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4低
01/27
星期一
14°
15°
01/28
星期二
13°
14°
01/29
星期三
11°
13°
01/30
星期四
10°
14°
01/31
星期五
10°
14°
02/01
星期六
10°
16°
鼠年如意!初一走春天氣穩、初二起變天這幾天剩10度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7
  • Sep
  • 2016

MUJI設計師專訪:「中國、北歐、韓國,我尋找著遺失的寶物」

作者 因寫作而樂著

2016/09/27 08:00
▲圖片來源/寫樂文化提供

2012年就任日本民藝館館長的深澤直人,是日本首屈一指的產品設計師。他以MUJI設計師兼設計顧問的身份為人所熟知。

他在現代設計領域閃閃發光的經歷,讓他聽上去好像與民藝沒有什麼交集,但近幾年他提出的以「尋找,發現」為主題的「Found MUJI」項目,卻與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悅的民藝運動一脈相承。

「我曾在北京的潘家園古董市場買了一件仿宋瓷器,因為覺得它很美。雖然賣家一直跟我說『這是真的』,但開出的價錢卻很便宜。」深澤先生笑著,「我事後調查得知,這件作品的確是在景德鎮燒製的,於是我想,用與宋代同樣的窯、同樣的土,製成同樣款式的瓷器,只因年代不同就該被稱為贗品嗎?所以我找到燒製這件器皿的窯,請工人幫我燒製一模一樣的產品。

像這樣,把一些東西深挖出來,賦予它新的生命,將被忽視的產品利用企業的力量重新打造,這就是『Found MUJI』的概念。以中國為起點,後來我在泰國、韓國、北歐等地都做了同樣的工作。

現在,MUJI 的員工每個月都會去世界各地尋找失落的好產品。但不是說任何老物件都能被翻新,我們挑選的是那些本身就具有優秀潛力的物品,將它們進行整合,這就需要敏銳的鑿別力。我在做這項工作的時候,正好被人問到要不要做民藝館的館長。要知道日本民藝館的創立者柳宗悅先生也是一位依照自己的美學理念搜尋寶物的旅人,我在這一點上和他志趣相投。」

── 那您是在什麼時候、怎樣和民藝結緣的?

深澤:第一次造訪日本民藝館的時候我三十歲。當時作為企業的設計師,靈感幾近枯竭,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於是準備前往美國。臨行前造訪了幾個頗具日本特色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這間民藝館。在那裡我第一次知道「民藝」一詞是柳宗悅先生創造的,感到非常吃驚,因為在那以前我一直認為「民藝」與「工藝」一樣是一個一般用語,從那時起,民藝這一範疇在我心中清晰了起來。

── 您感受到的最大觸動是什麼?

深澤:是柳宗悅先生創造出「民藝」這個詞,而且我認為他建造民藝館這件事本身就非常偉大。這間民藝館無論在當時還是現在都秉承著這樣一種理念:「物品如果不做成這樣就不能稱之為物品。」

我當時在設計師的道路上滿懷熱情,一股腦地想要走下去,而當我把「民藝」一詞與「設計」進行替換之後發現,「民藝」竟然和「設計」所包含的意義一拍即合,發現這點的那一刻,我被深深地觸動了。

民藝所倡導的「健康之美」、「平常之美」與生命的幸福感也有直接的關係。民藝不是靠某位藝術家的個人智慧創作的,而是每一個最普通的人為了滿足生活最基本的需求而製作的,其中卻也蘊含著藝術性。在我的理解中,「設計」一詞的解釋和「民藝」如出一轍。

── 民藝與工藝的具體區別在哪些方面呢?

深澤:民藝中不存在作者、藝術家一說。民藝中只有負責人,有負責做竹筐的,有負責做器皿的,或許可以稱他們為匠人,抑或他們甚至不以此為職業,只是為了自己的需要而燒製一些器皿罷了,而樸素之美也就從這裡誕生。工藝品則是有作者署名的,製作的人和使用的人分得很清楚,與在家製作自己用的器皿不一樣,工藝是融入了作者個人風格的專業化作品。

這與順應需求而誕生的民藝有很大的差別,它們從各自追求的美學根底開始就背道而馳了。工藝追求的是雅,而民藝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幾乎看不到任何「雅」所規範的價值。

── 民藝運動對日本設計的影響有哪些?

深澤:第三代館長柳宗理在任的時候,他本身就是日本設計的先驅,對日本設計影響深遠。當然,他在成為一個優秀的設計師之前一定受到了父親柳宗悅和民藝運動耳濡目染的影響。通過柳宗理這道座橋樑,日本近代設計與民藝緊緊地結合在了一起。因此柳宗理的橋樑作用功不可沒。在近代設計的批判聲中,柳宗理的設計理念依然閃爍著光輝。

── 今後,您想怎樣經營民藝館呢?

深澤:不會特意為了吸引人氣而舉辦活動,希望人們能夠自己慢慢意識到。我們不能剝奪人們恍然發現「原來還有這樣一個地方」的驚喜感。這裡一定是自然而然邂逅的場所,因此我們會採取一種等待的心態,不會主動出擊。但是我們也希望懷抱興趣而來的人會逐年增加。所以與其說我要做出什麼事情,不如說我要延續現有的工作,並不斷堅持下去,這比什麼都重要。

◎深澤直人 NAOTO FUKASAWA

1956年出生於山梨縣,多摩美術大學產品設計專業畢業。1989年赴美,在設計咨詢公司IDEO工作八年後回國。成立IDEO東京分社。2003年獨立創建Naoto Fukasawa Design。他設計的「MUJ I」CD機、「±0」加濕器、「au/KDDI」inforbar、neon成為紐約MoMA的永久收藏品。他曾為B&B ITALIA、Driade、Magis、Artemide、Danese、Bof fi等國外知名公司設計產品。

曾獲iF金獎(德國)、D&AD獎(英國)、IDEA獎(美國)、每日設計獎、GMark金獎、第五回織部獎等,所獲獎項超過五十個。著書多部。

現任多摩美術大學美術學院綜合設計專業教授、日本民藝館館長。

>>來信投稿、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9/27 12:06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因寫作而樂著

  • 以文字為生,誤打誤撞開了出版社,只要能吃能睡能寫能編,日子就樂了。別羨慕哥,哥開出版社得跑三點半的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