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4低
12/08
星期日
14°
21°
12/09
星期一
16°
23°
12/10
星期二
17°
21°
12/11
星期三
16°
20°
12/12
星期四
17°
23°
12/13
星期五
19°
26°
漸轉乾冷! 冷氣團襲、最低溫探11度「這天清晨最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0
  • Dec
  • 2016

愛上不斷入獄的流氓,她含淚告白:「結婚大概是夢吧?」

作者 林韋彤

2016/12/30 16:00
▲圖/達志購買/嚴禁轉載

【前言】
女主角的男友為詐騙集團車手,與擔任總指揮的陳男合作,吸收少年作案多件詐騙得款九百多萬元,每件詐騙取款得手的金額收取百分之七至十八報酬。台南高分院認為陳男組犯罪集團詐騙取款,惡性重大,依一罪一罰判刑七年。

而遭移送雲林地方法院審理的男主角等人自一○一年四月至六月間連續詐騙,得手多達三百五十萬元不等。經後續審判判刑兩年八個月。審理期間遭通緝,逃逸兩年,與女主角在一次激烈爭吵後自首,在二監執行。

逃逸期間,曾涉入彰化媽祖遊行攤販鳳梨蝦球翻桌事件,並協助地下錢莊進行討債行為,是地方上小有名氣的角頭。

-------以下為真實故事改編-------

這次能面對面說話,又是六天的等待。我拿著身份證與手上的膳食與蔬果,對周遭所有人的無奈感到不安。

一早起來就驅車來到幾十公里遠的二監,連早餐都吃不下。到服務櫃台完成登記身份與膳食秤重後,一旁的阿姨面色凝重的坐在博愛座發呆,連同他的姪女也守在一旁盯著跑馬燈看個不停。

「第三梯次家屬、第三梯次家屬。」

我與阿姨猛然對看了一眼,她匆忙的從椅子上跳起來,與我並肩快步走到義務役的身邊,豎起耳朵等待唱名。然後一群人魚貫被那個沈重的門口給吸入,像極了無主冤魂要投胎。

身份證被收走的一瞬間,心裡也突兀的想起了那封信。我深呼吸後,才隨著阿姨的腳步走入了對話窗口內被指定的房間。裡頭兩張椅子與兩座話筒像是沈重的包袱,竟然連親密的簡單關心都得被頭頂上的監視器給聽的一清二楚。

巨大的鐵柵欄被推開的聲音,隨後冒出來的是熟悉的人影。他露出微笑,我卻忍不住眼眶泛紅。我連忙坐到椅子上舉起話筒,他先跟自己的母親問候幾句,卻敵不過她著急的追問,
「你怎麼又卡官司?上次那件詐欺的不是已經判完了嗎?」
「上次那件頭家請律師早就打完了,現在服的刑啊。」

兩人的對話牛頭不對馬嘴,我忍不住插嘴,
「是普通傷害案件。」
他才恍然大悟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隔著玻璃窗的我們,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無辜。頓了幾秒才開口,
「就表現好升級去巡病房,跟其中一床有糾紛,我忍不住就動手了。應該是他告的。」

「你發瘋了嗎?被通緝的時候你就是這樣翻人家的攤才差點被抓走,現在自首了你又犯罪!你是想被關多久?你知道我們為了你這樣跑很操勞嗎?每個月要花一、兩萬在你身上,你知不知道?你弟現在也在新竹被關,好幾件詐欺案都還沒判刑,還拖累你小弟被凍結戶頭,已經吵到快沒老婆了。你要我這個做母親的怎麼做?三個兄弟沒有一個成材,把我逼的這麼緊,我日子還要不要過?」

阿姨氣的連拿著話筒的手都在顫抖,與我預期的相差不遠,又是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所犯的錯。我忍住自己也想憤怒的情緒,但更多湧上來的是悲哀。我看著眼前的愛人,只能努力提起笑容,假裝事情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安慰著兩個已經情緒崩盤的母子。
「沒關係,能和解就好了。就不用被多關幾個月。」
「誰要跟他和解?他要我賠他三十萬,我哪有錢?老子寧願被多關四個月!他人又沒怎麼樣,還送錢給鬼花?」
他一衝動,開口吐出來的話就像從前一樣的地痞流氓,我的眼前彷彿冒出他入獄前剛刺好的大力金剛神的背後大圖。這個人是我的愛人,卻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江湖人。原本小小渴望的心願突然幻滅了,我以為他會願意放下一切從新來過,卻還是這麼的不懂事。

阿姨忍不住哭了出來,無論是兒子被多關四個月,或是要給付三十萬,她都無能為力。身上為他私設賭場而借的信貸與處理賣掉車子貸款的糾紛都還困擾著我,我卻也要鼓起勇氣不能流淚的繼續堅強著。
「不可能三十萬的,法官會判,就讓他們判吧!要是和解金不多,我們在想辦法湊…。」

「叫你不要做流氓,結果你說要賺大錢,是跑去做車手!早晚都要關,還逃了兩年、被通緝兩年!你今年三十一了,可不可以會想一點?媽媽老了,我已經沒多少體力可以付出了!」

阿姨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大吼起來,淒厲的告白被隨後的響鈴聲給化作終點,我們眼睜睜的看著他落寞的掛掉話筒,準備走回獄房。阿姨再也忍不住的衝出門外,到外頭去擦乾眼淚。我望著眼前的他,送別了我的心愛。

出獄後你三十三了。我們想結婚的願望卻都還沒開始,就連答應我好好工作賺錢的承諾都還沒實現,你又做錯事了。父親不停的怪罪我為何要如此的傻,把青春浪費在你身上。我甚至不敢回家,不敢提起在市立醫院辛苦輪班做大夜的護理工作,卻連一萬塊都存不下。

未來。突然讓我恐懼了起來。要愛你,真的好辛苦。我不想放棄,卻不得不承認你讓我對人生感到茫然。我望著阿姨抱著小姪女,不得不又再次到櫃台繳交兩千多塊錢讓他在獄中能有食物吃,背影滄桑的讓我心酸。

與阿姨步出二監時,剛好呼嘯而過的高鐵曇花一現。在開車送阿姨回家的同時,她有意無意的提起若我離開他,他這輩子也不願改過了。我包包裡面那一疊他從獄所日夜寫來的信還整齊的躺著,裡面充滿愛意與幸福的告白卻沈重的壓的我喘不過氣。

你愛我嗎?如果愛,怎麼會捨得我這樣再次為你傷心難過?這次的官司若成,又多關四個月還不得提早假釋。你的氣魄、你的兄弟,當初你義無反顧的跳出來扛罪,如今還有哪個是有情有義的?若這次和解對方獅子大開口,我真不知道該從哪裡湊出錢來救你的命…

緊握著方向盤的手開始失去知覺,甚至被淚水模糊了視線。後頭傳來阿姨隱隱約約的啜泣聲,我滿腹的委屈,不知應與何人說?

>>來信投稿talktalk@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talktalk@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12/30 16:13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林韋彤

筆名丹羽。1989年出生於臺北,彰化二林人。對日系文學與鄉土民情有濃厚的情感,素愛研究人文歷史,對事物採存不同看法。專長擅寫長篇文學及劇本創作。作品「拳風四海」、「看護阿妮想回家」分別入圍103年度、105年度電視劇本創作獎。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