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2低
01/19
星期日
14°
20°
01/20
星期一
15°
22°
01/21
星期二
17°
25°
01/22
星期三
18°
27°
01/23
星期四
18°
25°
01/24
星期五
17°
24°
冷氣團發威!一路冷到周日清晨 「小年夜天氣報你知」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1
  • Aug
  • 2017

「女人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不是自我認同,而是關係中的自我...

作者 林仁廷

2017/08/11 08:42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截自《北京愛情故事》預告片

●圓桌武士高文與老婦

故事開端於亞瑟王一次微服出行冒險的旅途,亞瑟在森林深處的城堡被稱作「死亡之斧」的高大武士要求決鬥。武士先讓亞瑟用斧頭砍自己的頭,他將武士一刀兩斷,但對方卻若無其事的站立並將頭顱重新按裝自己脖子,接著換亞瑟被砍,亞瑟知道自己上了當,但仍勇敢的伸出脖子迎對武士。

「死亡之斧」稱讚亞瑟的勇氣,他說若是亞瑟能答對一個問題,便可免於一死,問題是:「女人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亞瑟走出森林,遇到了高文(圓桌武士之一),他答應幫助亞瑟找到問題的答案。

一連七天,亞瑟和高文踏遍全境,他們向一路上所遇見的女性發問,包括年輕女孩、帶著小孩的母親、在路旁照料羊群的貧窮婦女,以及穿金戴玉的貴婦。有些人說女人最想要的是美貌,有些人則說是愛,也有人說是智慧、孩子、富貴或真理,但亞瑟知道,這些答案都不對。

最後一天亞瑟和高文在森林裡遇見一個老婦,她背對著他們。老婦人轉過身,亞瑟摒住呼吸,高文則臉色發白,接著將目光移開,老婦長得一個怪物模樣,她的皮膚又皺又黃,雙手像爪子,嘴裡幾顆突出來的牙齒,一隻眼睛戴著眼罩。老婦叫瑞格蕾爾,她對亞瑟說她知道問題的答案,但條件是讓一位圓桌武士娶她為妻。

亞瑟當即拒絕,他不讓自己的武士娶「怪物」為妻,但高文答應了,因為他不想讓自己的國王送命。亞瑟再三勸阻,高文依然堅持。

瑞格蕾爾叫亞瑟過來,說「對女性而言,最大的願望是:『能過著自己所決定的人生』」,一聽到她說的,亞瑟露出笑容。亞瑟騎馬上了山,來到「死亡之斧」的面前,他說:「我知道答案,是森林裡的一位老婦人告訴我的。女人最想要的就是擁有自主權!」

亞瑟王騎著馬離開城堡,他自由了,然而他一點也不快樂,為了亞瑟的性命,高文付出了可怕的代價。

婚禮當天結束高文獨自坐在桌前,而瑞格蕾爾也起身回房。高文真希望能躍上馬,騎得遠遠的,永遠都不要回來,但他是圓桌武士之一,而且他承諾過,所以,他必須藏起自己的情緒,試著去作一個好丈夫。 

高文回房看到瑞格蕾爾正坐在壁爐前的椅子上,她看起來多可怕啊!「你好,我的丈夫!過來吻我一下吧!」瑞格蕾爾說。 

高文想到他的承諾,他試著對妻子微笑,然後閉上眼睛,溫柔地吻了她一下。 

突然間,一個甜美、輕柔的聲音說道,「謝謝你,我的高文。」 

高文睜開眼睛,眼前竟是一位美麗的女子!他倒退一步,驚訝地問道,「你是誰?瑞格蕾爾小姐在哪裡?」那女子伸出雙臂,她的臉上充滿了愛,「我就是瑞格蕾爾小姐。」 

高文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女子溫柔地笑道,「這才是真正的我,其實我被下了詛咒。因為你的仁慈、善良和接納,我才能解除一半的詛咒。可是只有一半而已。從現在起,我每一天會有一半時間是現在的樣子,而另一半時間則會是以前的恐怖樣貌。」 

瑞格蕾爾握住高文的手,「所以,你得做個抉擇。你要我在什麼時候以正常的我出現,是在白天還是晚上?仔細考慮一下。

如果白天的我是個怪物,你就會在世人眼前蒙羞,周遭人會認為你娶了一名醜陋的老太婆,想必會令你在外面很難做人吧;若是選擇晚上,在你忙碌了一天回家時,迎接你的會是怪物模樣的我,想必你一定會因此情緒低落,沒辦法感到放鬆吧。」 

