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2低
08/26
星期一
27°
34°
08/27
星期二
27°
35°
08/28
星期三
26°
35°
08/29
星期四
27°
34°
08/30
星期五
27°
34°
08/31
星期六
26°
34°
「白鹿」慢走不送陸警預計8時30分解除 海警中午前後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9
  • Sep
  • 2016

【台灣v.s新加坡:危機處理能力】當權益被侵害時,你會勇敢爭取嗎?

作者 HY Chan

2016/09/09 09:21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相較於台灣人的溫良恭儉讓,新加坡人展現的是一種不怕事的力爭精神。不管是上至CEO還還是下至走街小販,只要危害到自己的權益,他們一定力爭到底。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是種震撼,覺得台灣那種「以和為貴」的精神完全不管用啊!如果不跟著強悍,好像自己就會被吃掉。

常常,在台灣,我們會選擇息事寧人的態度,尤其是高知識份子,也許會採取事後投訴,或者當下溫和的訴求,但是,在這裡,這些一概不管用。當你的訴求不夠強烈,就不會被重視,也就不會得到改善。因此,不論是高知識份子還是販夫走卒,都會很激烈地抗議和爭吵,當然,尤其是事情跟政府無關的時候。

那麼爭吵是不是有用的呢?本來我以為只有在這裡才有用,後來發現,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是有很多需要據理力爭的時候。就說說那次和新加坡籍友人去澳洲的狀況吧。

我們當時預訂了民宿,是一位澳洲當地白人經營,在網路上有非常好的評價,到了現場,也跟照片一模一樣的完美。在那裏度過一個美好的下午後,沒想到,晚上,竟是夢魘的開始…那時,大約晚上九點半,正當我們準備梳洗休息時,卻聽到廚房傳來窸窣的聲音,一開始不以為意,後來不經意查看,竟然是德國大蟑螂,還會飛!

友人內心害怕,但仍鼓起勇氣處理,在屋主還沒來之前,兩隻蟑螂已奄奄一息。這時,他第一次打了電話。屋主跟我們住同棟,隨即下樓查看,並且道歉和提供我們殺蟲劑,以便讓我們放心。沒想到,在屋主拎著蟑螂屍體,並幫我們噴灑殺蟲劑離開後,這才是噩夢的開始。由於殺蟲劑實在太強,所有寄居在廚房的蟑螂一擁而出,但也確實可以被殺蟲劑殺死無誤。

就這樣,不斷有蟑螂出現,不論是死的還是活的。直到,最後一隻,爬到我們床上,壓斷我們的理智線。這時顧不得已經晚上十二點半,友人再度撥打給屋主。在我們說明狀況後,屋主同意我們搬出,並且請我們連絡第三方機構,以便取得退款,此外,屋主感到非常抱歉。

接著,我們正猶豫要不要勉強待到天亮時,竟然又聽到窸窣聲。這也使我們無法再妥協,於是我們撥打給澳洲當地的第三方機構,友人用英文流利地說明狀況,不帶任何情緒,只理性說明我們的遭遇,以及保存所有證據後,客服人員同意我們取回全額退款,並且給我們第一晚150美金的住宿補助。

那時,正值黃金海岸的旺季,我們開車繞了一個小時,連汽車旅館都滿房,電話不是沒接就是沒有24小時櫃台。於是,我們絕望地在車上度過旅程最黑暗的一個晚上。有門,卻歸不得,就這樣停在民宿門口過夜,好險當時是夏季的開始,不冷也不熱。

隔天,一早就收到民宿老闆的來信,表示他僅能退給我們總額的三分之一,並且質疑是否我們把蟑螂帶進去。因為過去他都沒發生這樣的狀況。

一得到這樣的結果,顧不得等下我們就要趕飛機回新加坡,友人立馬打電話給老闆,用著標準的英文和老闆爭取我們的權益,並且一一反駁老闆不實的指控,不論是生物體不會通過機場安檢,所以不可能是我們帶來的(我們從雪梨搭機至黃金海岸,下機後行李沒開就直奔民宿),還是直接指責老闆,明明看見蟑螂從他的廚房跑出來(我們打給他兩次,他都有親眼見到,當時並承諾退款),都再再地捍衛我們的權益。

最後,當民宿主人還在狡辯他以前都沒有這個問題的時候,友人說了一句話,他說:「重點不是你以前有沒有遇過,而是我們現在遇到了,你就要負責到底,而且不能多收我們的錢,得到任何利益,因為我們做為旅客,沒有愧對你,都按照規定來,但因為你的問題,造成我們的假期被破壞、甚至沒有地方住,你必須負責。」老闆無語,然後電話掛上,我們前往機場,搭機回新加坡。

回到新加坡後沒多久,我們的投訴就得到了合理的解決,老闆退還我們全額,並且第三方機構給我們第二晚100美元的住宿補償(由於第一晚睡車上沒有收據)。然後,友人告訴我:「在這個世界上,很多時候,你不去爭取自己的權益,別人就會把問題推給你,假裝是你的錯,然後你的權益就會被徹底侵犯。」

從頭到尾,我對於這個新加坡籍的旅伴只有佩服,並且開始反思,如果是身為台灣人的我會怎麼做呢?會不會因為第二通電話撥出的時候已經半夜,怕打擾別人,而將就一下,然後息事寧人?然後,我的權益,是不是就會因為當下沒有做出指控,而默默地被忽視掉?

這件事,使我至今仍相當震撼,因為若沒有當下即時的處理,也許老闆會矢口否認一切,然後指控我們假造證據。最後,他說:「如果你的權益因為別人的失誤而受損,不用擔心造成別人困擾,畢竟別人先有愧於我們。新加坡的教育教導我們要盡一切,據理力爭。」

>>來信投稿、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9/09 16:14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HY Chan

「從台灣師範大學、北一女中畢業。旅居新加坡兩年,在新加坡管理大學SMU交換半年,之後在當地外商工作一年。曾在日本愛知大學當交換學生,也曾在義大利NGO實習,2016德國學德語;2017荷蘭讀碩士,足跡踏遍30國,持續增加中 !」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