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1低
12/13
星期五
16°
25°
12/14
星期六
18°
23°
12/15
星期日
19°
26°
12/16
星期一
19°
28°
12/17
星期二
18°
28°
12/18
星期三
19°
27°
境外汙染物大軍襲! 西半部空品拉警報「高屏達紅害」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6
  • Oct
  • 2017

女神河智苑的演藝隨筆,原來下了戲的她是這樣...

作者 編輯病

2017/10/26 11:53
▲圖片來源/ 《hajiwon1023》INSTAGRAM

(作者/河智苑:不斷學習的人,就是演員!自1999年電視劇《學校2》開始嶄露頭角,從1500百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成為電影《真實遊戲》的女主角,首次躍上大螢幕。從拳擊手、特技女演員、桌球選手到藝妓……她總是勇於接受新的挑戰,充滿熱忱地迎接演員生活的每一天。她懂得每個當下的珍貴,並保有為小事而感動的單純,讓我們看到了更美麗的河智苑。)

●真正的藝人

穿著破爛的衣服在市場跳舞的最後一幕,這段時間指導我跳舞的韓國傳統文化研究院的林南順院長告訴我:

「這段沒有特定的舞蹈,妳只要開心地跳就好。」

我點點頭思考著,黃真伊跳舞的時候在想什麼呢?她是不是夢想著,世上所有人開心跳舞的那一天到來呢? 

攝影機開始運作,激昂的節奏傳來,我開始手舞足蹈。那是我沒學過也沒跳過的舞,所以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跳那種舞。

我跳得滿身大汗,而且很興奮,那是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的。拍攝結束後,老師稱讚說,在我跳過的幾十支舞中,這次的舞最精采。

在那一瞬間,我好像成為了真正的黃真伊,只是下意識地、興之所至地,配合節拍與人們一起愉快地跳舞。我沒有想過要看起來很漂亮,或是做一些很厲害的動作,就只是在腦中幻想著世上所有人開心跳舞的那一天。

就算世人讚揚她是最棒的,電視劇中的黃真伊也不會因此感到高興或滿足;她的一生,就是為了成為真正的藝人而獨自思考和找尋途徑。那麼,她想走的那條藝人之路究竟是什麼呢?

我明白了所謂的演員不是把自己的才能展現給觀眾看,而是要讓觀眾產生共鳴,還有,不要去注意自己在畫面上看起來怎麼樣、別人怎麼評價我的演技,因為比這些更重要的事情是:在最自在的瞬間所展現出來的「真」⋯⋯

能夠使大家產生共鳴,讓觀眾為了我笑,為了我哭,為了我心動或紓解壓力、得到感動,這不就是真正的藝人嗎?我也想成為這樣的藝人和演員。

●感到世間乏味的那段日子

當演員「河智苑」這個名字開始慢慢被人知道,值得高興的事情多到數不清,但相對地,各種大大小小的試煉也伴隨而來。

周圍開始謠傳一些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而根據謠言,我是個壞心眼的人。與事實不符的故事,以訛傳訛後越來越誇大。

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想要自殺,也明白了為什麼有些人會做出這樣極端的選擇。

能夠有現在的我,除了得到珍貴的機會、運氣很好,但另一方面,其實長久以來我也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在20幾歲的時候,我把所有重心放在演戲上,所以那時的感覺就像一切都在瞬間崩塌。

我無法置信,怎麼可能會這樣?我身上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一想到這個世界不懂我的心和真正的我,就讓人委屈得無法入睡。我不停地哭,哭完了就呆坐著,陷入自責的情緒之中。

縮在房間裡,足不出戶的時間持續了大概有一個月吧?我害怕跟人群接觸,連以前像朋友一樣相處的爸爸媽媽都拿我沒辦法,媽媽也因為看我的臉色,只能在房門前徘徊。

雖然房門是開的,但我還是一樣躲在被關起來的房間裡—也就是說,我把自己關在無法踏出任何一步的房間。房間的兩邊都有窗戶,但我不往外看,連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光線我都不喜歡,所以把窗簾也關了起來。

