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3低
12/06
星期五
14°
16°
12/07
星期六
13°
19°
12/08
星期日
14°
21°
12/09
星期一
16°
23°
12/10
星期二
17°
20°
12/11
星期三
17°
19°
周五各地有雨 北基宜有局部大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3
  • Jun
  • 2015

比辯論死刑廢存更重要的事:司法不正義  

作者 敷米漿

2015/06/03 16:34

▲圖/美聯社

 

(作者/敷米漿

開宗明義我想先說,在前年夏天以前,我死命地認為死刑不可以廢除,殺人償命,我堅持古羅馬帝國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習慣性先說些無關主題的事兒。前陣子我面對了官司,這讓我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比我的新書合約還要更複雜更艱澀的文字。第一瞬間我的感覺是害怕,面對司法,即使我袒蕩蕩認為自己絕對沒有錯誤的可能性。

那我害怕什麼?
說穿了,我害怕會不會有這個可能性,司法沒辦法還給我公道。

為什麼?為什麼一點背景也沒有,弱勢如我的小老百姓,竟然無法完全信任國家的司法,國家的法律法庭可以還給自己公道?這也許說得籠統,但是真正面對過官司的人,或許就會理解了。

說回來主題。

一個殺童案,本來就是人神共憤的議題,本來就應該譴責犯人,毫無疑問。但是這個社會怎麼了,為什麼先往「廢死的必要性」去討論,而不是先討論校園安全的全面檢討,討論品格教育的確實,以及輔導教育的完整?

教育的議題不斷被縮小,我從小是個問題學生,輔導室的老師主任是我的好朋友,甚至可以說是我的貴人。但是學校的輔導室,要輔導全校所有的學生,問題學生(如我)又是重點項目,但是其他同學呢?其他隱性的問題學生呢?好,說到教育太複雜龐大,那麼,為什麼先檢討死刑廢存呢?

去年仍舊執行了五個死刑。死刑並沒有被廢掉。所以浪費了那麼多的輿論只為了去反對提出「廢除死刑」的團體,我想有點本末倒置。這樣的輿論,就跟前一陣子我寫的專欄,因為有醫療糾紛,所以提出「醫糾法」要醫生跟著負擔醫療疏失的賠償是一樣的。

治標不治本。

為什麼這樣的輿論總讓我有種「台灣的言論必須掌握好風向球」的感受。因為犯行天理難容,於是我們要先檢討死刑的廢存。這太荒謬了,明明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嗎?

死刑需不需要廢,讓這樣的犯人活著究竟是不是對,一旦他假釋出獄會不會又造成危害,不假釋也是浪費納稅義務人的錢,這些對我來說,曾經都是無可攻擊的絕對道理。我堅信死刑的存在非常必要。

直到某一年,我如慣例在夏天擔任文藝營的導師,其中一堂課的老師是我的好友,他在課堂上說了一句話,讓我陷入了沉思。很重、很重的那一種。

大家還記得江國慶案嗎?
「如果有一個機會,可以讓江國慶不要死,你願意幫助江國慶嗎?」

江國慶是被冤枉的,大家都知道,更是國家認證的。
在死刑廢存之前,我們有更前面的事情要考慮。
台灣的法律、司法是不是有著需要改進的空間。

我知道一定有人會嗤之以鼻嘲笑我,把議題無限擴大,根本沒有切入真正的必須被判死刑的超級重罪犯,該不該給他一條活路。但是,死刑的判決究竟是掌握在真正的證據以及明確的結果,或者是判決的單位可以受人左右? 

如果是這樣,試著想想,有一天你的家人被判了死刑,最後卻發現他是冤枉的,你願不願意給他一個可能的機會,留住他的寶貴性命?我不是贊成廢死,事實上,從那一年夏天到現在,我的既有的框架被嚴重破壞了,我堅信的真理有了裂縫,所以對於這個議題,我從來不敢大聲嚷嚷。

因為對於現在的台灣,我根本不知道該不該百分之百地完全信任司法。人命關天,這個案件的龔姓嫌犯當然已經完全不必考慮他的涉案嫌疑,但是死刑犯可不是每一個都這麼罪證確鑿。我猶豫著該不該留有一點點可能性。只要一點點就好,讓悲傷的事情不會發生。而,確定了之後,殺人償命,我絕對雙手贊成。 

痛罵廢死團體的朋友,謝謝你們。你們的正義讓我知道台灣人的溫暖與同仇敵愾。曾經我也與你們一樣,痛恨那些性侵犯、那些泯滅人性的殺人犯。如果台灣的司法夠讓人信任,我也希望可以讓他償命,也可以不要浪費納稅義務人的錢養他們,那些錢,可以拿去照顧偏鄉孩子的營養午餐。

但是,輿論不是這樣用的。我有時候經常會這樣想,在網路上看到的言論,通常都是周星馳電影裡面的尚書大人。風往哪邊吹,就往哪裡倒。偏偏,可以接受不同觀點的人都會被群起攻擊,真正的言論正義是,我尊重你的發言,我針對你的言論指教,不會針對你的人。

而在網路發跡開始寫作的我,有時候會發現,台灣的網路言論風氣,總是讓有意義的社會議題,變成災後重建的樣貌。殘破、危圮,卻仍舊不自知。

媒體不停播放嫌犯的過去,中午吃了什麼,家人的職業。說穿了,觀眾喜歡看。而喜歡看的那一撮人中,有人愛看,又假惺惺地在網路上批評,但是這樣的新聞出來,那種人還是第一個買單。

誠實地面對自己。

對於死刑該不該繼續存在,我真的,到現在都還不敢有任何的發表。我還在思考,也許,必須等待這個社會有所改變,司法真正可以讓人民完全信任,達到真正的法治而不是人治,我才會有定論。

在此之前,容許我多想一下。
比我堅定、比我思考透徹現在就能決定立場的朋友,我不如你。
但是我可以接受不同的觀點。

你們真的無法想像,我多年來始終堅定的信仰,被一句話打破的時候,要逼迫自己去思考、去反省、去接受更多的可能性,那是多麼讓人痛苦的事。

但是我接受了。你呢?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敷米漿

  • 敷米漿,網路小說作家,輔仁大學日文系畢業。曾出版《你轉身我下樓》等十餘本書,演講超過一百八十場。大學念了六年,非常勤奮向學捨不得畢業。 轉行當洗車黑手五年,沒出版新作品卻沒停過筆。會一直寫下去,一邊洗客人的車一邊寫。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