身上的手電茼找了幾隻大小的手電,我身上會發亮的東西很多。此時無線電紛紛報出動,一下子無線電也塞爆互相蓋台,無線電的另一端用近乎哭喊的聲音。請求支援,請求成立前進指揮所救護站。

我媽跟所有人都跑到客廳,我相機準備好,丟隻手電筒給家人就出門趕往現場了。 心中有點心酸,沒法陪家人度過害怕的晚上。到了街上,大家都亂成一片,彷彿世界末日,只有汽車燈光微弱的手電茼跟蠟燭光。攔了部計程車,顧不得車上有人請他一定要載我到八德路東興現場。

一路上大家開車都很小心(交通號誌故障沒紅綠燈),無線電一路叫著災情。手機卻怎樣都撥不通沒訊號。到了現場,司機也不跟我收錢,我也顧不得客氣,下車跑到八德路災情最嚴重的東星大樓,一邊拍照,一邊幫忙疏散民眾(後來一位同業說,有個阿婆從屋內哭著出來。看得出受到很大驚嚇,可是同業只顧拍照。只有我過去牽她送到安全地方),其實當天有些記者同業一邊拍照也一邊幫忙。此時餘震不斷,救災的兄弟除了搜救受困民眾,還要當心餘震會讓自己受困,頃斜的大樓更讓救災人員恐慌。當天還看到除了大夜記者,還多了一堆白天班的記者。原來當晚華視的攝影下小夜後在附近吃火鍋,一陣地牛翻身,大家趕緊回公司扛機器直赴現場。

接著,就是沒日沒夜的一個月了。當我還在東興街現場同業電話來了,日本派記者來要我去帶到災區。第三天在機場會合後直奔台中災區,就這樣來回往返於各災區,也碰到很多朋友是受災戶。記者跟消防隊員只能幫助別人,自家受災只能請老婆跟家人多擔待。接著外媒跟外國救災團體也陸續抵台,白天我們在災區跑晚上住的台中長榮飯店變成媒體中心,連不知名的電視台都來了好幾組人。在飯店舒適的床上我居然有種罪惡感,很多人還在外面搭帳篷。

來台的外國救災單位更是讓台灣的消防隊瞠目結舌,我們連基本的搜救犬都沒有,更別說生命探測器熱影像儀等器材。甚至美國搜救隊到南投災區問現場指揮官要派到哪?現場指揮官隨便指塊區域給他們,美國救災隊長打開衛星圖透過翻譯說說:「最嚴重的應該是中寮。」讓台灣消防隊跟媒體見識到什麼是救災專業。

在埔里,到處都是災情慘重的地區,電話不通,手機除了中華電信有點信號外,其餘也沒有信號。我帶去的大哥大黑金剛信號居然是最好的,碰到同業也變成公共電話,很多同業在災區一待就是十幾天,身上衣服都沒換也沒買,變成另類受災戶。無線電在這次也變成聯絡的好工具,我後來請台北的無線電玩家朋友來支援架設天線當中繼站。

在埔里地區餘震不斷,就在一個市場發現一隻活埋的手。消防隊員當然是要挖出來送到學校操場放,挖到一半,餘震來了,所有人就撤退出來,等餘震過了才進去,就這樣進進出出好幾趟。就在一趟餘震後,跟同業要進去拍攝,背後卻被人槌了一拳,我轉頭準備罵人,回頭一看後面的人離我有五六步遠。我只能說不好意思打擾到大家了。挖出送到停屍處後,我到處走走居然碰到當時當鎮長的老友尤幹‧納甫,他跟族人在一起,物資缺乏,我馬上打電話給台北的媒體友人,讓他說需要哪些物資。請朋友透過廣播電台募集物資,然後把身上能用的能給的東西給他反正回台北還可以再買,而我也要帶媒體到處採訪。

結果在中興新村在拍搭帳篷時,有個人叫住我,我一看是老朋友跟他老婆。知道他們平安無事很高興於是聊了一下。順便問他們地震時在幹嘛?他倆對看了一下。朋友笑著說正準備辦事,一開始想說怎麼老婆今天反應這麼強烈,他老婆也感覺老公今天很猛,接著而來到劇烈上下左右搖晃,他們才想到,是地震!

於是兩人決定馬上要衝出門。到門口才發現兩人都衣衫不整,趕忙要穿衣服。這時晃得更嚴重了、電也停了,兩人不管對錯有穿就好。等穿好兩人牽著手藉著微弱光線跑到門邊,才發現門卡住了。兩人決定跳樓(三樓),兩夫妻手牽手到陽台邊攜手一跳。奇怪了,怎麼一下子就到地面,黑暗中藉著餘光一看,原來他們的透天厝三樓變一樓,跳出後當然趕快跑到空曠處避難。

當時雖然很多媒體都在災區報導,但是大部分地區停電,有線系統也嚴重損毀,只能靠廣播電台小收音機收到災情報導(這我在廣播記者篇寫過了),再來就是用電池的小型電視機,可以收看四家無線電視台了解災情。一下子小收音機跟掌上型小電視跟電池變得很搶手,飲用水也變成大家搶購的物資。

各地消防隊災情較少,得支援災情嚴重的,消防署也決定成立國際搜救組織購買各類搜救器材訓練搜救犬等。

16年過去了,當時的小孩子都長大了。災區重建的也差不多了,921後就是中秋節,採訪到處奔跑中,月隔外明亮, 只是大家都沒過節的心情,事後跟我媽說:「台灣兩個大地震都被你碰到,一個是1935年台中洲大地震,死傷無數(日治時代),一次是1999年921大地震,兩個不同的世代。」

地震後大家都有準備緊急救難背包,裡面包含緊急用品手電茼飲用水破壞器等求生用品。隨著時間的消失,很多人忘卻了,傷痛也將逃難救生包給遺忘了。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921這一天。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 T談談 

好友人數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易小文

  • 媒體浪人,學攝影卻深深愛上新聞。平面雜誌報社、地方電視台、廣播電台從合法做到地下電台再做到合法電台,也做過賣藥電台,拍過社運紀錄片,喜歡跟同業聊以前的故事。白天跑新聞、晚上幹義消,跑社會新聞超過三十年,自許永遠的「雛記」,永遠的菜鳥記者。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