我越來越渺小,就像小蟲子一樣,也飽受似乎成了罪人的那種悲慘感折磨。我覺得好像只要踏出去一步,遇到的人都會對我指指點點的。

那時候我覺得一切都結束了。想到一直以來不停地專注在演戲這件事,但現在卻什麼都沒有,就讓人覺得空虛。朋友和認識的人們擔心地傳簡訊給我,也來家裡找過我,但我不讀訊息也不見他們。

在那個世界裡,就只有我一個人,早上睜開眼睛後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一天就過去了,晚上又來了。

睡醒還有明天嗎?就算沒有,好像也一點都不奇怪、一點都不值得傷心。

●謝謝朋友們找回河智苑

有一天,叮咚一聲,簡訊通知聲響了。一直以來我都沒有讀任何簡訊,唯獨那封簡訊的聲音聽得特別清楚。我在沒有任何意識的狀態下確認了那封訊息。

「姊姊∼妳打開窗戶看一下∼」

猶豫過後,我偷偷透過窗簾小小的縫隙往外看。

外面下著雪,地上也積了很多雪,而我心愛的粉絲們就站在外面,舉著上面寫了「姊姊∼加油!我們相信妳!我們會等妳∼」的布條。

看著開朗笑著的他們,我的嘴角也跟著不自覺地抽動了,不過,我沒辦法好好地笑,反倒流下了眼淚。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知道我的狀態,所以沒有人叫我出來,就只是抱著希望我看到的心情,在那裡站了好一陣子,然後把布條掛到樹上以後就靜靜離開了。

一直到外面的天色變黑,我才一個人走到外面。當我在1023 朋友們站過的地方徘徊,好像真的感受到了他們的那份心意。

我發覺自己原來不是一個人,還有人正在等待並相信我;而且,把自己鎖起來、逃避世上所有人的那個人,其實就是我自己。

隔天我又開始出門運動了。我告訴自己,沒有人會注意我,沉重的心情也就釋放了。流汗運動過後,身體和心靈都很舒暢。就這樣,生活開始慢慢回歸正常。

「我真的很感謝,也真心地愛你們。」

●下了戲的智苑

第一次和現在已經是我「Best Friend」的姊姊去吃飯時,那時候我們要去吃咖哩,我像平常一樣戴著帽子,把帽簷壓得低低的。姊姊可能覺得我不太自在吧,於是跟我說:

「智苑,脫掉帽子輕鬆地吃頓飯吧。沒有關係的。」

聽到這句話後, 我心裡想著:「喔? 真的沒關係嗎?」同時毫不猶豫地脫掉帽子,彷彿原本就等待著這樣的指示一樣。該怎麼形容那時候的感覺呢?也許可以說是像電影中原本隱藏著美貌的女主角,脫掉帽子的瞬間立刻開始釋放魅力吧?

「不管妳戴不戴帽子,其他人都會認出妳。妳不戴帽子比較漂亮,而且其他人也會因為今天看到妳而開心。以後多多展現妳漂亮的樣子吧。」

聽到這句話以後,眼淚在我的眼眶裡打轉。

我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認為出門就得戴帽子?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人告訴我這句話?要是有人這麼告訴我,我就能更早脫掉帽子了⋯⋯那天脫掉帽子之後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是我過去太傻,活在錯覺裡。

我以為河智苑只能活在電影或電視劇裡,所以平常都躲在帽子下;不知道為什麼,難得出來跟朋友見面的時候,也覺得好像得早點回家,總是急急忙忙吃完飯就跟朋友分開。

從那之後,我出門的時候會穿漂亮一點,吃飯也會吃得更享受。就這樣,在外面的時間變得很愉快,因為不只是在電影或電視劇,連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成了主角。

>>本文出自《此時此刻:河智苑的時光之書》一書

加入LINE來跟小編聊聊天☛ http://goo.gl/bv7Trw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更新時間:2017/10/26 15:02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編輯病

這病,只有好奇心可治療。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