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4低
12/13
星期五
17°
25°
12/14
星期六
18°
23°
12/15
星期日
19°
26°
12/16
星期一
19°
28°
12/17
星期二
18°
28°
12/18
星期三
19°
27°
境外汙染物大軍襲! 西半部空品拉警報「高屏達紅害」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7
  • Aug
  • 2016

會吵的孩子有糖吃?民粹台灣無所不「抗議」?

作者 呂佳穎

2016/08/17 09:42
▲TVBS/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想像一下,如果遇到以下的狀況,你會怎麼辦?

狀況一:
「齁 ...,怎麼一直窟窿、窟窿的,這路真是非常的不平...。」

狀況二:
「什麼?機翼有問題?我們要全部下飛機?那是要等多久啦?」

遇上這些事,你的第一個反應會是什麼?破口大罵?馬上投訴?先別急著說出來,等等再說!

其實這兩件事,全被前陣子來美探親的友人給遇上了!我的友人曾經是政治幕僚,從台灣到匹茲堡是去看望妹妹 ; 再從匹茲堡到華府,是來瞧瞧我 ,這為期一個月的旅程,讓她很有感觸的說,「台灣人太民粹了」,而這民粹又是怎麼被養成的!?

那天我開著車,載著她四處逛逛。

「你們的路,不太美誒...」。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馬路的顏色的確是有深有淺,這是修補過的痕跡。「就哪裡壞,就補哪裡啊」,這時我才認真回想,來美這一年,好像真的還沒看過像台灣那樣,直接把整條馬路給封了,好全部重鋪的景象。正要告訴友人我的想法時,「窟窿一聲」,我們經過一個低於路面的人孔蓋,車子才剛恢復平衡,就又可以感覺到車身稍稍地晃動,雖然不至於不舒服,但是這路,絕對和「平整」畫不上等號。

「這樣不會有人抗議嗎」?我根本還沒回話,友人自顧自地說,「華府的路已經很好了,我在匹茲堡看到的路,更是坑坑疤疤」,「精品名店街旁的路,補丁也就算了,結果是根本連補也沒補...」。妳的意思是「月球表面嗎」?她猛點頭!

一個曾經的記者 ; 一個曾經的幕僚,我們兩人在車裡都沈默了。

我想起的是台灣流行的「路平專案」。路只要不平,民眾不是打電話去1999抗議 ; 要不就是,上網爆料,說哪條路很爛,可能有官商勾結,然後記者就來了。友人想起的是,把路弄平,是所有從政的人,最容易讓民眾感覺「我有在做事」的表象,至於補的專不專業,那就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不抗議嗎」?我們倆異口同聲的說,然後一起笑了出來。

她說,同樣的問題她問過在匹茲堡的家人。

「路很不平,這裡的人會不會抱怨啊?...」

「這還好啊,幹嘛要抱怨?修好了,冬天一下雪,就又壞了。」
「在台灣,會被罵,說路不平很危險。」

「啊,難怪台灣會沒錢,錢要用在刀口上!美國那麼大,每條路都修得漂漂亮亮,怎麼可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的啦!」

「可是有的路有修,不會覺得自己家附近的沒修,是二等公民?」

「不會啊,政府有他的考量吧,比如說醫院、學校附近。」

「有他的考量吧,比如說醫院、學校附近。」

儘管友人只是對我重述,她自己和家人的對話,但是語氣還是聽得出訝異。訝異什麼呢?我想是訝異人家的禮和理吧!這幾年,台灣人好會抗議,什麼都抗,什麼都議,再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最後就是民粹當道。到頭來,造成原地空轉,甚至失了禮,也喪了理,卻還不自知。

這樣的感慨,不是說「路平」不對,而是我們能否從路平這件事,看見政治人物的用心 ;  看見作為一個進步公民該有的文明。台灣是個「摩托車」密度很高的國家,「路平」絕對有安全上的考量和必要,不會只是政治人物專挑看得到、簡單的來做。但是所謂的路平,到底有沒有杜絕官商勾結?到底有沒有在修路前,做好所有地下管線業者的橫向聯繫,不要今天你挖(水管),明天他補(瓦斯管)?然後有沒有真的很專業的鋪?

什麼叫很專業的鋪?先不去談什麼瀝青的比例,而是能否在鋪好柏油後,堅持等柏油徹底冷卻後,才把路重新開通,常常得道路金質獎的台南,是道路鋪好後,要等六個小時後才能通行。不然,還熱熱、軟軟的柏油,車子一壓,雨再下一下,皺紋馬上就又爬上重鋪的馬路了。然後呢?居民就又一通電話抗議,路就又得要重鋪了,這應該是我們有些地方的馬路,為什麼初一、十五都在修的原因之一。

要等柏油冷,才能開放馬路使用,這是很艱深的道理嗎?這點政治人物和民眾都有責任!政治人物有沒有聽進專家的建議,好好跟民眾宣導?不要一接到民眾抗議說,路鋪好了,怎麼還不能走,就馬上下令通行?不單單政治人物要耐得住民怨 ; 民眾也不能貪一時之便,自私自利。

人真的是奇怪的動物,友人離開後,我開始很注意馬路有沒有平?美國人有沒有抱怨?

華府的獨立大道(Independence Ave),很多的博物館都在這附近,國會山莊也在這一區,也就是這裡會有很多觀光客,和政要經過,這條路有些路段也是坑坑疤疤,人孔蓋也有高有低,但是這是一個進步的國家、文明的社會,還真應驗了朋友家人的話,「錢要用在刀口上」。不過這也說明了人家的民眾,對政府有一定程度的信任 ; 對制度有一定程度的尊重,彼此就算有分歧,也試著不讓事態演變成對立,大家保有溝通的理性和價值。

「叮...叮...」,手機不斷傳來訊息通知聲!應該是友人,平安回到台灣所傳來的訊息,結果不是,竟然是她還在舊金山機場流浪。

「怎麼了?」

「不知道啊,都上飛機了,也要起飛了,突然說機翼有問題,我們就都被請下機了...。」

「被請下來多久了?」

「已經快5個小時了。」

「有人抗議嗎?」

「沒誒,安安靜靜...。」

「蛤...,什麼!?」

「航空公司就說安全第一,不知道何時會修好,很抱歉之後的,然後就一人給十元美金的餐費。」

友人就拿著那十元美金的餐費,在那GATE附近的三家餐廳待過來,待過去的,最後是待了快十個小時。過程中沒有人去咆哮櫃台,要飛機快點飛,或是要賠償住宿等等,大家就靜靜的做著自己的事。這樣的景象你訝異嗎?因為我們的機場曾經發生過,颱風天飛機不飛,旅客吵翻天的事,更何況這下不是天候問題,而是機械問題,怎麼可能沒人吵?只圖自我的方便,跟安全與否,這是價值和觀念的抉擇,不能單純地認為反正會吵的小孩有糖吃。

好了,回到一開頭的問題。如果你遇到路不夠平、飛機誤點,你會怎麼處理呢?這是個問號,大家一起來填空!

>>來信投稿、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8/17 12:1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呂佳穎

我想念我的麥克風。拿著它做訪問、趕稿、做帶,何其有趣,何其豐富!如今,陪著孩子丈夫來到美國,和家鄉保持距離,觀察時手上的麥克風變成了鍋鏟,卻發現對台灣更熱愛也更期待。老手記者,新手煮婦,諸公敬請指教!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