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3低
01/28
星期二
13°
14°
01/29
星期三
10°
12°
01/30
星期四
11°
01/31
星期五
10°
12°
02/01
星期六
12°
14°
02/02
星期日
14°
17°
接近寒流等級! 強冷團來襲「這幾天超冷低溫下探9度」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5
  • Jun
  • 2016

軍人是米蟲?|匿名,就夠了嗎?(上)

作者 劉峻谷

2016/06/15 12:00

清晨5點,林筱慧左臉頰瘀青,右臉頰包著紗布,她拉開薄外套,露出右臂瘀青和左手肘、左手腕紅腫的傷痕。女警在家庭暴力案件調查紀錄表(附表)填上林筱慧受傷的部位。雖然林筱慧動作緩慢,跨坐在她懷中沉睡的3歲女兒小敏還是受到驚嚇,緊抱媽媽,小臉埋進她的胸部躲避刺眼的日光燈。

她的丈夫周忠孝右手銬在牆上鐵製橫杆,渾身酒氣,不省人事。酒醉讓他以一種半躺半坐的姿勢癱在長凳上,好像隨時會滑下來。草綠混著土黃色迷彩軍裝上衣敞開,露出白色內衣裹著圓圓的肚子,草綠迷彩長褲連著一雙黑色帆布皮靴,同一色系的軍便帽掉在凳子下方。

「妳看,他穿那種鞋子踢我。」林筱慧拉高褲子,露出左小腿一片黑紫色的瘀青。女警看了倒抽一口涼氣,側轉身看了周忠孝的軍靴一眼。

「我要告他違反保護令。」林筱慧哭著說。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作者/劉峻谷

周忠孝踉踉蹌蹌走下計程車,計程車司機收了100元車資,立即踩了油門快速離去,他寧可少收60元車資,也不想跟穿軍裝滿口:「拉出去斃了!」的酒醉軍人爭執,只要他不嘔吐在車上已是萬幸。

周忠孝在上衣、褲子口袋摸索了老半天掏出鑰匙,幾次深呼吸才對準錀匙孔打開門,拉著扶手爬上3樓住家公寓。按了兩聲電鈴,沒人開門,他用力敲門「砰!砰!砰!,快開門,開門,統統睡死了嗎?」。

林筱慧披頭散髮地跳下床,拉開第2道門,隔著第1道鐵門:「小聲點,都半夜2點了吵什麼吵,你又喝酒了?」

周忠孝瞪看著林筱慧,怱然猛踹鐵門,踢得鐵門砰砰作響。她怕吵到鄰居,開門讓他進屋。他一進屋往臥室走,酒精一股腦兒往沖上腦門,想躺下來休息。林筱慧拉住他:「你要去哪裡,渾身酒臭,甭想睡床,去睡儲藏室。」

「喂!房子和床都是老子買的,我高興睡哪裡就睡哪裡。」周忠孝扯開喉嚨大吼,甩開林筱慧的手。

「妹妹在床上。你小聲點。」林筱慧從後方抱住他,使勁往後拉。

女兒是周忠孝和林筱慧生的,周忠孝在門前止步,轉身欲打開另一個房間的門。「你在幹什麼,小展和小華明天開學,要早起,你去儲藏室睡。」

「憑什麼兩個小雜種睡床,我睡儲藏室?」周忠孝踹開房門,驚醒林筱慧和前夫生的兩個兒子小展、小華。

他口不擇言:「起床,起床!老子在聯訓基地演習,睡了7天行軍床和乾壕溝,你們給我出去,我要睡覺,誰吵我斃了誰。」

林筱慧橫在丈夫與兒子之間,將周忠孝推出房,要兒子鎖上房門。

「你們兩個小雜種出來,住我的房子睡我的床。」周忠孝仗著酒意大聲叫罵:「小雜種給我滾出去!老子堂堂是個軍官竟然和小兵一起睡壕溝,回家睡儲藏室!」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林筱慧用力將周忠孝推到客廳,氣得反罵:「你當軍官了不起?我每天看的梅花滿天下,星星滿天空,你只不過扛著兩顆梅花,有什麼了不起?」她連珠砲似的停不下來:「肥得像豬,愛喝酒,喝到開小差,帶駕駛兵上酒家,喝到師長查哨找不到人,你這種軍人是狗屁,是米蟲,你有什麼了不起,只會半夜回家大呼小叫。」

「軍人是狗屁,軍人是米蟲!」她嘴硬反嗆:「你掐啊!你有膽就掐,掐死我你好乘心如意上酒家喝個爛醉被判軍法。」

周忠孝掐著林筱慧的手一縮,她尖叫一聲奮力推開他,甩他一巴掌「啪!」這一巴掌激起他的怒火,扯住她的衣服,一陣狂打亂踢,揪她的頭髮往牆上撞。

「媽媽!不要打我媽媽!」10歲小展、8歲小華一人抱住周忠孝的一條腿,哭喊著:「不要打,不要打,爸爸…」

「誰是你老爸?」周忠孝低頭抓住兩個小蘿蔔頭的頭髮,拽往客廳牆邊喝令:「站好!」

林筱慧向周忠孝撲過去,被他一把抓住推去撞牆:「妳也站好。」林筱慧倚在牆角,護著兩個兒子。小展、小華瑟縮在她的背後。

「立…正。」周忠孝正經八百地喊口令。

「天啊!又來了。」林筱慧不情願地放下護著兒子手,兩個男孩也乖乖地靠牆站好。周忠孝開始胡言亂語訓話,從部隊演習他的陣地被藍軍攻陷罵到阿兵哥逾假未歸,害他天天被師長刮鬍子;罵林筱慧帶著兩個拖油瓶嫁他還不知感激,竟敢叫他睡儲藏室……。

「哇!哇!媽媽!媽媽!」傳來一陣幼兒哭泣聲。周忠孝住嘴傾聽,一臉茫然疑惑。

「妹妹醒了。」林筱慧提醒他。

「哦!」周忠孝想起,妹妹是他的女兒,擺頭示意林筱慧進房安撫。林筱慧趁著哄女兒睡覺時,偷偷打電話報警。

未完,請繼續閱讀:軍人是米蟲?|匿名,就夠了嗎?(中)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更新時間:2016/06/27 16:09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劉峻谷

「法院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對當事人來說,法院是他們追求公平正義的地方;對我而言,法院是人間恩怨情仇的匯集地。 我寫的故事,都是發生在法院、檢察署的真實案例,我寫他們人生的失敗的過程,寫他們作證,良心面臨的勇氣和懦弱,並反省媒體報導產生的正負面影響。」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