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0低
01/25
星期六
17°
20°
01/26
星期日
14°
15°
01/27
星期一
13°
14°
01/28
星期二
11°
14°
01/29
星期三
11°
14°
01/30
星期四
11°
14°
初三後冷「鼠」了!除夕天晴 打包厚外套返鄉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6
  • Jan
  • 2017

【滑雪啟示錄】驚嚇遊記!危機和刺激間只有一線之隔...

作者 呂佳穎

2017/01/06 13:30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阿姨,我帶妳去滑一個地方...。」

「好啊!可是阿姨昨天才第一次滑,還不太會,妳要教我。」

說要帶我去滑雪的是個小五的女孩,是一起來滑雪友人的女兒。聽到我要她教我時,女孩馬上用聰慧和自信的眼神,給了我個肯定的答案。接著,她馬上站起身來,到雪地上去穿好雪橇版。

「阿姨,快點....。」

「等一下,我還沒穿雪靴。」

回答完她,我趕緊彎身穿雪靴。穿好左腳,右腳的第二個扣環,卻好緊,扣了老半天都扣不上去,心裡正犯嘀咕時,耳邊傳來「阿姨,我幫妳」的聲音,原來女孩看我穿了老半天,就把自己的雪橇板脫掉,過來幫我了,真是個貼心的孩子。

女孩在前,我在後,就這樣我們一老一小,出發去滑雪了。她走的方向,是往Magic Carpet(給初學者練習的地方)的方向,我心想不曉得女孩要帶我去滑Magic Carpet的斜坡,還是Magic Carpet的轉彎,這兩個我都還沒滑過,前一天我都只滑Magic Carpet的平坦滑道,就已經摔的七暈八素了,這天上午再去滑時,好不容易抓到要領,能夠平衡不再摔了,現在的確該去挑戰斜坡和轉彎了。

「練好後,搞不好傍晚離開時,有機會可以上山頭...」,跟在女孩後頭的我,內心戲是這麼上演。

越靠近Magic Carprt,心中那種可以乘風的快感就越膨脹。「YA,我要去滑斜坡了....」,心裡這麼想時時,突然發現女孩要準備要轉進Magic Carpet斜坡旁的Lift入口,我抬頭一看,上頭大大的寫著3號,這是三號纜車的入口。

「妹妹,不是要滑旁邊那麼斜坡嗎?」

「我們要去滑的那個,很平,很好玩..」

「真的喔,很平,我還不太會誒....」

就在這一來一往的對話中,女孩已經進了Lift的入口,我猶豫了一下,也跟著進去了。

「那現在怎麼辦?」我才說完這話,砰一聲,我的雪杖掉了,被從後而來的Lift撞掉了,我不得不一屁股坐下。女孩看我,我看女孩,我打破沈默說「我正要問你,要怎麼坐上Lift,怎麼Lift就來了?」「要回頭看,看到Lift來時,就坐下」、「阿姨你要雪杖嗎?我的可以給妳...」,「沒關係,妳先用」。

隨著Left越爬越高,我心想完了,因為女孩的「平」,跟我的「平」,認知不太一樣,等等是要怎麼下來?看著腳下白靄靄的山頭,實在無暇欣賞,心裡只有害怕兩個字。

「等等要怎麼下Lift?」

「把腳放好,就會站起來,然後滑出去。」

「真的喔...」,還來不及把話問完,我就滑出Lift了,不過是用屁股滑出去的。

「阿姨,要站起來啦,不是只有把腳放平...」,女孩邊說邊把雪杖遞給我,要我拉住,好站起來。

連出Lift都可以這麼艱難無比,我和女孩心中應該都對怎麼下山,都有著無比的問號和恐懼,但是我們彼此都沒說破。女孩去看了看路線,回來跟我說,她知道比較平的那條路封起來了,接著問我有沒有帶電話,她要打給她爸爸。