「這個嘛…」高文想了一下,「如果妳在夜晚是怪物模樣,因而我回家感覺不順利的話,到時候感覺痛苦的人會是妳;而如果白天妳是怪物模樣,周遭的人們也會在你背後說閒話,到時候感到痛苦的人還是妳。」

「所以…」高文凝視著她的雙眼,「不應該由我來作選擇。承當這個難題的人是妳,妳比較能夠忍受哪一種,應該由妳來作選擇才對。」 

「高文!」瑞格蕾爾的臉上閃現喜悅的亮光。「你還記得謎題嗎?你讓我自己作決定,你給了我女人最想要的東西,我的自主權。現在你已經完全破解詛咒了!。我可以恢復我的本來面貌。不論是白天或是晚上,我都會是一樣的了。」 

高文從來不曾如此高興過。第二天,他為瑞格蕾爾再舉行一次婚宴,這是最歡樂的一場婚宴。

●女性真正的自主權需從「關係裡」衡量

在過去時代,女性在社會身分地位是低的,說話也不被重視,不是聽從父親就是聽從兄長,出嫁後則聽從丈夫和兒子,在任何決定時皆須考量所有情況、他人感受及事後責任,即使自己是對的。

隨著社會改變,女性權利日漸增多,也跟男性作一樣的事,有自己的經濟能力,可以擁有「自主權」,然而心理發展上卻不見得如此。

女性所擁有的自主可能是一種表面自主,她在作出決定時,仍是考量所有情況、他人感受及事後責任,她理解事情的角度是「關係脈絡」的,且將自己需求擺在最後。許多女性在那些艱辛和困苦的情境裡其實知道怎麼思考和怎麼做會最好,但她們擔心若說了,別人無法傾聽和理解或許更會譴責或傷害她們,怕說了之後讓自己更混亂,因而保持看起來像是無私無我的。

心理學家Gilligan認為傳統女性的心理被教育為關懷他人是首要,發展重心是「隨著成長,掌握所有情境,把自己溶於不斷擴展的關係脈絡網裡,並在其中維繫人際關係,保護依賴者。」

因此,「善」被取決於其他人的接受程度,「自私/惡」則是過於關注自己,女性被要求顧及關係、免除傷害,對兩難處境作出抉擇,並承擔其導致的責任,由於不能自私,她們只能期望他人對自己回饋關懷。

女人獨有的困境就有產後憂鬱症(新生命、婆家壓力等新關係)、搬家憂鬱症(培養與左鄰右舍的關係)、女強人併發症(勉強自己成為職業婦女或賢妻良母,因而產生抑鬱)以及空巢期(將生兒育女視為生存意義的女性,兒女獨立後,便會感到情緒低落)。

簡單說,女性心理發展並不是一般男性心理學理論的「自我認同」,而是「關係中的自我」

在關係裡協調的好,女性自我便有較好的評價。以這個方向來說,高文接納與肯定瑞格蕾爾並讓她自己作決定,確實是女人最想要的,當女性不用顧慮太多時,真正的自我才能逐步展現。

Gilligan(1982)還進一步闡述了男女性發展上根本的不同,女性不像男性世界以抽象推理、指導現實決定的正義倫理學,對於女性,需要的是傾聽她們的聲音與經驗,並從關係脈絡裡重新衡量「自私」、「關懷」及「公義」的意義及價值。

●先單純地了解對方,傾聽她的故事

無論男性女性,對每個人來說「由自己來決定自己的人生,並朝著那個方向前進。」都是最重要的,且能得到家人及伴侶的支持,據研究在同樣壓力下缺乏支持的人罹患憂鬱症的比例會有五倍之多。

『能過著自己所決定的人生』,這答案是女人最想要的東西,而對男人來說也是一樣的吧。此時先單純地了解對方,傾聽她的故事,藉由言語表達,讓對方整理情緒,藉機察覺自己的想法,接受結果並尊重,最後的最後再提供我們的建議。沒有什麼是一定正確的,既然如此,讓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希望而活吧。 

參考資料
1.「高文與老婦」故事:台灣維基百科。漫畫心療系第5集,東立出版。
2.《不同的語音》(In a Different Voice),Carol Gilligan,王雅各譯,1982/2002,心理出版社。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林仁廷

現為諮商心理師,工作迄今15年,曾任部隊心輔官、監獄治療師、諮商機構心理師,目前服務社區駐點諮商、社福機構、各級學校學生暨特教生,接觸年齡從幼稚園到70多歲都有。心理學碩士畢業,主修社會心理學,論文寫男性的尋愛過程。兩個孩子的爸,興趣是閱讀、烹飪、作家事、旅行、繪圖、攝影、社會觀察與寫小說。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