「爸比,我在三號...」

「什麼意思。」音量大到我可以聽到女孩父親的回話。

「就是三號纜車...。」

「妳帶誰去?」

「我和佳穎阿姨。」

「妳們等我...」。幾個大人都知道我根本還不太會滑雪,女孩父親心裡一定狐疑,我怎麼會跟個孩子上山。

女孩掛掉電話後,又去看路線了,回來後又跟我要電話,打給爸爸。

「爸比,我知道路了,你不用來...。」

「不行,妳們等我」。

在那等待的過程中,女孩是緊張的,雖然她什麼都沒說。我自己則在一旁,試著練習Pizza,就是滑雪的煞車,腳要呈大內八,一練再練,希望等等下山時,可以更熟練。

「妹妹,妳喜歡吃什麼?下次來阿姨家吃飯...」我試著緩和緊張,不讓女孩感染我的恐懼和緊張。

「都可以...」。女孩一定覺得,下山跟吃飯有什麼關係。就在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女孩的爸爸來了,他的第一句話是「別緊張,沒問題的,我們慢慢下去...」,我大聲說「好」。

女孩的爸爸跟我說,等等如果覺得速度太快,身體就往上坡的方向轉,速度就會慢下來,我懂他的意思,就是不要直直的滑下來,這樣速度會太快,轉彎時會剎不住。但是懂歸懂,做歸做, 而且從懂到做 ; 甚至要做到好,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層次,這需要天份和時間,不管如何,我都要硬著頭皮試一試。

「好,蹲低身子,手保持平衡....」,就這樣我開始滑了,女孩的爸爸在一旁告訴我怎麼做 ; 女孩則是自行滑在前頭,不時回頭看。「往左邊去,往右邊去 ; 再往左邊,再往右邊....」、「不要看腳,看前面」,「好....」,然後我就摔倒了。其實我比較喜歡往左,不喜歡往右,因為這座山頭左邊是山壁 ; 右邊是空空的山崖,往右讓我很沒安全感,因此當再度要靠右時,我會害怕會摔下山崖,重心一不穩,煞不住就摔了。

「叔叔、阿姨,你們還好嗎?」同行的另一個孩子,他是個準備要上大學的大男孩,他聽到消息後,直接來找我們,看需不需要幫忙。

「我先帶妹妹下山,然後上來找你們...」。

「小孩可以自己滑,她可以....」。

女孩父親和大男孩的對話,其實讓我很汗顏,不是汗顏自己的滑雪技術差,而是汗顏自己怎麼會還沒準備好就上山,然後還要讓大家費心山上來救我,我這跟颱風天去觀浪、爬山的人有什麼差別?以前我還做過新聞,批判這樣的人自私,只為了滿足自己的刺激,如今我自己卻成了這樣的人。

邊反省自己,邊想辦法站起來。深深地吐口氣,告訴自己,不怕、不怕,再來一次。就這樣我站起來,又摔 ; 摔了,又站起來,每次都要把自己扭成一團的腳,擺正,然後站起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腳可以呈這麼奇怪的姿勢扭在一起,當下也不覺痛,只覺自己真是糟糕,給大家添這麼大的麻煩。

我根本數不清,到底摔了幾次,有時是撐個幾秒才摔 ; 有時則是剛起步就摔,甚至是摔在別人身上。明明這陡坡只有快200公尺左右,然後就要右轉下山,我卻深深覺得「此坡遙遙無絕期」。因為我就是一直摔、一直摔,摔到我都快忘記害怕的情緒了。

「等一下要右轉嗎?那裡更抖,是藍線...。」在摔的過程中,聽到大男孩這樣說。

「不要轉,越過這個山頭,繞路走綠線下去。」女孩的父親這麼回。

這時我才驚覺,我這個初學者,竟然跳過最簡單的綠線,直接到了藍線,藍線上頭還有紅線和黑線,最難的則是鑽石黑線(Black Diamond),這難易程度的分級,是全世界滑雪場通用的。

「滑向妹妹站的那個位子,我們要越過這個山頭。」大男孩說。

「看前面就好,其他的都不要看。」女孩的父親說

儘管人家這麼叮嚀,我在不斷的摔倒之餘,還是偷偷的往下看了一下,「厚,腳不能軟,千萬不能軟.....」,這是自己告訴自己的壯膽話,因為右轉的藍線坡,看起來根本是垂直的90度; 再偷偷瞧一眼,我們住的飯店,怎麼那麼小 ; 底下的人怎麼都像螞蟻,我已經搞不清楚是因為坡陡到讓我覺得這麼遠,還是因為真的這麼遠。

總之,我懂大家要為了我繞路的用心,而妹妹明明就站在前頭,應該不到50公尺遠,我卻還是一摔再摔,摔到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好不容易轉到綠線,坡沒那麼陡了,女孩的父親和和大男孩開始商量「我們一人拉一邊,牽她滑下去好嗎?」、「應該可以,試看看,我們兩個應該可以煞得住...。」就這樣,我們開始三人一起滑,過程中,我覺得我好像騰空,原來我因為有人拉著我,自然而然就把重心放到兩邊去,腳根本沒使力。

「她雪橇掉了...」,大男孩突然這樣喊。我低頭一看,真的誒,我左腳的雪橇不見了。再回頭,看到女孩,撿起我的雪橇,滑了過來。「妹妹,妳就這樣跟在我們後面滑好了」女孩的父親張這麼叮嚀自己的女兒,我邊穿雪橇,邊說對不起,我這個大人真是糟糕啊!因為之前跌都是我一人跌,現在因為他們拉著我,一跌就是三人一起跌,說有多抱歉,就有多抱歉。

就在他們一人架一邊,拉著我往下滑時,我才感覺到風在臉頰和耳邊吹過的涼意和速度,原來滑雪是這樣的感覺。原本應該只有五分鐘的下山路,我硬是折騰了40分鐘,當我走向休息區時,發現我那也不太會滑雪的先生,和所有同行的友人全都站著,臉上的表情都是寫著緊張,個個都擔心著望著出口時,我真的好羞愧。

我壓住尷尬,笑著說沒事,女孩的父親跟我的家人說「毫髮無傷」,我馬上說是我自己要去的,「錯在我,不關妹妹的事」。

是呀,錯在我!

錯在我這個42歲的大人,明明知道自己不太會滑,怎麼在看到Lift時,還跟著上去,這不是給人添麻煩是什麼?女孩還是個孩子,她覺得路很平,是因為她會滑雪,而且滑得很好,我是大人,怎麼分辨不出差別,竟然還跟著上去,要是真的發生什麼事,責任都在我自己身上,因為我可以說不的,而我竟然沒說。

孩子就是孩子,她還不懂輕重的拿捏 ; 我是大人,不是應該懂,而是一定懂的,卻沒有說不,說穿了,就是貪圖新鮮、刺激、好玩,我真是做了最壞的示範。

「別罵妹妹..」我跟女孩的母親,事後坐在一起時,我又這麼說。

「我不會罵她,但是會好好跟她說,因為這真的有危險性。」女孩的母親說。

這件事,真的不是只有我嚇到,妹妹也嚇到了,她比我更難受。雖然我膽子大,但是不該如此莽撞,因為一但發生意外,會傷了自己,也傷了別人。

寫下這一切,是因為想告訴所有追尋刺激的人,別因一時的好玩,勞動別人來救你,因為這已經算是小事了,如果真有憾事發生,自己沒命,是一了百了,那活著的人又該如何自處呢?

總之這是一篇刺激驚險的滑雪遊記 ; 更是篇反省文,要謹記自己的魯莽,把所有人站在那等我的擔心眼神,牢牢記住。

也用這篇文章,跟那位帶我上山的女孩說對不起,是阿姨害妳擔心受怕,甚至挨罵的,別忘記,要來阿姨家吃飯!

>>來信投稿talktalk@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talktalk@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7/01/13 11:32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呂佳穎

我想念我的麥克風。拿著它做訪問、趕稿、做帶,何其有趣,何其豐富!如今,陪著孩子丈夫來到美國,和家鄉保持距離,觀察時手上的麥克風變成了鍋鏟,卻發現對台灣更熱愛也更期待。老手記者,新手煮婦,諸公敬請指教!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